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异种】作者:不详
异种
 

 字数:9421字
 
  独自行走着的身影,看起来年纪尚幼。就算是太平世道,荒野之外并无歹人 好了,可野兽什么的总会存在吧?以这样的年纪,只身走在这种地方,可是很危 险的。然而,从她走路的样子却看不出半分的恐惧和无助。
 
  一头红如火的柔丝,却有着冰冷的表情。她的眼睛本来并不小,只是这时不 带生气地半开着。这样阴暗忧郁的眼神与表情不该出现在这种年纪的女孩身上才 是。
 
  突然,莫名的烦燥感如巨浪汹涌而来,袭击着红发的少女。这种感觉并不是 第一次,可是仍然无法控制。
 
  很快地,她便发现了使她情绪转变的来源。眼前有一个女孩。毫无疑问的, 强烈的不快是因为她而起。
 
  对方有一头又长又黑的直发。浏海剪得很整齐,配上她的脸儿,看起来一点 儿也不呆,反而更是可爱。虽然此时是充满着怒气的,但那又圆又大的眼睛还是 令人不自主的喜欢。光论外表,其实并没有令她生气的理由。这样的外貌应该也 会让她产生好感才是。
 
  但她却感到生气!而且,并不是普通的愤怒,是到达了会使她攻击对方的那 种程度。
 
  无法止息住的怒气,驱使着幼小的身子。红发的女孩如箭般往前飞。
 
  黑发的女孩的双眼投射出的杀意并不在她之下,可是她并不急进,反倒是往 后退。
 
  红发的少女的速度远超过黑发女孩后退的速度,眼看着就要追上了。她的嘴 角轻轻地扬起,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然而,这高兴维持不到半秒。
 
  黑发的女孩举起右手向前一挥,一颗巨大的石头通过了她的右侧,以极快的 速度往红发的女孩身上袭去。
 
  并非没有察觉到,只是向前冲的势道太强劲,要完全闪过是不可能的。红发 的女孩使尽全身的力气奋力一扭,企图闪过飞来的巨石。然而,还是失败了。 
  小小的身子被被巨石击中,飞了出去。
 
  她的努力也不是完全白癈气力,至少不是完完全全的正中。
 
  黑发的女孩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右手举起,再次挥下。又是一颗岩石往 红发女孩袭去。
 
  刚站起来的女孩身子一转,避开了袭击而来的岩石。
 
  红发女孩的动作出乎黑发女孩的意料,她本以为先前那击应让对手受到不小 的伤害才是。
 
  见到这种情形的黑发女孩,显得有些惊慌,挥动着她的手,不停地向红发女 孩掷出岩石。
 
  红发的女孩的速度及反应都非常地快,即使是不停疾飞而来的岩石。仍能一 一闪过。若不是一开始不知道对方的能力,否则的话,这种程度的攻击是不足以 伤到她的。
 
  她一边小心异异地避开袭击而来的岩石,一边往黑发女孩逼近。为了避免被 接近,黑发女孩一直往后退,可是却忘了该注意身后的东西。
 
  一个不小心,她被石块给跘倒。红发女孩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抓住这瞬 间,一口气拉近两人的距离。
 
  黑发女孩仍不放弃最后的挣扎,掷出了最后的攻击。然而却是徒劳无功。 
  往前冲的势道并没有缓下,只是身子一转,从容地避开对手最后的反击,同 时伸出了左手。
 
  纤细的五指抓住了黑发女孩的头。手指的本身并不具杀伤力,但是将要释放 出来的能量可就不同了。瞬间,强烈的电流自红发女孩身上窜出,通过了黑发女 孩的身子。
 
  小小的身躯怎能抵挡这强大的能量?瞬间便晕了过去。
 
  红发女孩胜得很轻松,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但其实黑发女孩的攻击确实 弄断了她的肋骨,当然她不能表现出来。如果黑发女孩懂慎地攻击并以消耗的方 式,那情势或许不会是这样了。
 
  站着的那方试探性地伸了出左脚踢了踢。倒下的那方对於这个无礼的举动并 无任何反应。轻阖着的双眼及平静的表情,像是睡着了那样。
 
  对手仍有生命迹象。从微微地起伏着的胸口很容易可以确认。刚才的电击确 实地造成了伤害,使她晕了过去,却也不致於致命。
 
  确认完毕的红发女孩突然双膝着地,上身前倾。接着,她以双手扶着地面, 靠四肢来支撑着身子。
 
  小小的身子剧烈地颤抖着,看起来十分辛苦。
 
  暗红色的液体自皮肤渗出。因为身子的动作,让人感觉这液体不像血而像汗。 
  然而,这些液体并不是那么单纯的东西。
 
  牠们移动着,像是有意识一样,慢慢地只合在她的身前。一点儿都没有弄污 红发女孩白净的身子。
 
  这些东西不再从女孩的身子出来时,女孩的颤抖也随之停止。有着一头红发 的女孩,这时像座雕像般,动也不动。
 
  奇怪的液体凝聚完成后,开始了剧烈地变化。液体不停地蠕动着,慢慢地凝 固,变形。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物体。被拉到最高处的部份的形状越来越明 显,看起来像个头部。下半身仍是一团,却变得像蜗牛那类的软体动物那样。然 而,上身却又长出了不像软体动物那样的一双巨大像脚的前肢。
 
  皮肤已然成形,暗红色的表面佈满大大小小突起的疣。湿滑的皮肤下,有着 肌肉的线条,并非像液态的。
 
  头部至此已然成形,突出的嘴里有着锐利的牙齿。牠并没有眼睛,也没有鼻 子。头顶上有一块骨板,骨板下除了直接连接着粗短的颈部。还有许许多多既长 又粗大的条状物。
 
  每一根粗大的肉茎都能够任意地灵活地扭曲蠕动,每一根都好像有自己的意 识那样,自顾自地动着。
 
  肉茎上佈满了黏滑的液体,也有着奇怪的纹路,看起来煞是噁心。
 
  异形张开血盆大口,一根条状物从口里伸了出来,和长在头部后方的肉茎有 些不同。这根东西的前端是尖锐的,好像针那样。
 
  肉茎不断地自口中被拉长,像蛇那样地动着,然后刺入女孩白洁的右臂。似 乎注入了什么东西。达成了目的后,那条肉茎被异形收回了口中。
 
  牠并没有马上动作,而是静静地看着女孩。
 
  过了好一会,那些长在噁心的生物头部的肉茎开始舞动起来。粗大、灵活、 湿儒……极尽噁心的条状物往的女孩四肢卷去。白晰的手臂及腿部都被暗红的肉 茎给缠住,想逃也没有办法。
 
  固定住女孩后,异形伏下身子,张开血盆大口。然后咬下。鲜红的血液并没 有自女孩的体内喷出,甚至连吹弹可破的肌肤都没有伤到。锐利的牙齿并不是为 了猎食而存在,仅仅是为了除去不属於女孩身子的部份。
 
  镶着白色蕾丝的淡粉红色洋装,很轻易地被开了一条宽的裂缝。裂缝下,白 嫩的肌肤露了出来。随着牠头部的移动,裂缝越来越长。最后完全分开了洋装。 然后,牠运起了缠住女孩双手的肉茎,瘦小的女孩很轻易地便被架起。
 
  改变了女孩的姿势后,牠继续切开女孩身上的织物。异形的牙齿就像刀子一 样锋利,很轻易地便除起了女孩的衣服。在利齿与肉茎完美的合作下,洋装及下 着掉落了。甚至连鞋袜也不肯放过。很快地,洁白无瑕的身子,完全曝露在空气 中,没有一点遮蔽物。
 
  女孩的头垂着,披散的柔细秀发,在白晰的胸口前飘动。晶莹剔透的肌肤加 上略瘦的身材,连有几根肋骨都能清楚地看得出来。被拉得撑起身子的双臂十分 地纤细。这样的身子,自然也有一双纤细美好的腿。双腿间的私密处,因为还没 发育完成的关系,仅仅只是一道裂缝而已。当然,那里也看不到任何的细毛。令 人惊讶的是,女孩不只是身上、手臂,就连最容易受伤的腿上,也找不到任何的 伤痕。
 
  虽然身体的年纪尚少,但除了尚未发育外,女孩的身上无一不是成为美人的 必然性。
 
  粗大的暗红色肉茎缠住那纤细的腰部,又往上绕。到了女孩的左胸前才停了 下来。肉茎对准了女孩左边的樱红,然后在前端处冒出了数根透明的黄色触手。 这些触手灵活地扭动着,开始挑逗着女孩胸前的蓓蕾。
 
  有几根肉茎不干示弱,蠕动到女孩右胸之后,同样地伸出了黄色触手,争先 恐后地玩弄着另一个蓓蕾。
 
  触手不时地划过小巧的乳头,使女孩微微地动了动身子。
 
  缠绕着女孩身子的肉茎再次操控着细小的身子,让她横着。而绕着女孩双腿 的触手,则是轻轻地向外移动,让女孩的双腿分开。
 
  女孩美丽而神祕的私处,毫无保留地对着怪物。
 
  有根肉茎移动到女孩的私处前,伸出黄色透明的触手,上下地抚着裂缝。 
  每一次的抚摸,都令女孩的双腿不自禁地扭动着。
 
  接着,又有两根肉茎过来凑热闹。同样地,牠们也伸出黄色的触手。触手就 附在还没发育的外阴两侧,轻轻地分开闭閤着的花苞。泛着光亮的处女的粉红色 从中露了出来。
 
  透明的触手像先前那样上下滑动着,直接地刺激那里。强烈的快感让女孩发 出了初嚐性感的声音。
 
  「唔……」
 
  原本平静的呼吸,因为这一连串的玩弄,越来越急促。
 
  「唔……这是什么感觉?」
 
  「好像有东西抓着我。滑滑的,有点像鱼。但是热热的,又不像鱼。」 
  「是什么呢?」
 
  「唔……。胸前有点痒痒的,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嗯……。」
 
  「好奇怪……。有点……有点舒服的感觉。胸部那里……。」
 
  「连……连尿尿的地方也是。」
 
  「好奇怪……。是什么呢?」
 
  一整片的黑幕,从中被分开。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张开了眼睛,稍微抬了头, 往奇妙的感觉的来源方向看去。
 
  好奇心得了到满足,可是却后悔了。映入眼帘的,是恶梦实体化。
 
  一头满是黏液和拥有许多肉茎的噁心生物,就在她的面前。
 
  肉茎一根根的绕着她的身体和四肢。温热的感觉便是从那些东西上面传来的。 
  看到了实体,这种温热感令她觉得噁心异常。更难以忍受的是牠身上湿滑黏 液带来的感觉。
 
  「呀!!!」
 
  女孩开口大声尖叫,却正好给了牠可趁之机。粗大的东西瞬间钻入了女孩的 口中。年幼的女孩的嘴里本来就不很宽阔,那东西完完全全塞满了整个空间! 
  本来,怪物身上就散发着浓浓的腥臭。进入口中后,那味道更直接冲击着她 的嗅觉。口内巨物的体温加上佈满的黏液,令她作噁. 但即使厌恶,即使不想被 进入。她还是不敢张口咬下,甚至完全没想过。
 
  进入口中的东西,一点儿也不想安份。迫不及待地在女孩的口中疯狂地蠕动 着。这令女孩更加难受。难受,却什么抵抗也做不出。只能「嗯嗯」地发出无力 的抗议。
 
  不只是进入口中的,其它的触手也开始对女孩做更激烈的辱弄。
 
  原本在女孩胸前的肉茎猛地昂首,然后朝她胸前的粉红袭去。肉茎的的开口 被女孩的乳首撑开。小小的乳头完全进入了的里面。接着,向后拉。
 
  接触并没有分开。入口的地方因扯动而变成了吸盘的样子,死命地吸着女孩 的乳头。
 
  「唔!」
 
  一直以来,从乳首传来的熟悉感变得更加强烈。虽然不清楚怎么一回事。但 从胸前传来的感受却是十分清楚的。
 
  玩弄着少女的密祕花团的触手们也没停手,此时更变本加厉。牠灵巧地剥开 少女最敏感处的保护。小小的,并不明显,但确确实实有一颗红玉般的存在露了 出来。
 
  当触手接触到的瞬间,远比先前更强烈的快感冲击了她的身子。令她的扭动 更为狂乱。从来那里传来的官能的讯号不断地冲击着小小的身子。
 
  呼吸变得急促。四肢及身体不受控制地扭动。全身上下传来一种痛苦又舒服 的矛盾感。
 
  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只是太强烈。
 
  虽然先前从未体验过,但是她仍可感觉到再这样下去好像会发生什么事。 
  说不上来,但就是感觉得到。小小的心灵,随着这即将到来的某种东西感到 越来越恐惧。也许只是单纯的因为「不明瞭」才恐惧的。
 
  因为,自己的身体非常期待这即将到来的感觉。
 
  害怕,可是……想要。
 
  然而,就在那种感觉快要来临时,触手突然停止了动作。连口中的肉茎也自 动离开。
 
  异形的停手,令女孩内心深处感到失望,这是她自己也完全无法理解的。 
  快感稍稍消退后,触手和肉茎又开始了对女孩的玩弄。性的刺激化做一道一 道细小的电流,不停地冲冲着她的身心。很快地,方才那种感觉又来的。 
  如同恶作剧般,异形再次停止动作。待她稍稍休息后,又开始了凌辱。这样 子来来回回几次后,女孩已经受不了。再下去说不定她会疯掉。
 
  这样的戏弄,没有使她高潮。然而即使没有达到高潮,身体还是忠实地呈现 了反应。
 
  湿儒的蜜裂中,小小的洞口打开了!
 
  微微地开閤着的小穴,似乎在对触手做出「快点…快进来!我好想要被插」 的请求。
 
  从中缓缓流出的液体说明了她有多么想要。
 
  让女孩有「想要」的感觉,正是这生物的目的。只是为了增加点娱兴的恶戏 而已,牠从来都没有放过眼前的猎物的打算。
 
  正当女孩还在思绪中纠缠时,一根肉茎猛地一冲,在虙女地的入口处猛讚。 
  这样的动作再度带来了快感。
 
  「这次……应该就可以……」
 
  女孩期待着那未知感觉的降临。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粗大的肉茎瞬间刺穿了她纯洁的证明。
 
  剧痛令女孩本能发出尖叫。
 
  「啊~」
 
  撕心般的痛楚,根本不可能忍受。用力哭嚎也无法减轻,弱小的心灵开始求 助。
 
  「妈妈……好痛……爸爸、妈妈……呜……不要……好痛……」
 
  别说父母了,这里除了一个不动的红发女孩,什么人也没有。她没有任何希 望。
 
  哭喊,更显得无助。
 
  所幸一口气突入的肉茎并没有急躁地动着。进入了女孩体内后反而静静地没 有任何动作。
 
  也许是担心着女孩的身子无法承受。这欲望的集合体似乎也有些许的理智, 当然,那其实也是有目的的。
 
  其它地方的触手继续玩弄女孩敏感的地方。性的快感及刺激下,撕裂般地疼 痛渐渐消散。
 
  渐渐地,女孩的哭嚎变小,然后止住。只剩下无法停止的硬噎。这时在体内 的肉茎才缓缓地动了起来。肉茎轻轻地,一前一后地运动着。
 
  刚开始时,还是会痛。让女孩不时地叫疼。渐渐地,疼痛消失,一种奇妙的 充实感从被抽插的体内扩散开来。
 
  被塞满的小穴有点难受,可是却又舒服。温柔和缓的动作中,硬咽已停止, 转为喘气声。
 
  快感再度袭击着她,虽然被抽插的感觉和先前的玩弄有些不同。但同样带来 令她愉悦的感觉。不知不觉中,心中对那个一直没有到来的未知的领域的期待再 次被点燃。
 
  粗大的肉茎不停地刮弄着狭小的肉壁,也一下又一下地,顶着女孩的最深处。 
  而逗弄着乳头和阴蒂的触手也没停下,不断地刺激女孩敏感处,产生着快感。 
  满是稚气的五官上,开始浮现了不属於这个年纪应有的气息。蹙眉的表情, 竟是混合着愉悦的苦闷。
 
  随着女孩欲望的点燃,肉茎所进行的运动也越来越顺利。性交的速度越来越 快,越来越大力。
 
  不断增加的快感侵袭着女孩。她可以感觉得到她的期待即将被满足。但是真 要来临时,还是有些害怕。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并不受她的恐惧影响,更非 她能主宰。有什么东西像从被插着的下体出来。双腿想夹紧,反而使它爆发! 
  猛地女孩向后一仰,全身一紧。所有产生的快感化成一道又一道的电流冲击 着她的身体。
 
  「啊~」打从心底发出的高亢叫声,听来是那么地悦耳。
 
  这个瞬间,女孩忘记了凌辱着她的是可怕的怪物。忘记了害怕,忘记了痛苦。 
  连眼前的一切都看不清楚。所有的感觉、所有的情绪都全力地接收着一生中 第一次的高潮。
 
  感觉到女孩达到高潮的异形,似乎变得兴奋了。牠加速了对女孩的插抽。 
  结合发出的淫靡声越来越响,然后,突然停止。顶到最深处的肉茎,喷出了 浓稠的精液。完全的喷进小小的子宫中。
 
  原本吸着女孩乳头的肉茎,吐出了充血的蓓蕾。也开始射出浓稠的精液。炙 热的体液喷满了女孩的体内及体外。
 
  量实在太多,喷发的力道也十分强劲。这样的冲击下,女孩再次获得了高潮。 
  肉茎和阴道的结合紧密地没有半点空隙。但由於量实在太多,喷发的力道太 过强劲。子宫涨到快破裂,仍然无法容纳大量的精液,只好从交合处渲泄。 
  少部份的精液硬是从阴道激射而出。然而,喷出来的量根本没办法渲泄巨大 的压力。
 
  「快停呀!」
 
  身子已经到达极限,开始发出惊讯。女孩却束手无策只能在在心中呐喊。就 在她觉得快要爆开时,射精终於停止。
 
  涨得大大的肚皮,在肉茎离开后渐渐变得平坦。大量的精液受到压力的影响, 不停自子宫里往张得大大的阴道口挤出。
 
  女孩在高潮过后的余韵中休息了好一会,呼吸渐驱平缓。气力也恢复了一些。 
  就在她天真地以为恶梦结束的时候,原本缠住她纤细腰部的那根肉茎将她翻 转,让她面向地面,向后反拉着她的双臂。
 
  还微微开閤着的小穴再度被插入。
 
  还残留着的精液和爱液提供了足够的润滑。加上已经破处和刚被干完,不会 是太大的问题。所以肉茎也不像破处时那样和缓。而是直接就大力地抽插起来。 
  「唔!」
 
  噗滋噗滋的水声响起,柔嫩的壁肉被拉进拉出,不停给予幼小的女体愉悦。 才刚高潮体的身子,贪婪地享受着,完全无视主人的意识。
 
  先前在体内流出的淫液,沾满了女孩的下体。另一根肉茎在上面蠕动着,涂 满牠本来就湿滑的身子。之后,猛地进了女孩的菊穴。
 
  「啊!」
 
  后庭的处女被夺走,惨叫声再次响起。痛楚虽不如先前那样,但对女孩来说 同样难以忍受。
 
  又一根肉茎伸出了触手,从女孩的背脊划过。搔痒般的感觉使她的头部用力 往后摆,可是这种感觉完全没有减轻。
 
  其它的触手如同复活一样,再次开始牠们的玩弄,女孩的胸前再度被攻陷。 
  背部被触碰所带来的感觉,竟不下乳尖及私处这些敏感处。后庭被插入的痛 楚在多重攻击下很快就消散。
 
  阴道和直肠里的肉茎故意以一根进另一个出的方式做着活塞运动。两穴间的 壁肉被相反方向的力拉扯着。好不容易,一边被撑开的感觉消失,另一边却又被 撑开。即使是如此幼小的女体,也无法抵抗这恶魔般的技巧。
 
  喘息、苦闷的哼声完全转为愉悦的呻吟。
 
  「啊啊~哈……嗯嗯」
 
  两穴抽插,干得女孩连嘴都閤不上,琼浆般的唾液不断自嘴角流下。白晰的 肌肤上浮现一抹嫣红,犹如樱吹雪。
 
  女孩感觉快要疯了,可是这只怪物却完全没有想停手的样子。
 
  「不行!又要来了!」
 
  「唔唔唔……啊~」
 
  比先前还短的时间内,女孩再度获得了高潮。一缩一缩地颤着的壁肉,大力 插抽着的肉茎也能感受到。可是还不足以让牠满足,喷发出生命的精华。肉茎不 泄,自然不会停下来。这可苦了女孩。於是高潮又来了。全身上下的气力全没了, 连反应都做不出来。失去气力的她,就像棉花糖那样柔软。
 
  可是膣内却是忠实地反应着。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使得壁肉不断受缩着,连肠 内也是。这样子不停地刺激着进出的肉茎。
 
  很快地肉茎也抵受不住至上的年幼女体的夹击。猛地插入后,终於开始了射 精。
 
  大量的精液再度喷入女孩的子宫中,自然后面也没放过。体内是如此,体外 也是。幼小的身体沐浴在精雨之中。
 
  平坦的腹部被灌入精液后,开始涨大起来。灼热的液体不停的冲击,带来一 波又一波的高潮。精液灌满两穴带来的满足感,使女孩完完全全沉溺其中。然而, 注入的液量完全是超出容纳量的。
 
  「不…不行……快……停……这样会死的……」
 
  高潮加上濒死的双重打击,女孩连思考都蛮得断断续续的。
 
  照理说,就算出声,眼前的异形也绝对不会停手。何况是内心的无声呐喊? 可是停下来了。就在女孩觉得快要死掉之际,喷发停了下来了。
 
  如此激烈的生殖行为,根本不是初嚐性爱的人能承受的。更不是这样幼小的 身子能承受的。黑发的女孩终於抵受不住,晕了过去。
 
  两根肉茎从女孩的体内出来,大量的精液也泊泊流出。啪哒啪哒地掉落地面。 
  然而,这异形似乎像是永远着无法满足的。不一会儿后,肉茎、触手又开始 蠢动着,对已经晕过去的女孩再次伸出魔爪。这场恶梦般的凌辱彷彿永无止境。 所幸……女孩已经失去知觉了。
 
     ***    ***    ***    ***
 
  意识再度回复时,映入眼中的是自己的双手。这双手此时正撑着地面,分担 着身体的重量。四肢有些麻痺,当然很不舒服。然而,有更令她不适的感觉存在 着。
 
  腥臭,熟悉的腥臭。
 
  虽然是开阔的空间,然而这不陌生的气味仍能很清楚的闻到。她抬起头来, 朝气味的来源看去。
 
  先前和自己战斗的那个黑发女孩,全身赤裸地躺在地上。女体上盖着一层厚 厚的黏液。黏液已经开始凝固,变得有点像果冻那样,却让味道更重。
 
  开着的双腿正对着她,红肿的阴阜及菊穴看得一清二楚。看到了这样的情形, 即使完全没有记忆,红发的女孩也大概能猜想到对方遭到了残酷的凌辱。不过,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她,是不会了解那到底有多么可怕的。
 
  她站了起来,拍了拍双手,弄掉手上、膝上的尘土。接着,慢慢走向黑发的 女孩。在黑发的女子身边,她蹲了下来,缓缓地伸出了双手。
 
  先前莫名的怒气早已消失,她脸上只剩下哀伤及怜悯。白葱般的十指仔细地 拨去厚厚的精液。从头发、脸庞、身子,到脚裸,很仔细地清理着。
 
  看着只剩下微弱吸的女孩,不禁为她哀伤,也为自己哀伤。也许不久之后, 自己也会遭到这种对待。
 
  她抱起了赤裸的女孩,不在意残留的腥臭黏液弄污自己的衣服。就这样,抱 着黑发女孩的红发的女孩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去。
 
                【完】
 
***********************************   唉……该怎么说呢?这一篇其实没什么故事性。因为玩了某同人游戏,突然 就很想写触手。游戏内容大概就是「少女对战,战败的一方受到凌辱」这样的游 戏。
 
  本来是一直想写,可是又想不到如何能将上面的条件合理化。契约什么的又 太过奇幻。后来,总算在脑内补完了。
 
  这篇与其说是想让人看内容,不如说想让人看设定。但设定本身是很无趣的。 
  所以自然得产生一篇故事萝。
 
  或许看完这篇之后,大家会不大了解。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下面的设 定。
 
              <以下是设定>
 
  寄生於人类女性脑部的生物。
 
  若遇到同类时,牠们会分泌出特殊的物质,使宿主对对手产生强烈的敌意, 进而造成彼此争斗。
 
  一但对方的宿主无力反抗时,便会从宿主体内排出能够短时间内大幅度分裂 的细胞。
 
  这些细胞会很快速地分裂成长,成为一个暂时的生殖体。生殖体外观的差异 很大,并没有固定的类型。
 
  生殖体(原寄生生物控制,这时寄生生物会让宿主暂时沉睡,好控制生殖体) 
  完成急速的成长后,便会对无力反抗的对手进行性交行为。
 
  生殖体会先注射类似魅药的物质,使目标身上的寄生生物失去对宿主的控制 能力。然后开始对目标性交。在性交过程中,目标体内的寄生生物几乎都会死亡。 
  生殖体的寿命很短,通常只有几个小时。在这段期间内会疯狂地性交,直到 死亡为止(当然,这是指生殖体的死亡。生殖体的本体仍存在於宿主体内)。 
  生殖体喷出的精液,会进入目标的卵巢之中发育成长。
 
  当卵巢发育完成,并产生卵子时,寄生於卵巢的个体将会在每个卵子中,混 入自己的子嗣。
 
  一但卵子受精(人类男性的精液),在子宫着床发育,在卵子之中的细胞也 会成长发育。当胎儿发育完成后,新的寄生生物也发育完成(这只会在xx染色 体的身上,也就是说,只有女性才会让寄生生物成长)。
 
  牠们并不会影响卵子的接受x染色体精子和y染色体精子在受精时的机率来 提昇族群的数目。这也许是一种为了平衡的利己行为。因为若是影响产出的男女 比率的话,最后可能会使人类男性越来越少,导致人类的灭绝。这也意味着靠人 类繁殖的牠们也会灭绝。
 
  寄生生物会对宿主的身体进行一些改造、开发,使得宿主有更强健的身体。 此外,被寄生的宿主通常拥有一些特殊能力,这些能力应该是寄生生物所赋予的。 其目的有二。一为保护宿主及自己,二为击倒其它同类寄生的宿主,以便性交、 繁殖。每个个体的情形可能会有不同。有的是能发电;有的是能控制物体、心灵。 
  寄生生物大都能协助分解、排出部份对宿主有害的物质。也会增强宿主的抵 抗力。一般来说,很少有被寄生的人类死於疾病的。
 
  性交时,人脑所分泌的物质将会使寄生生物摊痪甚至死亡(达到一定程度的 量)。所以寄生生物会分泌抑制性欲的化学物质。
 
  也因此,寄生生物存在的宿主,通常是处女且没有任何性(包括自慰)经验 的。
 
  任何企图引发宿主性欲的动作,都会激起寄生生物的自保意识,进而分泌特 殊物质控制宿主,对该生物进行攻击。
 
  约八岁以后,寄生生物就会开始生殖,但也有到十五、六岁才开始的。 
  大部份的时间里,被寄生者仍然是以自我的意识来行动,只有少数情形下, 才会受到寄生生物的影响。比如说生殖或自保。
 ***********************************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