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雨雷电】(13)【作者:第一武士】
字数:63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3回:林中激战湖边激情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黑衣魔将魔兵,庾靖风薄剑出鞘,一剑快如闪电的刺中了 冲在最前一人的脖子。
 
  可怜那人还没来得及出招,连哼也不哼一声就毙命了。
 
  那人还没倒在地上,另外两个黑衣人已经冲过来,两把武士刀一左一右往庾 靖风噼下。
 
  他们出刀前已经把庾靖风可能做出的应对想了一遍,若是他以攻为守要如何 应付,或许他攻两人下盘要如何变招,这一切都已在他们盘算之中了。
 
  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庾靖风竟然对他们的刀势视若无睹,薄剑飞射而出,洞 穿了他们身后另一人的胸口。
 
  那两个黑衣人武士刀正在噼下,还没噼到庾靖风身上,就感到后脖子一热, 赫然是被身后同伴喷出来的鲜血淋湿了。
 
  他们两人不由一愣,而庾靖风就趁机出手了。
 
  他突然发狂般的往前一冲,来到了左边的黑衣人面前。
 
  那人用的是五尺长刀,适于远攻,不适近战,敌人一旦贴近他就无法回刀杀 敌。
 
  就在他不知所措时,庾靖风已经一头撞在他鼻子上。
 
  那人清清楚楚听见自己鼻骨折断声,还有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楚笼罩他全身。 
  他同时感到自己手腕一紧,原来已被庾靖风抓住了。
 
  庾靖风拉着他的手往右一挥,他手中的长刀刚好刺中右边那个黑衣人身上。 
  右边那人没想到攻击竟然会来自自己同伴,闷哼一声后就中刀了。
 
  庾靖风手一伸,把自己的薄剑从敌人身上抽出,再反手一击,剑首已经敲中 身前黑衣人后心。
 
  那人突受重击,一口鲜血喷出来,把庾靖风赤裸的胸膛喷得一片红。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是发生在短短一瞬间。
 
  眨眼之间,一个黑衣人已经毙命,而另外两人身受重伤。
 
  当庾靖风在抗敌时,嬴春雷和章雅男也没有闲着。
 
  嬴春雷挥着一双肉掌和三个黑衣人交战,由于他只剩下五成功力,无法把内 力注入手掌使它坚如铁石,只好使用空手接白刃之法对敌。
 
  别看嬴春雷外貌粗豪,他使出这种阴柔的手法时却毫不含煳,只见他避开了 敌人刀锋,不停的以一双肉掌招架着三人的刀背,把敌人刀招一一化解。 
  他这种打法其实非常凶险,稍微不慎就会血溅当场,但他却应付自如,每每 在危急时手掌巧妙的一翻,就化险为夷了。
 
  若非亲眼目睹,恐怕难以想像之前出招至刚至阳的嬴春雷,竟然能够使出如 此灵巧的掌法。
 
  章雅男是他们仨之中相对而言最弱的一人。
 
  她同样的以一敌三,在三个黑衣人合攻之下,只能自保。
 
  她咬紧牙关瞪着眼挥着钢刀以章家刀法力敌三个高手,可是这些魔兵并非一 般绿林好汉可比,虽然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但依然左支右绌,屡次三番险象环生。 
  庾靖风与嬴春雷两人见她危急,都纷纷想要冲过去为她解围,可是庾靖风一 击倒了三个黑衣人,在一旁观战的另两个魔兵马上补上去,再加上还有一个在一 旁观战的阴天锈,一旦找到了空隙就挥鞭攻击,使他一时半刻抽不出手来;而嬴 春雷就吃亏在有伤在身,内力尚未完成恢复,无法使出他威震武林的掌法,以致 无法把对手迅速解决。
 
  阴天锈晓得庾靖风两人心急如焚,更是不让他们俩向章雅男伸出缓手,一条 长鞭犹如毒蛇般不断的朝着他们俩吐出蛇信。
 
  阴天锈在挥鞭的同时还目光淫邪的盯着章雅男,「老子之前说过了,你这小 娘们是逃不出老子的五指山!待会儿老子自然会好好的招待招待你!嘿嘿嘿!」 
  嬴春雷平时纵横四海,何曾如此窝囊过,竟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 
  他心中狂怒,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吼,把与他交手的三个黑衣人 镇住了。
 
  嬴春雷趁机双掌合十,夹住其中一人的刀背,用力一拗,那人长刀立刻中断。 
  那截断刃从嬴春雷手上飞射而出,准确无误的插入正在围攻着章雅男的其中 一人。
 
  那人后背中刀,哼了一声就倒下去了。
 
  章雅男少了一个对手,以一敌二,虽然暂时不能取胜,但毕竟压力大减,从 只能採取守势变成有攻有守了。
 
  嬴春雷这一着虽然帮助了章雅男,但他自己却因此付出了代价,那断了刀的 黑衣人趁机一脚踢中他小腹,而合攻的另外两人也出刀砍下。
 
  幸亏嬴春雷武功非凡,及时脚步一移,那两把刀才与他擦身而过。
 
  可是他已经失了先机,避开了两把刀却还有一把断刀来临。
 
  这次他避无可避,只好鼓起真气,一掌迎上去,在自己胸口中刀的同时,一 掌把对手击毙。
 
  饶是如此,那把断刀还是入肉两分,若非中刀之处并非他心脏要害,恐怕名 震江湖的雷霆万钧已当场毙命了。
 
  章雅男看见嬴春雷为了自己又再受伤,不由心如刀割,忍不住大喊一声, 「嬴大哥,你没事吧?」
 
  嬴春雷嘿嘿一笑,「雅男姑娘,你少担心,就这几个小兔崽子还杀不了我嬴 春雷!你就看着你嬴大哥把他们收拾了吧!」
 
  他话尚未说完,阴天锈的皮鞭已到,一连三鞭把他抽得暗里叫苦连天,但在 章雅男面前只得一声不吭的死忍,免得佳人担心。
 
  正在与两个黑衣人交手的庾靖风此时剑路突变,不顾敌人的刀势,一路往章 雅男疯狂的冲过去。
 
  一时之间,血花纷飞,他身上被敌人划了两刀,自己的血与先前被他一剑刺 死那人的血混在一起,染红了他赤裸的胸膛。
 
  那两人眼看庾靖风为了协助章雅男而奋不顾身,方寸大乱,心想此时正是击 杀此人的大好良机,立刻举刀追上去。
 
  围攻章雅男的两个黑衣人看见庾靖风疯虎般的杀到,只好分出一人应付他, 而另一人继续与章雅男格斗。
 
  面对着庾靖风的黑衣人全神戒备,以为这个狂风剑客会向自己施以杀招,没 想到势如勐虎的庾靖风突然停步,头也不回就一剑从左腋穿过,正好刺中从后追? 仙侠吹囊桓龊谝氯诵目凇?
 
  庾靖风一剑得手,也不理对手生死,薄剑从黑衣人心口抽出,然后飞身一跃, 连人带剑一起往另外一个追上去的黑衣人冲过去。
 
  那个黑衣人是个凶悍成性的刀客,但遇上了庾靖风发疯一样的打法,心中不 由一寒。
 
  高手过招,依靠的除了武功之外,还需要气势。
 
  那个黑衣人心中一怯,更是抵抗不住庾靖风来势汹汹的一剑,虽然奋力举刀 一挡,但依然避免不了血淋淋的结局,双刃相碰之下,武士刀断成两截。 
  庾靖风剑势不止,一剑刺透那黑衣人胸口,剑尖从他后背突出。
 
  阴天锈眼看魔兵一个一个的倒下,也急了,手上皮鞭从嬴春雷转到庾靖风身 上,一连几鞭狠狠地抽在庾靖风虎背上。
 
  庾靖风身受重击,竟然哼也不哼一声,反而缓缓的把剑从死尸上抽出来,把 剑锋放在自己嘴边,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面的鲜血。
 
  好勇斗狠如阴天锈看了他舔血的这一幕也不禁心中一寒,「这人真的是个疯 子啊!」
 
  阴天锈忙着去对付庾靖风,嬴春雷因此得以缓一口气,他强忍着身上的刀伤 鞭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所剩无几的内力集中在双掌上,一招雷动九天,以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与他缠斗已久的两个黑衣人。
 
  在此之前,嬴春雷一直都以阴柔的掌法对敌。
 
  他忽然一改战术,双掌带着凌厉劲风迎面而来,实在是大出那两人意料之外。 
  那两个黑衣人持着自己有利器在手,两人对视一眼后就非常有默契的一起举 刀迎上去与嬴春雷硬碰硬。
 
  眼看嬴春雷一双肉掌将要与两把长刀相碰时,他手掌突然一反,扣住了那两 人刀背。
 
  嬴春雷虎吼一声,虎臂一举,铁塔般高大的他竟然把两个对手连人带刀举起 来。
 
  他双臂一甩,那两人犹如断线风筝般的被他甩去老远,在半空中划了一条弧 线后才重重的掉到地上。
 
  他们惊魂未定,嬴春雷已冲到眼前。
 
  那巨汉也不出招,乾脆整个人压在其中一个黑衣人身上。
 
  那人被嬴春雷如此一压,肋骨马上断折,口中狂吐鲜血。
 
  嬴春雷一个翻身,一肘狠狠地击中另一个黑衣人脸部。
 
  那人脸部哪受的住如此一击?马上鼻骨断裂,整张脸都被嬴春雷一肘击得凹 陷了,当场毙命。
 
  阴天锈带着十一名魔兵浩浩荡荡的杀到,原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任务突然间 
  被庾靖风和嬴春雷两人以各种各样的奇招杀得只剩下他自己以及正在与章雅男对 
  战的两人,使他不由为之胆寒。
 
  他虽然是穷凶极恶,但面对着疯子一样的庾靖风和出招变化莫测的嬴春雷, 奸滑如他一时之间也苦无良策。
 
  幸亏嬴春雷是使尽了内力才把对手击倒,一时半刻不能恢复战斗力,而章雅 男又被剩下的两个黑衣人牵引着,他的对手暂时只有庾靖风一人了。
 
  为今之计,他只好继续挥鞭攻打庾靖风,希望能够及早解决这疯子,然后再 全力搏杀嬴春雷。
 
  阴天锈认定了庾靖风是个疯子,于是特意以长鞭远攻,以免庾靖风採用同归 于尽的招数。
 
  他为人阴险,最擅长暗箭伤人落井下石,但若要他拚命,他绝不愿意。 
  一旦死去了,多年来夺得的金银财宝和无数美女就此烟消云散,他可不舍得 啊!他当前的如意算盘是以长鞭绕着庾靖风脖子,以此把他勒死,所以他每一鞭 都是朝着那狂风剑客脖子出击,谋求奸计得逞。
 
  阴天锈一招阴魂不散,鞭尾在庾靖风头上不停的盘旋,无论后者往左还是往 右,他那根鞭子依然紧随着,真的是招如其名。
 
  庾靖风屡次三番想要冲破长鞭的包围,都每次都被阴天锈狠辣的招式阻拦。 
  阴天锈胸有成竹的想,「你这个疯子,就算你想和老子同归于尽,你也没有 这机会!老子的鞭子会在你冲过来之前把你勒死!」
 
  就在他觉得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时,庾靖风突然冷冷一笑。
 
  眼尖的阴天锈当然看见了庾靖风那一抹冷笑,他心中一沉,晓得自己犯了一 个大错误。
 
  他想要后退,但为时已晚,庾靖风连出三剑,每一剑都刺在鞭子尾端。 
  那鞭子犹如被打中七寸要害的毒蛇一样,马上瘫痪了。
 
  阴天锈终于明白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庾靖风并非一个简单的疯子,而 是一个武功高强绝顶聪明的疯子。
 
  庾靖风不停的与人拚命,并非因为他别无他法,而是他喜欢拚命。
 
  一旦遇上了不能以拚命来解决的对手,他立刻变回一个冷酷无情的绝世剑客, 一出剑就击中敌人要害。
 
  庾靖风这三剑一出,阴天锈就心里有数,晓得自己绝非此人对手,为今之计, 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熘之大吉才是保命之策。
 
  阴天锈当机立断,马上放弃手上长鞭,施展轻功鬼魅般熘走。
 
  庾靖风没想到阴天锈说走就走,把两个正在与章雅男缠斗的黑衣人和几个受 了重伤的下属弃而不顾,不由大感意外。
 
  他原本想要追杀这个无耻之徒,可是回心一想,嬴春雷伤势不轻,章雅男又 尚未解决和她对战的两个黑衣人,万一敌人有诈,来个调虎离山之计,那就不易 对抗了。
 
  几番思量后,他还是由得阴天锈逃离。
 
  和章雅男对打的两个黑衣人赫然发现只剩下自己两人,其他的伙伴死的死伤 的伤,而带头的阴天锈却逃之夭夭了,不由战意全无,也想要逃跑,但庾靖风哪 会容得这两人也在自己眼底下逃生呢?他剑锋一转,已洞穿了其中一人的后心。 
  在此同时,歇了一会儿的嬴春雷也从地上跃起,一掌击中最后一个黑衣人的 后脑勺。
 
  两个黑衣人同时中招,一起狂吐鲜血,把正在他们面前的章雅男喷得一身血。 
  她身上披着的是庾靖风的袍子,那原本已是破旧不堪的袍子此时又被染得一 片红。
 
  经过了一番惊心动魄的血战,三人总算把来敌都击败了,但除了章雅男之外, 庾靖风和嬴春雷都挂綵了,嬴春雷更是伤上加伤。
 
  嬴春雷向庾靖风呵呵一笑,「狂风剑客果然名不虚传,打起来真的与疯子无 异!」
 
  庾靖风澹澹的说,「雷霆万钧也实至名归,虽然受了伤,依然威势十足。」 
  章雅男心痛的瞧着面前两个男人身上的刀伤和鞭伤,「你们俩都是血淋淋的, 先找个地方包扎一下吧!」
 
  嬴春雷瞪了庾靖风一眼,「雅男姑娘说的对。再不包扎一下,恐怕狂风剑客 就变成了狂血剑客了!」
 
  庾靖风也不示弱,与他针锋相对,「看你当前的样子,不知情者不免会以为 你与血雨纷飞交换外号了。」
 
  章雅男看见这两个江湖上令人丧胆的汉子你一言我一句的喋喋不休,不由大 声的说,「你们俩走不走啊?」
 
  她也不等他们回答就自个儿转身离去。
 
  庾靖风和嬴春雷略带敌意的互视一眼后也紧随其后。
 
  章雅男从小在苏州城长大,对这一带甚为熟悉,转了几转后就走出了那树林 子,来到了太湖边上。
 
  她身上还有一点金创药,就先为嬴春雷敷上。
 
  嬴春雷一直笑眯眯的看着她,对自己身上的伤势毫不在乎。
 
  由于嬴春雷依然是一丝不挂,章雅男只好把自己身上袍子下摆撕下为他包扎 伤口。
 
  等到她替那大鬍子包扎好了,想要为庾靖风治伤时,才发现那人竟然不在了。 
  她不由失声惊呼,「庾公子呢?」
 
  嬴春雷眯着眼说,「他在你替我包扎时就熘了!」
 
  章雅男听了连连跺脚,「那你为何不留他,或许告诉我啊?他救了我们啊!」 
  嬴春雷耸耸肩,「脚长在他身上,我如何留他啊?我以为你看见他熘走的, 所以就没有特意告诉你了。」
 
  章雅男又再跺脚了,「那他是往那个方向走的呢?」
 
  嬴春雷带点酸熘熘的表情随手一指。
 
  章雅男也不多问就急急忙忙的朝着那个方向飞奔。
 
  她奔跑了一盏茶时刻后果然看见庾靖风坐在湖边清洗身上的伤口。
 
  当她看见庾靖风胸膛上的刀伤时,一个亲切的称呼忍不住脱口而出,「庾大 哥!」
 
  庾靖风略带惊讶的转过头去,看了章雅男一眼后又再继续用湖水清洗自己身 上的血迹。
 
  章雅男跑过去,俏生生的坐在他身边。
 
  「庾大哥,谢谢你搭救雅男。」
 
  她低声说。
 
  庾靖风回答说,「整件事是庾某挑起来的。若不是庾某杀了他的魔将,他压 根儿就不会派遣丁杀来苏州城,更不会惹出那么多事端了。所以庾某不能让你平 白无故的受累,所以一得到你在太湖边的消息就过来瞧瞧。」
 
  章雅男凝视了庾靖风一会儿,觉得这个捉摸不定的男人虽然说得轻描澹写, 但他心中其实对自己非常关心。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听到自己遇险就赶过来了。
 
  她心中一阵甜滋滋的,缓缓的从身上掏出金创药,「让我替你涂药吧……」 
  庾靖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由得章雅男把药涂在伤口上。
 
  章雅男手指与他赤裸的胸膛一接触就心如鹿撞,俏脸上也泛起了一片红云。 
  庾靖风与她只有几分距离,一股女儿香扑面而来,再加上章雅男身上只是披 了一件破袍子,酥胸隐约可见,更是使他怦然心动。
 
  他的情欲被梅兰竹菊四姝勾起来后一直无法得到释放,如今又面对着如此美 态,巨龙不由微微勃起了。
 
  章雅男并没有发现庾靖风身体上的变化,只是专心致志是为他敷药。
 
  她把伤口都敷好后就与方才为嬴春雷包扎伤口时一样,把自己身上的袍子下 摆撕下,作为包扎布。
 
  可是这次她一时用力过勐,加上庾靖风那袍子实在是太旧了,她一撕之下, 竟然把大半截袍子给撕下来了,她原本只是若隐若现的酥胸因此半露了,连粉嫩 的乳头也落入庾靖风眼里了。
 
  章雅男娇呼一声,想要伸手护胸,但玉臂却被庾靖风抓住。
 
  章雅男抬头一看,正好与庾靖风四目相对。
 
  在庾靖风炽热的目光下,章雅男由得他把自己手臂放下,任由他欣赏自己酥 胸。
 
  庾靖风缓缓的靠近,直到贴近了章雅男俏脸才停下来。
 
  章雅男隐隐约约猜到他的心意,娇羞无限的她不由闭上眼睛。
 
  果然,章雅男一闭上眼,庾靖风的嘴唇就落在她樱唇上,他舌头把她嘴唇拨 开,侵入她嘴里.
 
  章雅男是首次与男人亲嘴,不免情迷意乱,一时之间手足无措。
 
  她忽然感到上身一凉,原来那件破袍子已被庾靖风解下,此时的她,上半身 已尽数裸露于人前。
 
  章雅男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双乳房已经被庾靖风捧在手里。
 
  她想要把那双大手拿开,但在庾靖风爱抚之下,她整个身子都酥了,一双手 软绵绵的,压根儿就提不起力气,只能任由庾靖风温柔的搓揉她双乳。
 
  方纔的惊鸿一瞥已经使庾靖风对她那双美乳印象深刻,如今他忙着与佳人亲 吻,一时没空隙去细心完全裸露了的双乳,但就从双手的触摸,他已对章雅男的 坚挺滑嫩感到惊歎不已。
 
  两人吻了良久才分开,庾靖风随即把双手放在她纤腰上,稍微用力就把她从 地上扶起来。
 
  「庾大哥……」
 
  章雅男不晓得他意图,一双美瞳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庾靖风话也不说就伸手替她解开下身衣服,章雅男心中砰砰乱跳,也不晓得 是害怕还是期待。
 
  等到章雅男一丝不挂的站在他身前时,庾靖风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除了拥有一双美乳之外,浑身上下也是无处不美,尤其是他双腿间那紧闭 的缝隙更是动人心弦。
 
  庾靖风再也压不住沸腾的热血,同样也把自己仅有的裤子脱下,露出了那根 早已高高举起的巨龙,准备与佳人共赴巫山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