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芬特一家之卡洛林的一天】
卡洛林。芬特离开餐桌,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发现自己的腋毛,阴毛,肛毛 都长了出来,需要进行美容。她看了一眼正在床上酣睡的爱娃,自己最心爱的女 儿正在做着美梦,嘴角露出甜美的笑容,一条晶莹的口蜒沿着她的嘴角流下来, 爱娃的皮肤略黑一点,形成健康的古铜色,乳房高耸,乳晕像一个五元的硬币, 黑黑的乳头挺立着,小腹平滑,腰肢纤细,臀部肥大,(爱娃如果开始生孩子, 会很快很顺利的,)洁净的阴唇上阴道锁的四个肉洞象在呼唤“快来操我”。卡 洛林几乎忍不住要扑上去,在和女儿好好爱一次。她轻轻伏下身,将嘴唇吻到女 儿的阴户上,舌尖轻舔女儿的阴唇,没几下,爱娃的阴道口就张开了,卡洛林的 舌头继续前进,通过大小阴唇,进入阴道,一进去,卡洛林就尝到一股涩涩的味 道,女儿有尿,她将嘴完全贴在女儿的阴唇上,然后用手掌,缓慢的按摩女儿的 小腹,。很快,爱娃的身体开始颤动,眼皮也微微的抖动,卡洛林小声说:“尿 吧,宝贝,妈妈接着呢。”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爱娃放松了身体,一股尿液冲入 母亲口中,卡洛林大口的吞咽着…。尿完了,爱娃放松的又进入了梦乡,卡洛林 爬起身,看着爱娃,用床单盖上她的裸体。离开了卧室。
 
  在起居室中,卡洛林坐在梳妆台前,盯着镜中的自己,好像看到三十年前, 妈妈玛索就是这样,自己就是爱娃,唯一不同的是当时自己已经有了戴维…。 “岁月催人老,”卡洛林对自己说。三十年前,生完戴维一周后,自己就开始过 性生活,甚至一天进行几次。现在,和女儿玩了一夜,腰就支持不住了。在光滑 的肌肤下面,肉体已经在衰老。卡洛林可不想变成一个老妖精,“一年最多两年, 爱娃就会成人,在坚持两年,”卡洛林希望将自己完美的肉体留给女儿,使女儿 能够享有自己的最好吃的部分。
 
  卡洛林摇摇头,还是想现实吧。她从抽屉中取出几套首饰,将乳环阴环肛环 腰链摆好,考虑穿戴哪套合适。“今天先去美容院,会遇到温特夫人,她有金质 的一套;然后去女仆学院,这套宝石的也不好;中午去蒙娜丽莎吃午饭,戴公司 的这套。”卡洛林下定决心,先浑身抹上了护肤霜,戴上刻有?;符号的黑色 玉石乳环,阴环,系上玉石合金线编成的腰链,又用一个橄榄型的黑玉肛门塞在 阴道中润滑了几下,塞在肛门深处,穿上黑色的高跟鞋,拿了一个黑色的手包, 离开了家。
 
  街上的空气真好,阳光撒在洁净的路面上,路边的梧桐树叶洒下斑驳陆离的 影子。卡洛林不想坐汽车,只是沿着林荫路上散步。(这是一个高级住宅区,几 乎所有家庭都有两辆汽车,用两个佣人。)卡洛林一路上和其它裸体的夫人们打 着招呼,路上没有汽车,几个体育爱好者正在晨跑。一对一丝不挂的女孩边跑边 聊:“嗨,今天你们班是什麽课?”“烹调,语言,性交,体育”
 
  “烹调学什麽?”“可能是内脏杂拌,昨天我们学校抽签处理了两个三年级 的姑娘,我们班分得了她们的内脏”“真的?我真羡慕你,早知道不如上学,上 班就没有这样的好事。”边说边跑远了。后面是一对同性恋恋人,丈夫穿着运动 短上衣和短裤,“妻子”一丝不挂,鸡巴上和阴囊上有几个金环,屁股窄小上翘, 丈夫边跑边用手抚摸“妻子”的屁股,并将手指深入股沟,“妻子”边笑边躲, 丈夫凑到“妻子”耳边,说了句什麽,就手亲了一口。“妻子”“咯咯”娇笑着, 阴茎明显勃起,加速向前跑去,丈夫也加速追上去…。
 
  卡洛林用几乎羡慕的眼光看着年轻人,年轻真好。身体健康,性欲充足。但 幸好自己有成熟的性感,比年轻人更大的乳房更肥美的屁股,刚才几个年轻人从 身边过时,眼光都在自己的身体上逡巡过,如果眼神可以性交的话,卡洛林至少 被轮奸了5 次。卡洛林心情轻松起来,迈着轻快的步履进入“爱神”美容院。 
  “爱神”美容院坐落在市中心区,用粉红色大理石装饰,柱子上和门楣上细 腻的雕刻着裸女的浮雕,巨大的雕花玻璃窗将外人的视线挡住,做成阴道型的大 门两侧,挂着美容师的裸体照片。(这是一个高级的美容院,拒绝男宾或准男士 入内)“爱神”美容院的对面是“战神”男士用品公司,公司的标志是一个昂起 的阴茎,相应成趣。
 
  卡洛林走进阴道型的大门,两个头戴制帽,佩带标志乳环和阴环的长的一麽 一样的裸体接待员从左右拉开大门,“早安,芬特夫人。”“早安,卡琳,玛莎” 卡洛林对任何人都彬彬有礼,“朱迪在不在。”“朱迪小姐正好有空,不过安妮 不在了。您要另找一位洗头小姐。”“怎麽了?”“安妮前天被奎因大夫花5000 元买走,当天就被烹调了。”“真可惜,我还想买走她呢。”“您可以买我们, 一共只需要3000元。我们的肉质可是d+级。”“一会就买,然后送到超级市场中
 做分解肉。”“那就算了,我们可想被整个烧熟。”玛莎与卡洛林开着玩笑,戴 着卡洛林走进大厅。
 
  大厅四周全是镜子,镜前有十余台美容床,每张床边有一位美容师和一个洗 头小姐;由于所有顾客都是常客,有自己固定的美容师和洗头小姐;顾客多时或 美容师不在时,顾客们就在大门口边上的几张睡椅上休息,有接待员为她们拿来 书报或陪她们聊天,也可以为她们进行按摩或性服务。卡洛林的美容师朱迪迎了 上来,工作时美容师在自己的裸体上罩一件粉红色的长马甲,下面正好盖到腹部, 下体和大腿依然裸着。“你好朱迪。”“你好,卡洛林。”两个女人相互亲吻对 方的面颊。“听说安妮走了。”“是的,我向你介绍墨菲女士,塔基。墨菲”又 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走过来。洗头小姐工作时全裸体,屁股上有一个烙印@ ,表 示所有权在美容院。“我叫塔基。墨菲,愿意为您服务。”“塔基是美容学院新 毕业的学生,刚从第三街美容院应聘到我们这里,”朱迪将嘴凑到卡洛林耳边, “洗澡的功夫一流,肉质可是b 级。”“真的?比安妮级别还高?”卡洛林用手 抚摸着塔基柔滑细腻的皮肤,希望能直接接触到皮肤下面的肌肉。“我偷偷告诉 你,快动手按按摩女人价格买下来,不然会后悔的。”卡洛林动了心,“我先去 洗澡,你不要向别人推荐塔基。”“好吧。”朱迪同意,“塔基,带芬特夫人去 自己的浴室。”
 
  由于美容前要进行洗浴,所以卡洛林在美容院有自己的浴室。塔基将卡洛林 引入浴室,塔基将手包房在架子上,说:“芬特夫人,请允许我为您摘下饰物。” “来吧,亲爱的,叫我卡洛林好了。”塔基熟练的将乳环。阴环和腰链解下,又 帮助卡洛林脱去高跟鞋,“那怎麽可以,”“没关系,塔基。”“只要您高兴。” 塔基将手指在口中润滑,放进了卡洛林的阴道摸了摸,又插入肛门。触到了卡洛 林的玉石肛塞。“宝贝,用两个手指。”塔基听话的用两个手指将肛塞挖出来, “真漂亮,”塔基拿起晶莹剔透的玉石制品,对着上面的灯光照着,“橄榄型的。” 塔基将肛门塞放在口中,用舌头清洁了一下,放到一边。卡洛林从塔基眼中看到 了贪婪的光,“想要吗?可以送给你。”“不不,我只是看看。”这时塔基的眼 中只有谦卑。“我帮您洗澡。”塔基先在浴池中放好了温水,然后将卡洛林引入 浴池,用人造海绵在卡洛林的背部,胸部,臀部,腿部仔细的擦过,然好在自己 的乳房上涂上浴液,开始为卡洛林擦背。
 
  卡洛林爬在浴室的地板上,任由塔基的丰乳在自己的背部,臀部来回摩擦, 甚至臂部,塔基也将她们抬起,放在自己的乳房和乳沟中,为她们擦上浴液。卡 洛林享受着服务,与塔基聊着天:“塔基,今年多大了?”“17岁。芬特夫人。” “住在哪里?”“第15街区。”(那是个贫民区。)“爸爸妈妈是干什麽的?当 然,私人问题可以不回答。”“没关系,干我们这一职业,连身体都是顾客的, 还有什麽隐私,我没有爸爸,我是个私生女。”(本地对私生女管理很严格,一 出生,就有议会指定的地点监管,长大后,一般只许从事服务业)“是吗?为什 麽会这样?”“我只知道我母亲是一块食用肉,被主人买下后,在主人家中增肥 时,和男主人有了性关系,没想到就有了我。”“那男主人就不会收养你和你的 母亲?”“他曾经想过,但是实在舍不得我母亲的肉,据称我母亲是a-的肉,值 20000 元,生我后半个月,我母亲就被屠宰掉了。我被送进监管所。”“真可怜,
 你从没有见过自己的亲人吗?”“没有。”塔基为卡洛林洗完了背面,将卡洛林 翻过来,脸朝上,在自己的乳房上又涂抹了些浴液,爬下来,用乳房为卡洛林服 务。“那你一个人生活?有伴侣了吗?”“现在和另一个私生女一起住,她叫瑞 恩,是女仆学校的学生,我工作供养她上学。”“不想结婚吗?”“我们都是私 生女,没有亲人,没有陪嫁,谁会要我们,以后生育子女也没有社会保险金。” “太悲惨了,”“没关系,”她卖力的用乳房摩擦卡洛林的乳房,“我们还年轻, 我们还有自己的身体,我可是b+级的肉质。瑞恩也是b 级。两年后,瑞安16岁时,
 她会把性别改成准男士,我再嫁给她。”她将乳房移到卡洛林的阴部,用少女的 乳房蹭着卡洛林成熟的阴道,乳头摩擦卡洛林的阴蒂…。卡洛林逐渐进入高潮, 当少女又一次将沉甸甸的双乳压向她时,她一把将塔基搂在怀中,嘴唇吻向塔基 的唇,塔基没有惊讶没有躲避,只是机械的被动的被吻着,当卡洛林的舌尖开启 自己的牙关时,她略微闪躲了一下,卡洛林敏感的察觉了这一变化,停止了亲吻, 问道:“有问题吗?亲爱的?”“对不起,我不大习惯。”“没有关系,我尊重 你的选择。”卡洛林松开了塔基。“您真的不象我提出性要求,您是不是要向美 容院投诉我?”“不用担心,小姑娘,”卡洛林坐直了身子,丰满的乳房骄傲的 挺立着。“我一致认为性生活是双方自愿的,我喜欢你的身体,”卡洛林用双手 玩弄着塔基的乳房,“可能你不喜欢我的,那我们就不发生性关系,你继续为我 洗浴,我还是你的顾客,你还是我的小姐。”“对不起,我不是不喜欢您,只是 这环境,我不想性生活像强奸一样…”“我明白,你不想靠出卖身体赚小费,” “谢谢您的理解,您是第一个能理解我的客人。”塔基为卡洛林洗完了澡,用烘 干机烘干,把卡洛林的饰品和手袋拿好,走到浴室门口,突然回身搂住卡洛林, 将自己的身体与卡洛林成熟性感的身体融为一体,嘴唇触到卡洛林殷红的嘴唇, 轻轻一触,然后疯狂的吻了起来。卡洛林回吻着,双手环住塔基的细腰。一分钟 后,两人的唇分开,塔基喘了口气,“您真会接吻。”卡洛林轻声说:“不在试 试吗?”塔基又将唇吻了上去,舌尖在两个女人口腔之间来回滚动,甜蜜的唾液 包含着情感在剧烈的交换……塔基终于松开了唇,“您的嘴唇是甜的,芬特夫人。” “叫我卡洛林,亲爱的。”“是的,卡洛林。”
 
  几分钟后,两人回到大厅,朱迪已经做好准备。她为卡洛林套上一件无袖的 罩袍,请卡洛林躺在美容床上。自己在前面为卡洛林做面部美容,塔基取过一个 支撑架,将卡洛林的双腿分别放在上面,这样,卡洛林的阴道和肛门就完全呈现 在塔基面前:成熟女人的阴道像一朵盛开的花,短短的稀疏的金黄色阴毛像一层 绿叶,暗红的外阴唇鲜红的小阴唇像层层花瓣,微张的阴道口象花心一样,上面 勃起的阴蒂像花蕊………塔基将嘴唇贴了上去,用舌头仔细的舔着,当触到卡洛 林的阴蒂时,塔基调皮的用舌尖裹住轻轻往外拉,然后又用雪白的牙齿轻触,略 微用力,轻轻的咬着。卡洛林的身体微微颤抖,一股红晕升上面颊,朱迪发现了 秘密,将嘴唇贴到卡洛林的耳边说:“这是塔基第一次为客人这样服务,她爱上 你了。”卡洛林微微一笑,强忍着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你没爱上我?朱迪” “臭美。”朱迪用更小的声音说:“想法将这个女孩弄上床,带回你家送上烤肉 架吧。”卡洛林刚要说话,突然那滑腻湿润的感觉向下延伸,来到她的肛门区, 一个软软的湿湿的滑滑的肉体沿着她细长的肛门运动着,卡洛林顾不上说话,只 是在全力的感觉。那肉条顺着肛门扩约肌每一条褶皱滑行,每一次都轻触那紧闭 的肛门。肛门的肌肉开始微微的放松,肛门微微的张开,那肉条一下子钻了进去, 瞬间的快感是卡洛林忍不住叫出声来“啊”。肉条离开,卡洛林觉得空虚了许多, 但很快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钻入肛门,来回搅动,抠捏,是手指,很快变成两个三 个四个,最后,塔基的拳头插进了卡洛林的肛门,而另一只拳头则插进了她的阴 道,巨大的快感使卡洛林昏了过去。
 
  当卡洛林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由仰卧改为俯卧,塔基正在自己的面 前,塔基灵巧的双手正在为自己进行头部按摩。儿朱迪正在像屁股上涂抹着液体。 “卡洛林,要进行臀部美容,忍着点。”说完,她挥动起手臂,开始抽打起卡洛 林洁白丰满的屁股。卡洛林忍受着,对塔基说:“我昏过去多长时间?”“大约 5 分钟,”塔基放低了声音:“你可真淫荡,爱液喷出来象喷泉,浇了我一头。” “那你呢?”塔基红了脸,“我也泄了。”“一会儿有空吗?”“什麽事?” “陪我吃午饭。”“我午休没有多长时间。”说话间,朱迪的手臂一直没停,将 卡洛林的屁股打得通红。她终于停了手,将冰凉的药膏涂到卡洛林臀部上。美容 结束了。
 
  卡洛林站直了身体,塔基帮助她带好乳环阴环,用舌头将卡洛林的肛门润滑, 将肛塞塞入肛门。卡洛林和几位正在美容的太太们聊着天,“卡洛林!”一声高 亢的呻吟,“你好,亲爱的温特夫人”卡洛林和一位35岁左右的胖太太打着招呼 “你又苗条了许多哦。”其实,卡洛林一直认为温特夫人是一堆活动的食用油 “真的吗?其实我也这样觉得。”温特夫人很高兴,“一起吃午饭?”“谢谢, 我还有约会。”卡洛林赶紧躲开了温特夫人,带着塔基走出了美容院。
 
  临近中午,街上人多了起来。一些人快步走着,想赶着吃午餐,另一些人则 慢慢的散步,生活对她们来说是慵懒而惬意的。塔基高兴的看着街上的人群,她 在上班时间很少出来,下班后就要回到贫民区,繁华区的热闹与她无关。路过一 家珠宝店,橱窗中几名模特正在骚手弄姿,展示身上的装饰品。塔基看着着这些 珠宝,停住了脚步。卡洛林笑了,没有一个女孩不喜欢这些,她搂住塔基的腰肢, 用手轻拍她白嫩的屁股,“进去过吗?”塔基摇摇头,“走,进去看看。” 
  一进门,一位裸体的导购小姐迎上来,“欢迎光临。”她内行的看了一眼卡 洛林的装饰品,明白是一个大主顾。而塔基身上的乳环和阴环是铜制品。屁股上 的烙印体现出她的身份。“本店正在进行促销活动,买任何一件饰品,获赠人皮 手包一个;买任何一套饰品,”她指着正在来回巡展的模特们,“获赠模特一个, 肉质都在d 级以上,如果商品在10000 元以上,加赠导购小姐一名。”她托起自
 己的双乳,“我们的肉质都在c 级。”“真诱人。不是吗?塔基?”塔基看着面 前这个美丽的裸女,她魅力诱人,但是只要有人购买了产品,她就是被搭配的赠 品,任人宰割。她突然想到自己,卡洛林带自己出来不正是要将自己变成这个样 子,我最终还是一块肉。她脸上滑过一丝无奈的笑容。阅历丰富的卡洛林一眼看 穿了塔基的心思,“我们都是肉,”她将唇凑到塔基的耳边“我们女人的最终归 宿都是被人吃掉,这是我们的命运。但是被吃掉之前就要好好生活,享受人生, 对不对?”塔基思考着,没错。自己。导购小姐。瑞恩都将被摆上别人的餐桌, 而身边这位美丽的贵妇人何尝不是如此,大家变成一块烤肉时,还有什麽区别? 塔基笑了,卡洛林也笑了,“明白了?挑一套装饰品吧。”导购小姐唤过来几位 模特,塔基挑了一套镶金的首饰,卡洛林签了张支票,穿戴着套首饰的模特替塔 基换好刚从自己身上取下的乳环阴环腰链,裸体站好,与身边的几个模特告别, “安,告诉我的妈妈,我不回去了。”然后走到卡洛林和塔基面前,“我是你们 的了。”导购小姐走上来,用钢印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个钢印“d 级,立即屠宰。”,
 然后拍拍她的屁股,“恭喜你,薇薇,你是今天第一个被卖掉的。”然后对卡洛 林说:“您不在买点别的吗?只要在购3000元的商品,您也可以把我带走。卡洛 林。”“不用了,”卡洛林谢绝了导购小姐的自我推荐,“我是送到您的府上, 还是随您到餐厅,或是卖到肉铺中去?”“跟我去蒙娜丽莎餐厅,”“真的?” 姑娘高兴的叫出了声,“我做梦都想去那里,据说那里的厨师是全城最好的,能 在那里被烹调,是至高无上的享受。”几个姑娘凑到即将被屠宰的姑娘身边,对 她表示祝贺。卡洛林打量了一下这身材高挑的姑娘,“你有140 磅吗?”“我有 145 磅,净肉70磅。”“那好,姑娘们,你们不用准备午餐,一会我叫人将她,
 是薇薇吗?的一条小腿送过来,蜜汁小腿好吗?”“太棒了,谢谢您。慷慨的芬 特夫人。”在珠宝店的姑娘们的感谢声中,卡洛林塔基带着薇薇离开了。
 
  经过了两条街,一行人来到蒙娜丽莎餐厅,这是全城最高级的餐馆,卡洛林 带着塔基薇薇走了进去,餐馆的所有侍者统一穿着黑色网格服,只是在乳房和阴 部屁股有几块空白,将它们裸露出来。统一配有刻着餐馆标志的阴环乳环肛环, 黑色的网格服将姑娘们身体勾勒的更加诱人,领班小姐则是留着短发,穿着黑色 的西服,将上半身裹得严严实实,下半身的短裙刚遮住一半屁股,裸腿穿着高跟 鞋。领班小姐叫海伦性别是准男士,曾经在卡洛林家住过一段时间,她是最早与 凯瑟琳订婚的,同居三年后,俩人分手,是卡洛林的老朋友,今年快40岁了。 “欢迎光临,卡洛林。”“你好,海伦。”海伦将卡洛林引进一间单间,卡洛林 和塔基在桌边坐下,薇薇和海伦站在旁边,“最近怎麽样?”“挺好,小姑娘好 多,有点应接不暇。”“那不许再碰凯瑟琳,她快成我的女儿了。”“可她自己 愿意来,我又什麽办法?”海伦潇洒的一耸肩,“吃点什麽?厨房里有a 级肉, 不然外面有几个侍者肉也不错,那个苏珊刚生完孩子,是最鲜嫩的时候。”“不 用,我自己带了肉。”卡洛林指了指薇薇,“把她烹调了。”海伦很专业的检查 了薇薇的肉体,然后看了一眼塔基,“说真话,卡洛林,我建议你吃了她,”她 指了一下塔基,“这是一块好肉,至少是b 级。而她,是d 级肉;我再次向你推 荐苏珊,可以做成上等的烤肉排。”薇薇的眼圈红了,一个女人因为肉的质量不 高甚至不能获得被送上餐桌的权利,这种侮辱是致命的。幸好卡洛林坚持了意见, “算了,海伦,不要折磨这个孩子了。今天我就吃她,叫苏珊进来,请她来烹调。” 海伦退了出去,一分钟后,一个红发女侍者走了进来。“欢迎光临,芬特夫人。” “你好,苏珊,听说你生了孩子,恭喜。”“谢谢,是个女孩,快100 天了,特 别可爱。”“我说怎麽几个月没有看见你,明天把孩子带来让我看看好吗?” “一定。”一边说,苏珊一边脱光了自己的所有衣物,把一条白围裙围在前面。 “这是塔基,我的客人。这位是薇薇,薇薇这位是苏珊,你的厨师。”屠宰者和 被屠宰者拥抱了一下。苏珊将薇薇引到一个水池中,用清水和浴液将她洗净。然 后将一根水管插入薇薇的肛门,“我早上灌过肠,”薇薇表示抗议。但是苏珊仍 然打开水龙头,薇薇的小腹迅速膨胀,“被食用前至少要灌肠10次,好姑娘,你 不想被屠宰的时候屎尿齐流吧。”她拔出水管,一股微黄的液体喷了出来…。十 分钟内,苏珊给薇薇灌肠5 次,口腔灌肠5 次,阴道清理3 次。塔基学着卡洛林,
 一边小口品尝着陈年葡萄酒,一边观赏着这个6 英尺的女孩一次次从口腔阴道肛 门喷着液体。同时幻想着如果是自己正在被清理,卡洛林和瑞恩正在观赏,等待 品尝自己的肉体………她只不住自己的情欲,向卡洛林望去,发现卡洛林正在用 眼睛挑逗着自己。塔基放下酒杯,躺到卡洛林怀里,等待卡洛林的爱抚。卡洛林 将酒轻轻洒在塔基的胸部,然后伏下身用舌头轻轻的细致的舔着,吸吮着,同时 将空酒杯滑向塔基的阴部,冰凉的玻璃在塔基火热的肌肤上留下一道细痕,突然, 玻璃酒杯整个贴到塔基赤裸的阴户上,塔基“啊”叫出声来。情欲瞬间高涨,她 双手紧紧搂住卡洛林的腰肢,拼命用乳房摩擦卡洛林的肌肤,盼望着卡洛林更疯 狂,更刺激的奸淫她。卡洛林却推开她,她失望的抬起头,才发现苏珊扶着已经 有点精神恍惚的薇薇站在她们面前。“可以点菜了。要鲜肉还是屠宰肉。”“鲜 肉吧。”卡洛林说。“要一个肾脏做马德拉酒焖腰花。阴道剜出来做烤蛋。小腿 做成蜜汁小腿,送到第7 大街幸运珠宝店。一份素色拉。亲爱的,你想吃什麽?” 卡洛林征求塔基的意见。塔基从没有吃过新鲜的肉,她500 员的月薪只能保证她 与瑞恩一周吃两次超级市场特价的冷冻肉,又老又硬的f 级腿肉,瑞恩会很多种 烹调方法,可是对付这种老肉,只能红烧。塔基想了半天,说:“能不能做一份 红烧肉。”卡洛林和苏珊都笑了,“可怜的姑娘,苏珊做一份煎乳房,6 分熟, 一份肛门豌豆布丁,然后让她自己选肉,做红烧肉。”
 
  苏珊将薇薇放在一个钢制的台子上,取出一只针管,注射到微薇的乳头上。 然后打开身后的煤气灶,在四个火眼上访上不同的锅,然后又取出几把刀,来到 薇薇身前,薇薇的身体正逐渐打开,轻轻在台子上蠕动。卡洛林将塔基搂在怀中, 问:“你见过屠宰吗?”塔基点了点头,“见过超级市场中的屠宰。”“这不一 样,苏珊给薇薇的身体中注射吗啡和催淫剂,然后就活着切割她的肉。”“她不 疼吗?”“不疼,每割一刀,她就会产生一次性高潮,当她身体被割完的时候, 她也因失血过多而死。没有一点痛苦。”
 
  苏珊动手了,她一刀割下薇薇左乳房,薇薇轻声叫了一下,血慢慢的从伤口 中渗了出来,苏珊用刀将乳房割成几片,转身放到煎锅中,肉兹兹的做响,香气 充满了全屋。苏珊又将薇薇的身体翻了各个,一刀从薇薇的腰部割裂开,伸手进 去,取出了血淋淋的肾脏,剖成两片,用水洗净,放在调料汁内浸泡;又用刀沿 骨节将薇薇的双臂和两条小腿卸下,裹上香叶放进烤炉。这是的薇薇仰面躺在屠 宰台上,头颅向上,颈部联结着躯体,没有双臂,没有两条小腿,还被割去了一 只乳房,她蔚蓝色的双眸噙满泪水,巨大的疼痛是她最好的快乐,她的意识正随 鲜血从几处伤口涌出而流失;苏珊洗净了双手,从桌子下面取出一个盘子,里面 有许多精巧的器具,她将盘子托到卡洛林和已瑟瑟发抖的塔基面前,里面是各式 各样的淫具,“苏珊,你还是烹调人肉时带淫具。”“每次烹调它们,都像在烹 调我自己,特别兴奋。”卡洛林为自己选择了一个中号仿真生殖器,插进自己的 阴道;为苏珊选了一个肛门阴茎,又用手扶起塔基,摸了一下她的阴部,由于过 分的激动,塔基尿了,卡洛林笑着对苏珊说:“小女孩,可能有点害怕,你带她 下去把阴道和肛门取出来,”边说,边将一副同样大小的跳蛋放进塔基的阴道和 肛门。几秒钟后,振荡带来的快感弥漫了塔基的全身。塔基的情绪稳定下来, “我真丢人,”塔基说,“没关系,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我爸爸带我来这个 餐厅,我被吓晕过去,但吃了一点肉后,就再也不会害怕了。”苏珊将薇薇的乳 房烤肉送上来,塔基在卡洛林的鼓励下切下一块带血的乳房,放进了嘴里。一股 嫩滑的味道充满了塔基的口腔,现切割下来的人肉象果冻,融化在嘴里,顺着唾 液流到消化道内,塔急忙又切了一块,炙烤油脂的香气和少女的体香融合成一种 奇异的香味。塔基将这块肉吞了下去。“味道如何?”卡洛林也吃了一块,问塔 基:“太好吃了。又一种特殊的香味。”“傻姑娘,d 级肉的质量一般,但是苏 珊的烹调技术好,如果你能尝尝刚哺乳过的乳房肉,比如苏珊的,会裹有一种乳 香,那才是真正的美味。”苏珊忙说:“谢谢您的夸奖,您现在吃我的乳房吗? 我请其它侍应生来烹调我。”“不了,肉已经够多了。塔基,”卡洛林回头叫着 正大口吞咽的女孩:“叫苏珊带你去选肉,”塔基放下刀叉,用舌头舔了舔嘴角 的油脂,随苏珊来到薇薇的身体旁。
 
  由于大量的失血,薇薇的脸变得惨白,残缺的肢体在灯光下发出青白色,身 体在微微的颤抖,但残存的唯一的一个乳房上玫瑰色的乳头傲然挺立着,下体也 在抽搐着,显然处于性高潮之中。苏珊打开薇薇的两条大腿,露出了完全张开的 阴唇和里面的阴道,还有会阴下微微发黑的细长的肛门。她拿起一把小刀,对塔 基说:“现在我们挖出她的阴道和肛门,以后我们被烹调的时候,也是这样。” 边说,边从薇薇的耻骨下切了下去,象左右各横切一刀,再沿腹股沟向下切至会 阴,“那盘子来”塔基忙递过一个盘子,苏珊用一只手抠进薇薇的阴道,另一只 手用小刀一划,薇薇完整的阴户就被切割了下来,放进盘中。少女的阴户称倒三 角形,中间有阴唇形成的裂隙,下面的输卵管,导尿管都被割断,孤零零的挂在 阴道尽头…。苏珊又沿会阴用刀一划,将薇薇的肛门割了下来。现在,薇薇的两 腿之间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只有一个大血洞,肠子和附着在上面的脂肪在慢慢的 向外流着,恐惧兴奋和淫荡的感觉充满了塔基的全身。“我能割一刀吗?”“好 吧,自己选块肉,割下来,做红烧肉。”苏珊将一把割肉刀递到塔基手上。 
  塔基拿着刀,围着台子绕了一圈,看着薇薇的身体,选择着。最后,她来到 薇薇的面前,与薇薇对视着,两个女人用目光交流着。“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 我,你还是珠宝店的模特,不会躺在这里任人宰割。”“没关系,这是命运,我 很高兴被你吃掉,否则我可能被送到超级市场中被下等人吃掉,现在我的肉被好 好利用,我很高兴,快动手吧,趁我还活着,肉是最鲜嫩的。”“我割你一块屁 股肉行吗?你会疼吗?”“不会,沿腿骨切,用最好的肉。”塔基将薇薇身体翻 了过去,比起血肉模糊的前半身,薇薇的后半身完整的多。丰满的两个股丘骄傲 的上翘,肉捏上去结实紧绷。塔基轻轻吻了一下光洁的屁股,然后拿起刀,顺着 臀大肌与大腿的自然褶皱,切了下去。一块几磅重的屁股肉切了下来。塔基将肉 交给了苏珊,又将薇薇翻了回来,继续看着她的眼睛。薇薇集中最后的意识和力 气,努起嘴唇,给塔基一个飞吻,然后放松了身体,合上了眼睛,告别了这个世 界。
 
  塔基回到卡洛林身边,品尝着苏珊烹制的薇薇的肉体,每吃一口鲜美的肉, 塔基的心就被刺痛一次,她永远忘不了薇薇勇敢的最后一吻。
 
  午餐吃完了,苏珊将薇薇剩余的部分分解好,放在一个手提袋中,卡洛林交 给了塔基,“拿好,姑娘,够你们吃三天。”塔基接过袋子,看了看里面包装好 的薇薇的乳房,大腿,屁股,内脏,说:“谢谢,卡洛林,你需要什麽回报?” 卡洛林微笑着看着塔基,“我想你明白,我们应该建立一种特殊关系。”“把我 变成这样。”塔基举了一下袋子。“不是马上,是将来。”
 
  半个小时後,在美容院的办公室内,塔基接过了一张支票,在自己的肉体转 让书上签了字。卡洛林用钢印在她的屁股上打下烙印“塔基,b+级,芬特家的肉, 随时屠宰”。
 
  回到家的卡洛林,看着幸福的一家人,讲述着一天的经历,最后,她说: “塔基明天住进我们家,我可过了充实的一天。”
 
[ 本帖最后由 Stars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