您的位置:首页  »  【奸杀贵妇】
奸杀贵妇
 
 

  我在浴室,看著镜子裡的我,我的眼中残留著一点眼泪,听著背后的流水声, 回想著为何我要这样做,我等一下会是什麽样子?
 
  三年前,我还是个贵妇,手上戴的是百万钻戒,穿的是名师设计的礼服,每 天穿梭于高级宴会裡. 三个月前,我把家产散光了,股票期货惨赔,还欠了赌场 一屁股债,老公离开了我,弟妹都放弃了我。
 
  三天前,我走头无路四处求援,联络上了一个我国中时的朋友,她给了我一 个电话号码,跟我说,有人能帮助我,但是要付出一点代价,我猜到了,她所说 的代价。
 
  三小时前,我接到了那个人的电话,他说我要开始工作了,他说这次若是我 做得好,会给我一大笔钱的,要我好好配合,要我穿著火辣一点。
 
  三分钟前,我到了这间汽车旅馆,一个微胖的男子在这等著,他说他阿财, 是公司派来训练我的,要我照著他说的去做,以后才能让我赚更多钱。
 
  他站在我面前,要我在灯光明亮的沙发前脱光衣服,我第一次在一个完全不 认识的人面前脱衣服,我很害怕。
 
  「脱下,要脱快一点,不然客人会不耐烦喔!」
 
  「可是,我怕……」
 
  阿财色眯眯的眼睛一直看著我的胸部,我的胸部很大,我知道我若是肯下海 的话,一定可以赚很多钱,但是那是之前随便想想的,我真的没想到我竟然真的 下海了。
 
  「你的三围多少?」
 
  「三围?喔……92、59、83……」
 
  「看起来,是E吗?」
 
  「不,是F……」
 
  「真大!」
 
  他好像要流口水似的,真噁心!
 
  我不情愿的脱下了外服,剩下了内衣和内裤,他走了过来,蛮横的用手抓著 我的胸部,大力的揉捏著。
 
  我不敢叫,只能任他玩弄,他粗暴的拉下了我的胸罩,张嘴大力的吸著我的 乳头,发出了噁心的声音。
 
  「啊啊……」他吸得真用力,害痛得我叫了出来。
 
  「求求你!轻一点啊!」
 
  他边吸,边脱下了我的内裤,然后把我推到了浴室,「快去洗!」然后便把 门关上了。
 
  我光著站在镜子前,回想著之前的事,猜想著等一下的情况,我摸著我的胸 部,以及我那个已经肿胀疼痛的乳头,我的全身等一下就是那个男人的玩具了, 我要迎合他吗?他会要我做什麽?我害怕的想著。
 
  我走回到了莲蓬头前冲洗著我自己,我深吸了一口气,反正,等一下就豁出 去吧,能赚到钱就好了!今天被人玩一玩,还是一样这样过活,赚得到钱就好, 想那麽多做什麽。我说服了自己,慢慢大胆了起来,关了莲蓬头,用浴巾细细的 擦乾自己。
 
  我包著浴巾,抓著门把,「好!」我鼓起了勇气,开启了门,走出了浴室。 
  我吓了一跳,突然多出了四五个人,我又愣住了。
 
  「出来了!出来了!」
 
  那个阿财叫著,他的背后又有更多人走了出来,共有七个人!
 
  「啊!」我叫了一声,哪来这麽多人?什麽时候来的?
 
  我突然被往前推,一个人挤到了我的身后,挡在浴室的门口。
 
  「你们要干什麽?」
 
  「要干你啊!干什麽?」
 
  「不要!这麽多人!?我要回去了!我不要~」我抓著浴巾往沙发跑,但是 却找不到我的衣服。
 
  「我的衣服呢?」
 
  「收起来了!」
 
  「还我!我要回去!」
 
  「不行喔!都答应了!不能反悔啊!」
 
  「不要啊!这麽多人,不行啦!」
 
  「他们是来观摩的,不会上场的!」
 
  「真的?」
 
  我不大相信那个阿财胡扯,可是我找不到我的衣服,我不能光著身子离开。 
  「那你要怎样才会还我衣服!?」
 
  「让我把你训练完啊!」阿财边说边偷笑。
 
  我看著那些围著我的人,不知道该怎麽办。
 
  「你就听话配合吧!」阿财走到了我面前,我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突然被背后的人往前推,阿财两手顺势抓住了我的肩膀。
 
  「你要乖乖配合了?」
 
  「我、我、」
 
  我正要说话时,他突然扯下了我的浴巾,「啊!」我大叫著,伸手要去挡住 他,却被两边的人抓住了我的手,他们将我的手臂分别往两边拉开,我尽力的扭 著。
 
  「啊啊!等一下!不要~」
 
  阿财揉著我的胸部,我看著他再次玩弄我,感觉我好像是待宰的羔羊。 
  「你的奶子真大啊!真好摸耶!」阿财用力的抓,抓得我好痛啊!
 
  「不要啊!小力一点啊!好痛~」
 
  「才这样抓就受不了,以后客人抓怎麽办!?」
 
  「可、可是~啊啊啊!!」我叫著,好想扭开阿财的手。
 
  另一隻手从我的背后身了过来,也捏起了我的乳房。
 
  「不要啊!你不是说他们是来观摩的吗?怎麽?」
 
  「我有没有说观摩只是用看的~」
 
  「啊啊!怎麽这样!?」我无法逃开,越来越多手加了进来。
 
  正当我扭著身子的同时,突然感觉到我的臀部有隻手,他抓著我的臀部!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放开我啊!」
 
  那隻手往我的跨下伸进去,我很恐惧的往下看。
 
  「啊!不要啊!」我叫得更大声了,那隻手指很用力的插进了我的小穴,我 的小穴还很乾,这样子硬插实在很痛。那手指,不仅是插进去,还用力的乱挖, 感觉很刺痛,好像没有修过指甲,那硬硬的指甲刮著我的阴道壁。
 
  「好痛阿!不要,会破皮的!不要这样挖啊!」
 
  没有人理我,每个人都在玩弄我,我的身体是这七个人的玩具?
 
  「不要啊!放开我好不好?阿财!这跟你说的不一样啊!」我好痛,痛得想 一直叫。
 
  阿财诡异的笑著,依然在我全身乱摸乱抓。
 
  「啊!求求你们,拔出来啊!!破皮了啊!」
 
  这些人好像没见过女人似的,把我的肌肤抓得红红种种。
 
  更过份的,有时还插两三隻手指,在裡面乱挖,而不顾我的尖叫。
 
  「啊啊!好粗!我好痛啊!放手啊!」
 
  我被这样粗暴的抓了十几分钟,我的小穴被挖出了水,我并不是想要,这只 是我的生理反应而已,他们害我的小穴一直流出水来,血混著淫水顺著滴到大腿, 我的腿渐渐没了力,很难站稳。
 
  他们看我没力气站了,就把我推倒在床上。
 
  我看著天花板,不敢去想等一下情况,也不敢看他们。
 
  他们迅速的脱下了衣裤,好像是非常熟练的,常常干这种事一样。
 
  阿财先爬到了床上,抓住了我的脚,我感觉的了有人抓我的脚,我下意识的 一踢,踢到了他的脸。
 
  他叫了一声,很愤怒的爬到了床头,打了我的奶子。
 
  「啊!好痛!」
 
  「就是看你长得美,所以不想打你的脸!」阿财说著,又打了我的胸部几下。 
  我的手被那些人往两边抓著,动弹不得,只能任阿财打我。
 
  「不要啊!求求你们啊!」
 
  阿财停手了,抓住我的小腿,往我的胸部折起,我的双脚被张开,大腿被压 向了小腹,我的私处完全展开了。
 
  「被刚刚这样一玩,真的很湿喔!你很想要喔!?」
 
  「我哪有!我~~」
 
  「啊!」我的小穴感觉到施施软软的东西插进来,那是他的舌头!?好!好 痒啊!
 
  「不要!啊!啊!啊!啊~~~」
 
  我止不住我的声音,那是酥麻的叫声。
 
  「不要啊!我快受不了!~」
 
  「啊啊!」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高潮了,我知道,我会控制不住的! 
  「不要阿!停啊!我~我~」
 
  阿财没有要停的意思,他的舌头好像很长,让我感觉很爽。
 
  「啊啊~我受不了了啦!!」
 
  我好热,一阵阵晕眩感,好像一股股热流从我下体释放出来。
 
  我被他,弄到高潮了?
 
  我以前跟老公或是以前那些男人,都没有这麽爽过,这个阿财真的是来训练 我的?
 
  可是,我又觉得好羞愧,竟然会被一个陌生的人弄成这样。
 
  我舔著我的嘴唇,回忆著那感觉。
 
  迷濛中,有人爬到了我身上,一根好粗的东西插了进来。
 
  「啊!好粗阿!怎麽这麽大!?」
 
  我吓了一跳,我没有被这麽粗的插过,感觉我的小穴不只被塞满了,好像快 要称裂了一样。
 
  「不要!太粗了,不行啊!这实在是太粗了啦!不要啊!」
 
  是个瘦子爬在我身上,他那家伙太粗了,不顾我的感受,用力往裡面塞,把 我撑大了。
 
  「好痛啊!你们怎麽都这样啊!会痛啊!」
 
  瘦子抓紧我的腰,把他那根大东西往我身体塞,塞得我小穴好痛,好像是我 要生小孩一样。
 
  「好痛!不要再插了好不好!?求求你啊!」
 
  他退出了一些,又再次插入。
 
  「啊!好痛!」
 
  一退一进,他做起了活塞运动。
 
  他那一根把我的小穴往裡塞又往外拉,把我的小穴拉拉扯扯,快要变形了。 
  「喔喔!不要啊!」我刚刚的高潮还没结束,就又被这样插,我会昏迷的! 
  他的耐力十足,这样用力的插著,速度依然保持著,猛力塞入又拉出,痛得 我的下体快要麻木了。
 
  「不要!呜呜~太粗了~不!」
 
  我尽力扭动身体想往上逃,可是腰部被他紧紧的抓著,动也动不了。
 
  我觉得我的小穴好像裂开了,阴道管壁被他拉进拉出。
 
  「干干!干死她!」说话的是阿财,他似乎很恨我刚刚踢他!
 
  瘦子一直做运动,我被他这样子干著,一连干了快一个小时,我昏迷了两次, 高潮了七八次。
 
  刚开始,我还有点喜欢上了做爱,现在,我很害怕高潮,不断的高潮,害我 无法控制自己,让我像荡妇一样的乱叫。
 
  「不要玩了,很烦耶,快出来换人啦!」
 
  电视机开著,已经有几个人去看电视去了,阿财显得很不耐烦,要瘦子赶快 出来。
 
  「不戴套子!?」我惊觉叫著!
 
  「那当然!」瘦子不屑的说道。
 
  「不行啊!万一怀孕怎麽办!?」
 
  「废话!生出来啊!?」
 
  「生出来!?不要!不能射在外面吗!?」
 
  「要射在外面!?会不爽耶!」
 
  「求求你,射在外面啊!!」
 
  瘦子奸笑著「好啊!」
 
  「好什麽!?好什麽啊!?」我追问著。
 
  「啊啊啊!好痛阿!慢一点啊!」
 
  瘦子动得更快了,我看著他,他越动越快,似乎没有要拔出来的意思。 
  「拔出来啊!不要射在裡面!求求你!呜!!」
 
  瘦子边笑边动,很用力的抓住我的屁股,把那根塞更进来。
 
  「啊啊!不要啊!」我知道他根本不理我说的,他只想要爽。
 
  「不不!拔出来!不要射!不要射啊!」
 
  虽然我的小穴已经有些麻麻的,但是我从他的表情看得出,他已经射了,而 且射在我的体内。
 
  虽然不一定会怀孕,但是,我会很担心。
 
  「不要啊!」我哭了出来,这些人怎麽这样玩弄我!?
 
  瘦子慢慢拉出了那根肉棒,推开了我,下床去了。
 
  我看著我的下体,刚刚他拔出来时,带出了一点肉壁,肉壁掉出一点在外面, 我没看过这样的情形,我好害怕,我还在想怎麽办时,又上来了一个人。 
  「不!不要!不要!」我下意识的又大叫了!
 
  我只有听说黑人很大,但是,真的黑人到了我面前,我却不敢去看他的下面。 
  「小姐,他就是你今晚的金主喔,你要让他好好爽一下喔!」阿财用安慰我 的口气,却好像是在嘲笑我一样。
 
  黑人的那根进来了,还好,没有很大嘛。大概是因为刚刚那瘦子太粗了,所 以被撑大了。
 
  我看著那黑人,他是金主?那就,让他给我多一点钱吧!
 
  我抱住他的腰,试图讨好他。
 
  他的表情有点笑容了,我可以赚到多一点钱了??
 
  他的腰一点一点前进,我勉强微笑著看他,希望这一场快点结束。
 
  咦?不,不对,他还在前进?
 
  「啊啊!这个、这个?」
 
  我渐渐有痛的感觉,我转头看著阿财。
 
  「这个,好深?好长!啊啊!!」我叫道。
 
  「啊~不要!阿财!叫他停啊!太深了啦!」
 
  「他听不懂的!」阿财又奸笑著,他好像很恨我一样。
 
  黑人继续往前进,我则是一直想向后逃。
 
  可是他的手真大,抓著我的腰让我无法逃离。
 
  那根很长,我感觉到那根插进了我的小穴最深处。
 
  「不要再进去了!不行!会破掉的!」
 
  我感觉那根撑开了我的花心,插进了我的子宫内。
 
  非常的痛,我的小腹感到一阵阵的刺痛感,我流出了冷汗。
 
  「不要!不!不!停下来!啊啊!!」
 
  我猛摇头,希望他停下来,却让他变本加厉,插得更快。
 
  「我不要了!请他停啊!好痛啊!」我吼叫著!
 
  他那根深深插进了我的子宫内,我的腹部一阵阵绞痛,一根巨物像是塞进了 我的腹腔,我觉得我的肚子变得好胀。我从来没有被这样插过,太深了,我从不 知道被插进子宫会这样痛。
 
  「喔啊!停啊!太深了!太深了啦!停啊!停啊!停啊~啊~」我乱叫著! 
  他,终于停了,开始抽插了。我的肚子,好痛啊!好像顶到肚脐似的。 
  他每一下拔出插入,都是很深的,就在快要拔出小穴时,又很快速的插进来, 而且深深的插仅的子宫内。
 
  每一下都是这样拔出在插入,真的好痛。
 
  「啊啊!好痛啊!我的肚子好痛,太深了啦!不要啊~」
 
  这次我真的受不了了,不到五分钟,我就昏迷了。
 
  慢慢张开眼睛,就是他依然在干著我的画面,他像是打桩一样,很奋力一下 下的穿进来,顶得我肚子好痛。
 
  我几乎没有叫声了,看著我自己成为男人的洩欲工具,子宫满满的都是黑人 那根,子宫会不会受伤了?
 
  他慢慢的拔了出来,他射了!?我已经没有意识了,眯著眼看他慢慢离开。 
  这次似乎没有很久,可是,还有五个人要来干我吗?我怎麽受得了?
 
  「小姐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上场的!」阿财似乎看穿了我的恐惧。
 
  「今天就这样结束了!?」我有点高兴,终于熬过了。
 
  「我们不会再干你了,你不用担心!」
 
  「那我要去洗了喔!」
 
  「好!去洗吧!」
 
  我鬆了口气,刚起身,下体就一阵疼痛。
 
  我很勉强的把自己撑起来,手扶著牆壁,慢慢走进浴室。
 
  我摸著小穴,我的小穴已经红肿不堪,还有一阵阵的血水流下来,痛楚依然 存在。
 
  今天,虽然遇到了一根很粗的,一根超长的,但是我都熬过了,所以,以后 应该都没问题了吧?
 
  等一下,我就可以拿到一笔钱,这样赚钱还可以接受啊!还算是轻鬆吧!? 
  我怎麽有点无耻了?呵呵!管他的!
 
  我有点开心了!我擦乾了身体,再次包起浴巾,开了浴室的门,慢慢的走了 出来。
 
  那一堆人依然光著身子坐在沙发上。
 
  「你们没有要离开吗?」
 
  「要啊!等一下!」
 
  我觉得很奇怪,看著他们。
 
  「我的衣服呢!?可以给我了吧!?」
 
  阿财先站了起来,其他人也跟著一一站了起来。
 
  「我们会给你穿衣服,但是,要先给你奖赏啊!」
 
  「奖赏!?」我笑著说,要给我钱了吗!?
 
  黑人从背后搭著我的肩膀,阿财在我前面,领著我走向按摩椅。
 
  是惊喜吗?我很高兴的跟著。
 
  「坐上去!」阿财说著。
 
  我很自然的解下了浴巾,转过身面对著他们,缓缓坐在按摩椅上。
 
  「然后呢!?」我微笑问著。
 
  阿财看了看旁边的人,那些人就走到了我的左右两边。
 
  我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干都干完了,还要干啥?
 
  「然、后、呢、」我有点不耐烦的再次问道。
 
  阿财从椅子后面拿出一袋东西。
 
  「那是什麽?」
 
  我又开始紧张了,那一包看起来不像是钱。
 
  突然两边的人抓住我的手,并且把我的脚用力压在椅子的扶手上,让我的双 腿又展开了。
 
  「啊啊!怎麽回事!?又来了!?」
 
  「要干的话早说啊!这是干嘛啊!?」我叫著。
 
  阿财静静拿出了一个保特瓶,交给了黑人。
 
  我怀疑的看著黑人,不懂他们要干嘛。
 
  是尚未开封的小保特瓶舒跑,是要给黑人喝的吗?
 
  黑人拿著保特瓶走到我面前蹲了下来,我看著他,想搞懂他要干嘛。
 
  他把保特瓶抵住我的小穴,这下子,我明白了。
 
  我大声尖叫吼叫扭动全身。
 
  「不要啊!不可能的!不要这样啊!我给你们干好不好,不要这样啊!」 
  我非常大声的吼叫,好希望有人来救我。
 
  「我会死的啊!太大了啦!不可能的!救命啊!」
 
  我用尽力气扭动,想要逃脱那个东西,可是全身依然没力。
 
  「求求你们,为什麽要这样!?我给你们干好不好!免费的!免费的~」 
  那个瓶子好大,以前去打网球时,常常喝那饮料,但是从没有想过我会被这 东西插。
 
  「救命!不要用那个插啦!太粗了啦!真的不行啦!!」
 
  「不~啊啊!~」
 
  那个黑人狠狠的把那个保特瓶插进了我的小穴,我的小穴被过份的撑开,好 像要流出血来了。
 
  「好痛啊!救命啊!谁来救我!?」
 
  我的手奋力挣扎,依然无法抽出来。
 
  「我不要!我不要!我跟你们没有仇啊!为何要这样对我!?」
 
  小穴周围的感觉很烫,有液体从小穴内流出,好像是血吧?裂开了吗? 
  「不要啊!裂开了啦!裂开了~裂开了!!啊~」
 
  那个瓶子还在用力刺著,黑人的力量可真大,他很粗暴的用力塞进来。 
  他的表情,像是在玩玩具,没有愤怒的表情,好像很兴奋的玩弄我。
 
  「不要!裂开了啊!拔出去好不好!好痛啊!不要啊!!」
 
  我的眼泪不断流出,我发出了吼声,我知道我在发抖,下体撕裂的痛苦,我 无力阻止。
 
  「好痛,求求你们停手好不好!?」
 
  保特瓶被强行插入了九成,非常的深入,顶进了我的子宫内。
 
  我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拿保特瓶来强姦我,把我的子宫这样蹂躏。
 
  「不要啊!拔出来吧!好痛喔!」
 
  我的双腿已经没有力气了,他们就抬起了我,把我抬到床上。
 
  他们没有让我平躺著,就这样扛著我,让我身体立著,臀部与床保留著相当 的距离。
 
  「不要!放了我!我求求你们!」我只能哭喊了。
 
  阿财又拿了一个保特瓶给黑人,黑人奸笑看著我。
 
  「呜呜!不行!」怎麽又一瓶?
 
  「不要啊!你们要杀了我吗!?不能再插了!真的不能再插了!」
 
  黑人把保特瓶立于床上,双手紧抓著保特瓶。
 
  「饶了我吧!不能再插了!求求你们!」
 
  「会出人命的,真的好痛!再插的话会破的啊!!」
 
  黑人不知是听不懂还是不想理我,他看了扛著我的人,点了点头。
 
  我被放了下来,在坐下的同时,立于床上的保特瓶瓶口抵住了我小穴内的保 特瓶,把我的小穴顶得更深了。
 
  「不!不!不~不要!我会死的!会死的!不行啊!救命啊!」
 
  我发出了最大的力气吼叫,我真的受不了了,肚子像是将要破掉。
 
  「我不要啦!我的肚子会破掉啊!会破啊!我不要啊!!~~~」
 
  小穴内的保特瓶已经整个挤了进来,我的肚子内都是硬硬的保特瓶,快要破 了!
 
  「不要!快破了!快破了!会破掉的!停停!救命~救救我!不要!!~~」 
  我往下看著,我的小腹整个凸了起来,看得见有个圆柱体在裡面,慢慢的往 上挤。
 
  「喔!不要!好痛啊!我会死的啊!真的!停下来啊~」
 
  我,到极限了!整个管道被拉得太长了,两个保特瓶都挤进去,太深了! 
  「要破了!不要!啊!!啊!!啊!!啊!!啊~」
 
  那一瞬间,一个非常痛的感觉像是电到一样,我的胃被顶住了,我的腰非常 酸痛……
 
  我破了!我知道我破掉了!
 
  好痛,那个保特瓶撑破了我的肚子,把我的子宫捅出了一个洞,痛死我了! 
  「呜呜~我、我破了!肚子破了啦!我好痛啊~」
 
  我慢慢的无法正常说话,痛觉把我扰乱得接近发疯。
 
  黑人站了起来,双手按住我的肩膀,我无力的看著他。
 
  「不要了~求你~我会死的~」
 
  我停了一下,使出最后的力气大叫「不要啊!我不要啊!不~」
 
  黑人把我往下压,第二个保特瓶进入了我的子宫内,把第一个保特瓶都挤进 了我的身体裡. 「喔喔喔~~」
 
  我几乎只能张嘴了,无法吼叫了。
 
  我端坐在床上,屁股贴著染满血色的床面,双手摸著我鼓起的的肚子跟胸部, 呆呆的看著电视播的连续剧。
 
  我无力移动了,他们就这样离开了,没有留下钱,只有留下我跟保特瓶。 
               姦杀贵妇2
 
 
  PS:两问人物不一样所以分开放了。
 
  我在会议桌前,面对著五位男性,手上拿著钢笔,看著桌上的合约与地契, 一张一张的签下了我名字。我的男友坐在隔壁,注视著我的手,一再地确认我的 签字。
 
  四年前,我遇到了我男友,我喜欢上跟他做爱,我洒下大钱资助他,让他帅 气迷人。
 
  四个月前,我老公发现了他,我男友就收买外人把我老公打成重伤昏迷,而 我接管了老公的事业。
 
  四天前,医院通知我,说我老公昏迷状况少许恢复了,我男友得知后,立即 建议我卖掉这间已经停工的厂房及土地,他也找好买主了。
 
  四小时前,我们带著买主在这工厂四处参观,介绍厂房的机具与价值,试图 拉高售价。
 
  四分钟前,与买主谈妥了价格,将一份份合约交互比对,并等著将现金领到 手。
 
  签好字了,虽然我不大清楚我签了什麽,但是我男友应该会很小心的确认, 交给他就好了,只要他能跟我在一起。
 
  「嗯!王太太,很荣幸能跟你完成这笔交易!」对方的老板说话了。
 
  「我也是很荣幸,张老板!」我说著。
 
  「那麽,依照合约,请您现在给我们现金吧!」我男友说著。
 
  「好!」对方将一只金属製的行李箱放在桌上,打了开来,裡面满满的钞票。 
  「这些是你的了!」对方对著男友说。
 
  我很高兴的看著我男友,想像以后跟他在一起的生活。
 
  「那麽,另一笔交易呢?」对方问著。
 
  「什麽?还有其他交易吗?」我轻声的问著。
 
  我的背突然发凉,回头看著我男友,他的神情变了,冷冷的看著这裡. 
  我男友站了起来,我也站了起来,想听听看他要说什麽。
 
  他慢慢靠了过来,双手抓住我的肩膀,嘴巴附到我耳朵旁,我的头偏过去, 看著对方,听我男友说话。
 
  他原本抓著肩膀的右手,悄悄的移往我的胸口,我穿著低胸的连身套装,他 的手刚好遮住我的领口。
 
  「怎麽回事?你有说话吗?」我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他的手突然抓住我的领口,用力的往下撕,我的衣服整件被他撕破了,他撕 下了一长条的布。
 
  「啊~」我尖叫了一声,依然不敢相信,这是怎麽回事。
 
  我愣住了,看著他,他继续走了过来,抓住我的衣角,用力要把我的衣服脱 下来。
 
  「啊!!不要啊!为什麽要这样!?」我非常的恐惧。
 
  一切超出我的意料,为什麽样对我这样!?好可怕!
 
  「不要啊!你住手!不要这样!」
 
  我边尖叫,边跑向门口。
 
  我抓住门把,用力拉用力推,可是就是打不开。
 
  「不要啊!开门啊!救救我!怎麽会这样啊!开门!开门!」
 
  奇怪,门被锁起来了!?什麽时候锁的?
 
  「不!啊~~」有手抓住我,很用力的抓紧。
 
  我回头看,是那老板的保镖,他狠狠的盯著我。
 
  他很用力的把我摔在地上,抓著我的衣服,用力的乱扯。
 
  「不要!不要啊!饶了我吧!不要这样对我啊!」
 
  我好害怕!他们会把我杀了吗?
 
  我的套装被撕了下来,剩下内衣,以及一些抓痕。
 
  「呵呵!王太太,这是第二笔交易喔!」张老板说。
 
  「什!?什麽交易!?」我的手摀著我的胸部及下体,不敢看他。
 
  「你要让我们爽一下啊!我会给你们一大笔钱喔!」
 
  「这这…」我又犹豫了,是男友跟他们谈好的吗?
 
  如果是可以让我们逃到海外的基金,那可以接受啊!但是为何要这样粗暴!? 
  「要配合我们吗?」张老板问著。
 
  我男友对著我点点头,我想了一下,好吧!
 
  「嗯」我也点了一下头。
 
  张老板走了过来,把手慢慢的伸进了胸罩内,摸著我的胸部。
 
  「很软喔!」
 
  「啊!」摸到的一瞬间,我叫了一声,没在这种地方这样的场合,也没被这 样的人摸过,我往后退缩了一下。
 
  他揉著我的胸部,右手抓著我的肩膀,让我无法逃开。
 
  我忍住不叫,紧闭著眼睛,虽然很害怕,但是熬过就好。
 
  「呵呵!这钮真好摸啊!」他越揉越用力。
 
  「啊啊!!啊!好痛!轻一点!不要这样用力啊!」
 
  「你自己脱下胸罩!」他的手突然抽出,对我命令著。
 
  我犹豫了一下。
 
  「脱下!快脱!」
 
  我听著话慢慢把手伸到背后,拉开了扣子解开了胸罩。
 
  「啊!不!」他的手突然摸著我的屁股,让我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把手跟胸 罩遮住胸部。
 
  「快脱!」他叫了一声,用手打我的屁股。
 
  「不要遮住啊!手放下!」他继续叫著。
 
  他的手抓住我的胸罩,用力拉下来丢到远处。
 
  「欠教训喔!」
 
  「不~不要~我~我~」我支支吾吾,很害怕。
 
  「再给你一次机会!脱光光!」他似乎很不耐烦。
 
  「不然就有你好看的!」
 
  很多人都挤到前面来了,打量著我的全身。
 
  「快点!!」老板瞪著我,好像准备动手了。
 
  我的手拉著内裤,慢慢蹲下去,把内裤脱下来,觉得好丢脸好害怕。
 
  「还有鞋子!?」
 
  「鞋子也要脱!?」
 
  「对!」
 
  我的脚伸出鞋子,脱了下来,我的全身光著,站在一群男人面前。
 
  他突然我抓住我的手肘,把我推到其他人身边。
 
  我的手摀住胸部及下体,很害怕的想逃开。
 
  「手放下来!」有人叫著。
 
  有些人上前来,伸手抓住我的手,两个人抓住两边,用力往左右拉开。 
  「啊!好痛啊!不要这样啦!太粗鲁了啦!」我的手臂被拉扯得好痛。 
  张老板从我身后走过来,伸手抓住我的乳房,用力捏著。
 
  「你敢不听话!?要惩罚!」
 
  我的乳房被用力抓住,左右乱拉著,我的胸部很闷,表皮很刺痛。
 
  他更用手指捏到了我的乳头,用力掐了下去。
 
  「啊!啊!啊!啊!不要啊!好痛啊!」我流下眼泪,真的很刺痛。
 
  他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更用力的掐著,并加上左右拉扯。
 
  「会痛了吗!?」他用凶狠的口气问著。
 
  「好痛啊!不要用拉了啦!不要!」我的眼泪滴到下巴,视线模糊了。 
  他的手慢慢伸下去,伸到了我的小穴,把手指伸进去。
 
  「啊!好痛!等等!等一下!不要这样!」
 
  我还在尖叫时,我的腰被抓住,背被压住,我被迫往前弯腰。
 
  「啊!不要!轻一点!轻一点啊!」
 
  我的屁股翘了起来,好像身体被折起来一样。
 
  「你刚刚很不听话!」有几个人走到了我身后观看,看著老板要做什麽。 
  我的小穴突然被三根手指粗暴的插入,感觉到很粗。
 
  「啊!好痛啊!好痛!好痛!不要这样子插啊!」
 
  我的小穴还很乾,他们却直接这样插,非常过份!
 
  「不啊~痛痛痛!不要!」
 
  他越挖越用力,我觉得阴道内的肉壁好像要被他翻起来一样,他不顾我的吼 叫,这样粗暴的乱挖,到底我是跟他有什麽仇啊!?他把整隻手指都插了进来, 挖著我的G点,把我的穴都挖大了,挖得我水都喷出来了。
 
  「啊!好痛啊!!饶命啊!不要再挖了!不要这样挖啊!」
 
  我觉得,我裡面的皮好像要被他挖下来似的,痛得我全身发抖。
 
  「好痛!好痛!不要啊!会破皮啊!」
 
  我的冷汗跟眼泪一直流,我紧闭著眼,真的很痛!
 
  有些开始脱衣服了,那些人都光了露出肉棒,我这样值得吗?
 
  老板放开了我的腰,却更用力插著我的小穴,我痛得往前跑,撞到了会议桌, 趴在桌子上。
 
  我的脸跟胸部压在桌子上,伸出腿乱踢,却被抓住。
 
  我无法抵抗,小穴一直被乱挖,他们毫不在乎我的感受,我想,我的小穴一 定红肿了。
 
  「不要啊!好痛啊!放手!放手好不好!?」
 
  老板突然放手了,慢慢退开了。
 
  好像换了另外一个人在我身后,他用手摸著我的小穴。
 
  我的小穴依然麻麻的,感觉不明显。
 
  「湿掉了喔!?」他问著。
 
  「何止湿啊!很痛耶!」我吼著。
 
  我同时感觉到一个很热的肉棒顶在屁股上,顶在我的屁股!?
 
  「不要!那裡…」
 
  我感觉到肛门一阵刺痛,被撑开了!
 
  「痛!痛!痛!好痛啊!不要插那裡啊!」
 
  我没玩过后门,不知道竟然会这样痛。
 
  我觉得我的屁眼被撑大至裂开,他用力把肉棒往前挤,他的那根很长,那根 深深的顶进我的肠子。
 
  「呜!呜!喔!好痛啊!拔出来!快拔出来啊!」
 
  那根棒子一路插进去,撞击著我的肚子,我觉得肚子好涨痛,好像上大号的 感觉,可是却被塞著。
 
  「不要啊!停手啦!很痛啊!」
 
  他猛力衝刺,又出来了一点,再用力插了进去,把肉棒用力插到底了。 
  「啊!好痛!呜!我的肚子!好痛!」
 
  他又再一次用力插进去,很快的退出,再插,快速的抽插。
 
  我的肚子一直被撞进去,一下一下被用力顶著。
 
  「不要~太大力了啦!不要啊~」
 
  我受不了了,好痛!
 
  「不要啊!肚子会破!」
 
  肚子好像要被胀破的感觉,一根肉棒在裡面乱搅,让我很想拉出来,却不能 上出来。
 
  「这个是还普通的耶!其他人怎麽办啊!?」老板嘲讽著我。
 
  我身后的人大量的吐息著,越衝越快。
 
  「我们都射给你如何啊!?」
 
  「啊!?不要!不要!!」
 
  他很用力的撑住,突然把腰往前推,把精液都射进了我的肛门内。
 
  「啊!好痛!不要啊!」
 
  他那一下全部灌入,好像要把我的肠子衝破一样,好痛!
 
  我好痛又好累,有点昏昏的看著桌面。
 
  几个人抓住我,把我翻了一圈,让我仰躺著面朝上,看著天花板。
 
  「换我了!」那是老板的声音。
 
  「这是我的,我的可是很长的喔!」老板把肉棒凑了上来。
 
  「你看看!」
 
  我勉强抬起头,看著下方。
 
  老板在我的下方,他的肉棒硬了起来,放在我的小腹上。
 
  「这根够长吧!嘿嘿!」
 
  我看著在我小腹上的那根,黑黑的,还在微微跳动。
 
  「我这根长约25公分~嘿嘿!」
 
  这麽长!?
 
  「不要!这会杀了我的!怎麽这麽长啊!?」
 
  不行!我的肚子会被刺穿的!
 
  老板把腰往后移,把肉棒瞄准我的小穴,并且抓住我的肩膀。
 
  「啊!不要呀!!好胀!」
 
  他很快的插了进去,腰一用力,就把整个肉棒完全塞进了我的小穴。
 
  「喔!好像到胃压到!好痛喔!」
 
  他用力顶著,每一下都很大力了插著。
 
  我没这麽长的插过,实在是太痛了。
 
  「不要啊!好痛啊!停啊!」
 
  「哈哈!我也要射进去才行!」老板边干边叫。
 
  「啊!啊!啊!停啊!」
 
  他抓住我的肩膀不动,用力射了进去。
 
  「呵呵!好舒服啊!」
 
  老板很爽的叫著,我却很痛的哭著。
 
  我的全身发抖,躺在桌子上,没有力气起身。
 
  「为何要这样,好痛啊!」
 
  我看著天花板,好希望我的男友能扶我去看医生。
 
  这时,我的男友走了过来,他的手上拿著四把牙刷。
 
  奇怪,他拿牙刷做什麽?
 
  「你看看这个!」我男友说。
 
  我看著牙刷,被胶带绑在一起,刷头朝外。
 
  「这是什麽?形状好奇怪?」
 
  「这是你刚刚不听话的惩罚!」我男友说。
 
  「你!?你说这是什麽?」
 
  我再一次,不敢相信,我的男友背叛我!?
 
  他把牙刷举起来,突然很快的插进了我的小穴。
 
  「啊!好痛!会刮伤的!」
 
  我痛得手脚乱踢,想要爬开来。
 
  「抓住她!」我的男友叫著。
 
  其他的人用力的按住了我,我被按在桌子上。
 
  我尖叫著,非常恐惧的尖叫,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无助。
 
  他把刷子用力插了进来,再用力拉了出去。
 
  我的小穴的皮被刮下了一层,血喷在我的大腿上。
 
  「好痛啊!我不要这样!」
 
  我的小穴毁了,我知道,牙刷刷著我的小穴,皮都被刮了起来,一直流出血, 不能复原了。
 
  他却再次用力插进去,依然很快的拉扯著,想要把我的下体毁灭殆尽。 
  「不要了啦!我真的好痛啊!好痛好痛啊!救命啊!」
 
  我的吼叫他都不理,我完了,没有人会救我了!
 
  「不要!不!不!不!不!不……」
 
  那几根牙刷,把我的阴道弄得都是血,插得很深,好像刮到我的子宫颈,整 个,都被操坏了。
 
  他停手了,大力的拔下了牙刷,拿到我面前晃。
 
  他的手都是血,牙刷上都是血,还有好几滴血滴在桌面上。
 
  「你,你也这样!?」
 
  我的视线模糊了,极度的悲伤,觉得全身很冷,为何,他要背叛我?
 
  「好,各位!时间到了!要准备离开了!」老板说著。
 
  他们把软趴趴的我抬起来,放到了台车上,把我推出了会议室,一路推著我 走向工厂。
 
  我看见了机具,我想我应该是进入了工厂内。
 
  「我很早就想这样玩玩看了!」那是老板的声音。
 
  「我也是!」那是我男友的声音。
 
  他们说要玩什麽!?我实在无力去问了。
 
  他们把我倒过来,绑在其中一个塑胶架上,让我的屁股朝天,双手被反绑在 背后。
 
  我的双脚分开绑在分开的两根支架上,全身绑得很牢。
 
  依旧一点点喷血的小穴,把血滴在我的小腹上,血滴顺著小腹流到了乳头。 
  我全身弯曲著,头顶著箱底,看著我的下体,以及天花板上的日光灯。 
  「呵呵,你这样可以看清楚等一下是怎麽回事了!」那个老板说。
 
  「好兴奋啊!」又是那两人一搭一唱,他们这麽恨我吗?
 
  机器开始转动了,那些人把我跟架子放在输送带上,看著我被输送带运走。 
  我听著机器声音,越来越大声,心裡产生极度的恐惧。
 
  「不要啊!这是做什麽!你们要干嘛啊!」
 
  我猛摇头,看著我自己一直前进,我却不知我会被怎麽玩弄,我就像是玩具 一样。
 
  走了一段时间,我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机器,出现在我的前面。
 
  那个机器,有个机器手臂,把从旁边取出的塑胶零件插进塑胶架裡的玩具内, 一个一个,重複的插进去。
 
  「不要啊!不要这样对我啊!」
 
  我只能大吼,竟然会这样对我,好恐怖啊!
 
  机械手臂以极快的速度,插入了八九个零件后,就换下一个塑胶架。
 
  一个一个塑胶架过去了,我就一格一格的前进。
 
  「不要!不不!!求求你们!救救我啊!不要!好可怕啊!」
 
  看著那些零件以及机械手臂的动作,看得我几乎要昏过去,吓得大叫。 
  「不!求求你们!救我啊!」
 
  机械手臂到了我小穴的正上方,那根机械手臂好粗大,速度好快。
 
  我看著我的小穴,面对著它,好像是为它准备一样。
 
  它很快速的从左边取出了一个零件,旋转了过来。
 
  我的双眼发直,瞪著那个手臂,好希望这些都是梦。
 
  手臂快速的落下了,就像是慢动作一样,我清楚的看见了它动作的轨道,把 零件从高处快速的往下压,平常零件是插进玩具裡的,现在却是……
 
  「哇啊啊!哇啊啊!呜啊~啊!!」我的惨叫会让我清醒,让我不能再专心 看著机械手臂。
 
  那个手臂无情的把零件插入,插得非常的深,从高处以极快的速度深深插进 我的子宫内,把我的子宫直接穿破了,它把零件就定位后,又很快的拔出手臂。 
  整个机械手臂都是我的鲜血,快速的迴旋把手臂上的血甩了出去,抓住了另 外一个零件,又迴旋回来,再次插入我的子宫内,让我的腹腔又多了一个零件。 
  「呜哇!喔喔喔!!哇!哇!哇!哇~」
 
  我要疯了,这实在太痛了,看著那麽硬的机械,把零件一个个插进我的体内, 看得好痛,感觉好痛。
 
  痛到只能用吼的,根本无法说话。
 
  「啊啊!!哇!!喔喔!哇~」
 
  好痛,从体内发出的闷痛,我的喉咙有一股股温热的液体,让我忍不住咳了 出来,是我的血,从我的嘴裡咳出来,喷在我的嘴角跟下巴上,我的内脏破了吗? 
  一下,一下,不停的插著,每一下都深山的贯穿进来,我的肚子一定是裂开 了,被那麽粗暴的贯穿,一定到处都是破洞的。
 
  我的肚子整个鼓起,任由机械手臂穿进穿出的,从阴道到体内,像是一整条 管子一样,变得空空的。
 
  「啊~」
 
  我无力看著,声音停了,那个机械手臂都是血,血滴在输送带上。
 
  我再次被移动了,这一站玩过了吗?还有下一站??
 
  那是,装箱!?
 
  我看到下一站了,那是装箱,把在塑胶架内的玩具拿起来放进小透明塑胶盒 内……
 
  不会吧!?
 
  「不~不要~停了好吗!?」
 
  我没什麽力气喊了,我只希望能赶快离开这世界也好。
 
  「这是最后一站了吗?」我又到了一个机械手臂下方,无力的自言自语。 
  「不要!停手了好吗!?不~」我无力的喊著,我知道叫也没用了,但是… 
  这根机械手臂的动作很简单,就是……
 
          很快速的从阴道插进了我的体内…
 
  「哇!!啊啊~~」
 
  我的肚子又被插了进来,这个机械手臂更大,我的肚子高高鼓起成为一个球 形,撑得我肚皮紧绷,好像要戳破一样,这是为了抓玩具的吗?它会抓出什麽? 难道!?
 
           机械手臂在我的体内一抓…
 
  「喔!喔!啊!啊!啊啊啊~~」
 
  「不要啊!它抓了我的子宫,它抓了……啊!!好痛啊!」
 
  抓著「玩具」的机械手臂旋转了一下…
 
  「呕!呕!喔!啊!啊!啊啊~~」
 
  我感觉到了,我的体内有东西脱离我了,虽然还有一丝连著,但是,被它扯 下来了。
 
  「好痛好痛啊!救救我啊!我会死的!救命啊!」
 
  抓著「玩具」的机械手臂拉了出来…
 
  「呜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离开了,我的重要器官被它拉出来了,我活不成了,下面空空的。
 
  「玩具」被拉了出来,那个子宫鼓鼓的,塞满了玩具零件。
 
  子宫在我的尖叫声中,离开了我的身体,带出了一大滩血撒在我的胸前。 
  「喔!别拉!别拉啊!住手!!救命~」
 
  机械手臂把「玩具」越拉越远,「玩具」与我的身体还有一丝连结,痛觉传 回身体,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楚。
 
  拉了一大段距离,拉到了极限…
 
  「别再拉~会~~救命啊!!」
 
  「啊!!断了!断了!断了啦!」
 
  我再次吐出大量的血,模模糊糊的,看著那个「玩具」离开了我。
 
  那个「玩具」被装进了一个透明的塑胶盒内,跟其他的玩具一样,被包装起 来。
 
  我的气越来越微弱,看著旁边堆积的玩具货物,再看看那特别的「玩具」… 
  输送带又开始动了,我也被推著走,难道,还有下一站吗?
 
[ 本帖最后由 春梦遗忘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