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儿女几多情】(1-5)
江湖儿女几多情

            (1) 十年生死两茫茫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月朗星稀,阴风飘渺,翠离山上一片死寂。

    只见一人独自站在山顶,腰中配剑,素白一身,正在仰空长叹:“十年了,已经十年了……”声音中无不充满凄惨、悲凉之意。

    此人正是苍穹八剑之一,人称“飞仙剑”的冷雨生,家传剑法“飞仙九绝”,在十年之前大败江湖各路英雄豪杰,真应了“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这句俗语,那次比武之后,不仅仅自己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而且还因此娶下了武林盟主南宫秋寒的女儿南宫玲玲。

    冷雨生不仅家传剑法冠绝于天下,其家传七七四十九式冰封玉寒掌运用的更是出神入化,密不透风。只因为剑法卓绝,掌法便不如何为人所称颂。至于暗器,冷雨生认为此类武功为旁门左道之类,暗箭伤人之武功,不屑于眼中。

    翠离山四周依然是寂静无声,只有无情的阴风阵阵地刮过……

    “十年前,十年前你、你我也是在这个地方赏月……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的你……”声音中竟有丝丝哽咽。

    ——十年前,翠离山山下——“你看我美吗?”说话之人正是武林盟主南宫秋寒的女儿南宫玲玲,南宫玲玲从小就被家里面视为掌上明珠,平常拿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中怕化了,百般地呵护,千般地怜爱。如此一来,南宫玲玲作为南宫世家的唯一传人,若说起武功才华,也就只有刁蛮任性、努嘴撒娇了。而此刻与她同行的正是入赘南宫世家的“飞仙剑”冷雨生。

    冷雨生虽为武林一代天骄,但仍然是一血气方刚的少年。又加其秉性风流潇洒,外表玉树临风。假便潘安、子建在世,也是当仁不让,独占鳌头。当闻得南宫玲玲这般问,便微微一笑道:“果然是沉鱼落雁鸟惊喧、闭月羞花红愁颤,为这翠离山一片奇景锦上添花啊!”

    南宫玲玲脸上娇羞,忙低下了头,殊知“女为悦己者容”,自己的一番精心打扮,如不为自己的意中人所欣赏,岂不是大煞风景。当南宫玲玲闻听冷雨生之言,哪能不羞。只觉得自己心头小鹿乱撞,任凭自己刁蛮任性,可在冷雨生面前却无从发作,只羞笑道:“你把人家说的那般好,岂知你是否真心,莫不是在存心取笑于我?”

    说刚出口,又自后悔。这里没有第三人,此话自是说我不假,我为何如此多心。她殊不知是自己自尊心作祟,自己打小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格,无论遇到何事总要与人理论一番,哪知今天却和自己的意中人教上劲了。

    冷雨生闻听此言,便知她心意,立刻严肃道:“此言若假,非自我心,宁叫我天打雷……”劈字还没有说出口,南宫玲玲忙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唇,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下去,只见手掌娇小玲珑,五指纤纤,指甲浑圆,似五根水葱一般。
    “我不要你说,我不要你说,只要你是真心对我……我……”说到此处,南宫玲玲竟自说不出口……

    就这样,两人不知不觉之间已然走到山顶,只见皓月当空,群山相衬,宛如一副水墨画般。

    “玲玲,你看,月亮多美啊!”

    “是呀,好美呢……原来也曾赏月好多次,但却只有这一次才真感觉最美呢!”
    “其实月亮一般无异,只是心境不同而已。”玲玲闻听此言,又不禁低下了头。只听冷雨生又接着说道:“先前古人也有很多用诗句描写过月亮,李白也曾做诗一首为‘小时不识月,疑是白玉盘。又疑琼楼镜,飞在青云端。’如此诗情画意便完全地刻画了月亮的形圆和皎洁。”

    此时南宫玲玲只低着头,并没有答话。

    “玲玲,你仔细看,还可以看到月中嫦娥呢!”

    南宫玲玲这才抬起头,注目向明月望去。

    “哪里有嫦娥呀,在哪里呀,明明看不到吗,一定是你乱讲啦,骗人,你骗人,你……”话还没有讲完,冷雨生便一把抱住了她的腰。

    “不就在这里吗!!”

    南宫玲玲先是一楞,随即红霞映面,羞娇满脸。

    “你坏啦,你好坏,好坏……”

    说着柳腰乱摆,双手不听地轻打着冷雨生的胸膛,偷眼观瞧,只见冷雨生一双炯炯有神充满男性魅力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南宫玲玲真是羞喜难当,但并没有转移视线,仿佛已经陷入了冷雨生那一双碧波深潭里面……

    “好美的月,好美的夜……”南宫玲玲痴痴地说着。

    冷雨生轻轻地将嘴唇覆盖在南宫玲玲的嘴唇上,南宫玲玲没有闪躲,四唇相抵,上下交磨。此时南宫玲玲神若秋水,态如春云。冷雨生知她春心已动,便伸出舌头探进她的口中,两舌缠绕,互食爱液。

    二人的身子紧紧相依,冷雨生只感到南宫玲玲的身子渐渐发烫起来,于是便褪去了她的衣裳。曾有人言“无叶之花,不经耐看”,此言岂不差矣。南宫玲玲的身子在月光的映照下,宛如一块美玉,没有半点瑕疵,真让人爱不释手。

    随即冷雨生又褪去了自己身上的衣裳,走到一块卧虎石旁平铺衣裳于石面,回身又抱起南宫玲玲,轻轻地放于卧虎石上。

    只见此刻的南宫玲玲,粉面含春,双眸迷离,口中咿咿唔唔不停,双臂平摊在身体两侧,柳腰乱摆,酥胸奶子左摆右颤,皙白双腿自垂于下,小腹下面密密丛丛,牝户若隐若现。

    正是天空为顶,大地成席,群山作屏,皓月如灯,便引出一段风流韵事,只道云雨无限趣,原来风情万千重。

    (2 )天地洞房月烛夜

    南宫玲玲此时骚气正发,口中咿唔不停,只叫冷雨生给她摸胸搔肚。冷雨生只好耐着性子,双手爱抚起这对酥胸奶子来。只见这对酥胸奶子丰满浑圆,犹如两个刚刚出笼的白面馒头一般,奶头微微突起,嫩红清爽,鲜美无比,不禁让人意乱情迷。

    冷雨生便伏下身子来,一只手用力地揉搓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从下面托起奶子,低下头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奶子四周,唾液随着舌头的舔吸而留在奶上,清风一吹,南宫玲玲只感奶子四周凉凉飕飕,身体不禁动了几下,口气咿唔声更甚。冷雨生舔着舔着一口便含住了她的奶头,舌头在奶头上左舔右吸来回缠绕,只痒得南宫玲玲心花乱绽,无所适从。

    冷雨生只感到南宫玲玲的身子渐渐紧绷起来,听得南宫玲玲口中娇声喘息道:“吖……啊。啊……啊吖……”只听得心神荡漾,欲火中烧。

    只道是少女第一次初春,南宫玲玲的淫水早已流了一地,还有些须的淫水正顺着卧虎石边滴答滴答地往下滴去。

    于是冷雨生便拨开南宫玲玲的双腿,映着月光,瞧的正仔细,但见牝户粉嫩可人,淫水已然兀自流了不少,于是便正脸贴将上去,只觉牝户香喷喷、暖烘烘、光滑滑、湿淋淋的,不禁怦然心动,精神恍惚。

    南宫玲玲此时更是酸痒难熬,欲火如焚,只觉得自己下身里面似酸非酸、似痒非痒,只想要自己左摸右掏,不要如此骚坏了人,但又手酸脚软而不能。

    “吖……啊……啊……我要……我要……骚坏了人家啦……”

    冷雨生自小习武强身,具有雄壮强魄的身材,低头瞧时,见下身自己阳物足有九寸长,三四寸粗,听得南宫玲玲瘙痒难耐,便端起阳物,抵开阴唇,直向花心。

    “啊……啊。啊……啊……啊……”南宫玲玲嘶声地叫喊着“痛……好痛……好痛呀……啊……吖……啊啊……”冷雨生下身那杆丈八蛇矛已然完全顶了进去。

    冷雨生只觉得南宫玲玲牝户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玉麈,畅快之心油然而生。莫名的欲火让他开始在南宫玲玲的牝户中开始前后抽插,只觉得牝户摩擦着玉麈,玉麈顶撞着牝户,爽畅无比。

    南宫玲玲毕竟是一朵未开之花,牝户内又窄有紧,在冷雨生那样猛烈地抽插之下,只痛得浑身抖颤,两手使劲地抓住卧虎石上的衣服,阵阵排尿的感觉渐渐袭来。

    大约抽插了二三百下,南宫玲玲痛感慢慢减少,玉麈顶撞摩擦着牝户的感觉莫名的刺激着她。

    “啊……啊……啊啊……我要……我还要……插死我……插死我……”
    冷雨生原来抓住南宫玲玲的柳腰挺着玉麈来回地在牝户内抽插,二三百下之后,双手不禁地抓住南宫玲玲的酥胸奶子,挺着玉麈更加猛烈地向牝户插去。

    抽插了七八百下,冷雨生兀自地泻了。阳物一经缩小,南宫玲玲牝户内的淫水混杂着童血顺着冷雨生的玉麈流淌下来。

    冷雨生轻轻地伏在南宫玲玲的胸前,浑身贴伏,亦软如绵……

    此时南宫玲玲满脸通红,娇喘着气,双臂伸出搭在了冷雨生的背上,温柔地抱住了冷雨生。冷雨生的脸正贴在南宫玲玲的奶上,闭上眼睛享受着温暖的酥胸奶子。

    良久,他们各自穿了衣裳,也各自看了彼此一眼,都抿嘴一笑,心领神会。
    冷雨生望了望天道:“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恩,我们回去吧。”南宫玲玲点头应声着,浸在骨子里面的刁蛮任性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刚走到半山腰,突见冷雨生停住脚步,一把拉住南宫玲玲道“有人”

    其实翠离山风景优美,站在山顶的确会给人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虽然没有名山大川的气势滂沱,但也是可以一览群芳了。但此时却是夜色已深,正经人家那里会深夜入山,想必不是好人。

    冷雨生刚要拉南宫玲玲躲在树丛之中,却见山下来人竟不只一人,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就在这稍一迟疑,山下之人之中似乎有人已经发现了他们,只见山下一人猛地脚尖点地,以蜻蜓点水的功夫来到他们面前。

    冷雨生先是一诧:“深夜入山已是奇怪,此人轻功竟如此了得,看来我们来的是不巧了。”想到这里随即又镇静下来。

    南宫玲玲也是一诧,但此诧非彼诧,并非像冷雨生那样考虑来人的可疑性,而是眼前此人长相甚是丑陋。但见此人麻花眉撇在两旁,母狗眼垂在下面,酒糟鼻嵌于中央,四方大口咧咧着,口中参差不齐的黄板牙,络腮胡子满脸,明显是一个老者,再看其身材,竟然是个侏儒。

    南宫玲玲不禁卟哧笑出声来,谁知道这一笑却激怒了老者。

    那老者在山下首先发现山上有人,便施展蜻蜓三点水的功夫来到二人身前,起初也是一楞,看这一对金童玉女,疑是情人偷偷上山来约会,刚要问个明白,谁知那女子看到自己后竟讥笑起来,不由得恼羞成怒。他本来身材矮小,其貌不扬,最忌讳别人笑他短处,看到此,二话不说,一掌拍出。

    南宫玲玲虽然生在武林世家,可是从小刁蛮任性,不曾学一丝武功。但见一掌拍来,呆呆地竟不知躲闪。

    冷雨生一看,心想这老者好不识趣,这等年纪这等身手想来也是武林前辈,却和一女儿家斤斤计较,未免有失武林侠士的心胸豪气。刚要出手阻拦,又转念一想,这老者掌风甚劲,想必要一掌毙了南宫玲玲,我既站在南宫玲玲身旁,竟然视我为无物一般。想到这里,便想给他一个下马威看看。

    于是使用一招“移形换影”迅速地挡在了南宫玲玲的身前,人到掌到。只听得“啪”的一声,那位老者一掌拍出不禁倒退了好几步,此时山下几人也陆续赶到,连忙扶住了老者。老者一惊,忙抬头观瞧。

    见冷雨生仙风道骨,气宇不凡,刚才自己拍出那一掌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冷雨生刚要答话,南宫玲玲已一个箭步抢到了冷雨生身前道:“哼,好哇,我只笑笑而已,你便要杀我,天下见你丑陋着甚多,难道你都要杀死他们吗,你……”

    冷雨生知她有要耍性子,便一把拉住他示意她不要继续说下去,南宫玲玲哼了一声一跺脚便不在说话。

    “在下冷雨生”偏头看看南宫玲玲,用手一指为“此为内贤,她生性活泼洒脱,实为江湖儿女,出言顶撞,妄请海涵。”

    “你……你……你就是冷雨生,莫非就是苍穹八剑之一的‘飞仙剑’”
    “正是在下!!”

    3 )略表苍穹八剑谱

    所谓苍穹八剑,是以江湖上剑法卓绝之前八名。许多文人墨客都喜欢将苍穹八剑绘以丹青,裱以绞绢,卖于书瓦之肆,藏于翰墨之林,并在每副图中还详细的记载着其人的兵器,剑法,及生平为人之详述。因此收藏者居多,但目的却多有不同。

    有的人买来为了领略苍穹八剑的剑客风范,一睹剑客的尊容,多于平民百姓。
    有的人买来为了研究剑客的兵器、剑法,在下次比武时好做到知己知彼,多于江湖后起之秀。

    有的人买来则为了立下目标,做为暗杀的对象,一但暗杀成功,自己便可以扬名立万,多于江湖浪子。

    所谓人怕出名,有很多剑法卓绝的剑客苦于浪人的追杀,而甘愿过着田园般地隐迹生活。江湖浪子与江湖后起之秀不同,江湖后起之秀以武会友,通常是正面交锋。而江湖浪子不同,他们通常采用非常卑劣的手段,如蒙汗药、暗箭、迷香之类等物品,为江湖正派人士所不齿。

    当今天下苍穹八剑分别为:“无双剑”南宫秋寒,兵器为鱼鳞紫金剑,剑法为秋霜寒影剑法一百零八式,武林盟主,剑啸九州。

    “飞仙剑”冷雨生,兵器为飞仙剑,剑法为飞仙九绝,后起之秀,剑绝天下。
    “玉仁剑”独子仇,兵器为白龙剑,剑法为万花飘香剑法,文雅儒气,孝仁两全。

    “醉颠剑”成非,兵器为烈焰剑,剑法为醉剑四十九式,醉醉颠颠,颠颠醉醉。

    “奔雷剑”诸葛云生,兵器为白虹剑,剑法为降龙剑法,豪气干云,义薄云天。

    “飘渺剑”杨曾失,兵器为紫微软剑,剑法为云腾无影剑法,亦正亦邪,漂泊不定。

    “化雨剑”红缕衣,兵器为湛卢剑,剑法为飞花飘红剑法,绝色佳人,倾国倾城。

    “封喉剑”素白衣,胜邪剑,剑法为快剑,一剑飘红,剑剑封喉。

    在这苍穹八剑之中又以“无双剑”南宫秋寒和“飞仙剑”冷雨生的剑法最为卓绝,后又因为冷雨生入赘南宫世家,江湖上便流传着如此一首诗:“无双剑法压武林,飞仙神剑震乾坤。独步江湖无对手,同为武林第一人。”

    当那个老者闻听得冷雨生回答自己正是江湖上苍穹八剑之一的“飞仙剑”时,不由得脸上变色,忙作揖道:“原来是冷少侠,我们弟兄七人上山赴会,不想惊扰二位。想必这位就是武林盟主的千斤,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得罪之处望请海涵,海涵……老朽在这里有礼了。”说完低头深深一揖。

    冷雨生闻听此言,连忙答道:“前辈何必如此客气,既然前辈有约在身,在下不便打扰,告辞。”南宫玲玲并没有说话,想来也是余气为消。冷雨生也不多说,拉着南宫玲玲的手径直向山下走去。

    刚走到山下,南宫玲玲一把甩开了他的手“你干什么呀,明明是他欺负我,你还不管”说着轻打着冷雨生的臂膀,眼睛中充满了委屈的眼泪“你干嘛还那么客气,不打他成猪头就是便宜他了,你还连作揖连说客气话的,哼”小嘴一抿,便不再说话,眼睛红通通的,好生让人爱怜。

    冷雨生闻言,不紧不慢地说:“我看那老者脾气暴躁,但却城府极深,又看他面目凶恶显露奸诈,料想也不是好人,而且又带有那么多种人,上山赴会想必也不会去办什么好事!”

    “哦,那你干嘛不当面说破,干嘛还要放他走呢。”南宫玲玲睁着天真无邪地大眼睛问道。

    冷雨生微微一笑道:“我问了他也不一定说啊,就算他说了,是真是假也未必可知啊,如果不放他们走的话,我怎么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呢?!”

    “哦……我明白啦,你要偷偷地跟过去,我也去,我也去,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冷雨生知道她若说出口,就是一定要跟去的,和她也讲不出什么道理,于是又笑道:“我怎么会去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呢,你看,你就是一个小孩子,怎么老是胡乱猜测别人的心理呢。”

    “什么,什么小孩子呀,我……我……我都已经……已经……”说到这里,绯红满脸,羞得说不出话来。

    冷雨生会意,在南宫玲玲的额头轻轻一吻道:“我知错了……”

    于是两人打情骂悄地回到南宫世家,待南宫玲玲回房安歇后,冷雨生吹熄了自己屋中的灯,又一个人直奔翠离山而来。

    话说翠离山山上这七人,等冷雨生和南宫玲玲走远后,只听得那老者说道:“今天真是走背字,大伙脚下加紧,快随我上山,莫在要遇上其他什么人才好!”于是七人各自展开轻功,不一会便来到山顶,只见翠离山山顶树木丛丛,乱石群生,好一番景色。

    “大哥,我看那小妮子还没来!!”

    “不会,都已经到时辰了,莫非,莫非你我在山腰耽误了时辰,那婆娘已经走了?我看……”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一棵大树上红衣一闪,已有一女子站在他们眼前。

    那老者微微一惊:“这婆娘的轻功竟不在我之下”,于是作揖道:“不知女侠约在下七位到此有何贵干?”

    见那红衣女柳眉一拧道:“哼,你等为恶人间的阴山七魔无恶不作,今天遇到姑奶奶我就送你们去见阎王,为民处害!”

    那老者道:“哼哼哼,小妮子口出狂言,小心自食其果。”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出手一招“黑虎掏心”。

    红衣女一看那老者当胸打来,心想这厮好来无理,脚尖点地,跃向空中。“走不得!!”老者大喊一声,也跳到当空。红衣女一声“来的好!”,抽剑离鞘,扭身反手一招“剑分八彩”,只见她浑身滚烫红笼罩在无形地剑花当中,好似仙女下凡一般。那老者见势不好,连忙收招封势,一个“千斤坠”跳出圈外,浑身惊出一身冷汗。

    “好,好一招‘剑分八彩’,你,你,难道你是红缕衣!?”

    “哼,瞧你们那群狗眼,还算识得你姑奶奶。”

    那老者心想今天真是时运不济,天下竟然如此之小,短短时间竟然遇到了两个苍穹八剑中的人物,恨恨地咬了咬牙。“七弟,看你的了”说完老者一挥手,七人竟自向山下逃去。

    “走不得!”红缕衣随即展开轻功,提剑直追。其实这七人只是施展轻功跳到空中,并没有向远方跳去。红缕衣也是心急,并没有多加注意,看准离自己最近的一人,挺剑刺去。那人空中来一个“黄龙摆尾”,躲开此剑,手持玉笛,直击红缕衣的肩井穴。

    “好鼠辈,敢暗算你姑奶奶”红缕衣一剑刺空,见玉笛直奔自己肩井穴而来,左手二指一夹,死死地夹住了玉笛,待正要回剑反刺。“噗”的一声,从玉笛中射出一股黄烟,红缕衣心说不好,已然重重地摔在地上。

    “哈哈哈……”那老者一拍手持玉笛的人的肩头“七弟,做的漂亮!”
    (4 )阴山七魔辣手摧花

    原来此七人便是江湖上臭名昭彰的九阴山七魔,这七魔行事不但阴险狡诈,而且手段残忍狠毒,有不少江湖人士惨死在他们的下三滥的手段之下。

    阴山七魔之所以叫做阴山七魔不仅仅因为他们隐匿在九阴山,而且他们的江湖别号都带有一个魔字。

    阴山七魔的老大便是先前的老者,姓柳名开夏,江湖人称“魔面阎罗”,擅使掌法。

    阴山七魔的老二姓于名廉,江湖人称“独魔骇手”,擅使一对铜钢铁爪。
    阴山七魔的老三姓甲名敬轩,江湖人称“三面人魔”,擅使一把九龙鞭。
    阴山七魔的老四姓李名孤岚,江湖人称“魔棍无敌”,擅使三节棍。

    阴山七魔的老五姓风名丝黎,江湖人称“附形魔影”,擅使暗器。

    阴山七魔的老六姓钟名九楼,江湖人称“血魔王”,擅使铁枪。

    阴山七魔的老七姓君名无名,江湖人称“魔笛震武林”,擅使家传玉笛。
    说到阴山七魔之中,唯有老七君无名武功最高,为人也最正直,家传魔笛谱八八六十四式,威震武林。很多武林正派人士觊觎此魔笛谱,借说此武林秘籍带有一个魔字而说是危害武林的邪门秘籍,便纠结许多伪正派人士围攻君无名家,君无名父母以及仆人奴婢共四十八口均命丧于此,君无名被打成重伤跳崖寻死,被阴山六魔所救,君无名想起自家遭遇,恨透了武林的名门正派,于是加入了阴山六魔之中变成了阴山七魔,有了君无名之后,阴山六魔如虎添翼,因此,江湖上阴山七魔的名号便响亮起来。七魔之中的前六魔原都是些江洋大盗、海洋飞贼、采花盗柳之辈,所以阴山七魔的名号虽大,但名声却甚差。君无名开始对他们六人所做之事深恶痛绝,心想自己决不染指这种违背江湖道义,背弃人伦情理之事。但是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君无名也渐渐地默认了他们的种种行为,些须地在杀人越货、奸淫掳掠中得到了种种宽慰。

    “化雨剑”红缕衣今夜也一个不甚,中了阴山七魔的迷烟,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七弟,你这迷烟可维持多久?”“魔面阎罗”柳开夏问道。

    “约莫半个时辰”

    “哈哈哈……好,好,哈哈哈……”“魔面阎罗”柳开夏冲着红缕衣说道“小妮子,我们兄弟今天就让你真正地做一回姑奶奶吧……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这七人竟同时狂笑起来,想来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家常便饭,习以为常了。

    “魔面阎罗”柳开夏看了看四周,正好看到冷雨生和南宫玲玲鱼水之欢的那块卧虎石,便说道:“把那小妮子抬到那块卧虎石上去。”

    “化雨剑”红缕衣平躺在卧虎石上,怒目而视,恨不能将这些人撕烂咬碎尽数吞进肚里。

    “哎呦!这小妮子还挺横呢!!啊……哈哈哈……”奸笑着,在红缕衣的脸蛋上狠狠地拧了一把,另一只手一下子就撕开了红缕衣的衣襟。

    但见红缕衣肌肤如雪,光滑柔嫩,胸前配有红缎子肚兜,肚兜中央绣有一副鸳鸯戏水,酥胸奶子微微显露,奶头淡淡凸出。

    “吖……你……你们……做什么……”话语中充满了惧怕之音,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之意,再也不是刚才的严声厉色了。

    “哈哈……干什么!!??你说大爷们和大姑娘能干什么!!??”“独魔骇手”于廉淫笑着,一把撕掉了那副鸳鸯戏水。“哈哈哈哈哈哈……”其他的人都狞笑地附和着。

    “呀……咿呀……不要……不……求你们……求求……”红缕衣满脸绯红,双眸浸水,似乎已滴下泪来。

    随着鸳鸯戏水的剥落,一对白皙丰满的酥胸奶子展现在七魔眼前,但见奶子挺拔浑圆,奶头粉嫩可人。七魔再也按耐不住,同时伸手抓向红缕衣胸前。红缕衣只感到酥胸奶子被无数只手又抓又捏,似乎要爆裂开来一样,只痛的口中轻轻喊出声来。

    “咿呀……住手……不。不要……求……不要……不……”泪水早已经滚滚落下,又觉得下身湿了一片,羞痛难当。突然又感到有人扯下了自己的裤子,心中正当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又有人一把撕掉了自己的衬裤,冷风阵阵吹过,红缕衣觉得身体一阵酥麻,牝户经过淫水一流,又有缕缕阴风吹来,当真是空穴来风,只觉牝户内酥麻麻、酸痒痒、湿漉漉、空洞洞,好生骚坏了人。

    此时,已有二人拨开了她的大腿,鲜红可人的牝户完全地暴露在众人眼中。
    “咿呀……”只羞得红缕衣心头小鹿乱撞,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哈哈哈……”只见“魔棍无敌”李孤岚狞笑着从怀中掏出一件兵器——三节棍。

    三节棍,顾名思义,分为三节,间以铁环相连,舞动时灵活如龙,为江湖上少见之兵器。只见此人掏出三节棍在手,另一只手手持三节棍的一端用力地向红缕衣的牝户内戳去。

    “咿呀……”红缕衣只觉得一个冰凉、浑圆、粗糙的物体迅速地戳进自己的牝户内,只蹭的牝户里面肉火辣辣的,似乎已渗出血来,身体不禁微微地痉挛起来。

    “魔棍无敌”李孤岚手持三节棍的一端戳进了红缕衣的牝户内,又抓住三节棍的另外一端,对准红缕衣的后庭,也大力地戳了进去。红缕衣只痛地浑身颤抖,汗如雨下,大腿不挺的抖动,下身一阵一阵地痉挛,似乎要昏厥过去。

    “魔棍无敌”李孤岚把三节棍的两端分别插进红缕衣的牝户和后庭之中,又大声地淫笑着,笑着笑着竟抓住三节棍两端的棍柄同时抽插起来。

    红缕衣只感到凉飕飕、硬邦邦、粗硕硕的硬物在自己的牝户内和后庭间进进出出,小腹内一阵阵的巨痛,后庭中火辣辣,麻酥酥地,排便之意渐渐袭来。

    “呀……你……畜……你、你们……畜。生……”红缕衣挣扎着痛苦地骂道。
    “哈哈哈……”“魔面阎罗”柳开夏狂笑道“四弟又‘双管齐下’了,哈哈哈……”

    鲜血伴着阴精夹杂着淫水随着三节棍在牝户和后庭内的进进出出而流淌下来,牝户内和后庭间的嫩肉随着三节棍的进进出出而来回迅速地翻滚着,红缕衣下体片片血红,阴精淫水乱溢,模糊不清。

    “嘿嘿……”只听得“附形魔影”风丝黎尖声尖气地狞笑道“既然四哥一招‘双管齐下’,那小弟就来一招‘双针锁乳’吧,嘿嘿……”说完手腕一翻,双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各多了一根蚊须针。

    蚊须针乃是细若蚊吻的细针暗器,施打不易,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可见“附形魔影”风丝黎是一位暗器高手。

    “服形魔影”风丝黎双手食指和中指各夹一根蚊须针,手腕一翻,对准红缕衣粉嫩诱人的奶头,自奶头直刺入奶中。

    “哇呀……”红缕衣一声惨叫,柳腰乱摆,酥胸奶子左摇右颤,鲜血从奶头上滋溅出来,只觉得自己胸口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空中传来了阴山七魔令人发指的狂笑声。

    红缕衣此刻喉头哽咽,再也不能说出话来,只觉得天旋地转,目不视光,竟似不在人间一般。

    “哈哈哈……”“魔面阎罗”柳开夏狂笑道“红缕衣,现在知道我们阴山七魔的厉害了吧,哈哈哈……”

    就在这时,突听有人大声喝道“你等恶贼,还不速速住手!!”

    (5 )倚长剑龙啸九天

    如此深夜,万籁具寂,猛听一喝,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阴山七魔连忙寻声观看,红缕衣也强打精神定睛观瞧。

    只见一人腰中配剑,素白一身,方鬓似刀裁,剑眉如墨画,相面类春桃,郎目若秋潭,虽怒却似含笑,即嗔视而有情,威风凛凛,浩气摄人。

    红缕衣心中暗暗吃惊,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俊秀之人。

    “魔面阎罗”柳开夏一看,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凉气。来者非别,真是去而复返的“飞仙剑”冷雨生。

    冷雨生自南宫世家返转回来,途中耽误了不少时间,阴山七魔如何奸污“化雨剑”红缕衣他自然没有看见。但见山顶七男一女,而那女子又赤身露体不得动弹地平躺在卧虎石上,想来是中了对方的手段,看来这七人必定为恶人不假了,于是才上前喝声阻止。

    “魔面阎罗”柳开夏不觉心里发慌,头上冷汗直冒,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冷雨生冷冷一笑道:“老前辈深夜上山赴会原是为此事而来,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魔面阎罗”柳开夏知他心存讥讽,但又惧怕苍穹八剑的威名,只有自嘲道:“呵呵呵……冷少侠说笑了,既然冷少侠前来,我们兄弟先行告退了。”说完,转身便要向山下逃去。

    “慢!!”冷雨生说话干净利索,知他有逃跑之意便一声喝住了他“你等七人,冷某若猜不假,想比就是叱咤江湖的九阴山七魔吧,今日得见,久仰、久仰……”

    “魔面阎罗”柳开夏看他已经抓破了脸,冷冷一笑道:“哼哼,乳臭未干的小儿,少在那里假仁假义,难道七魔还怕了你不成!!”说完冲着其他六人一使眼色,六人都心领神会,各自掏出兵器。

    “请出招”冷雨生左手一扬,右手抽剑离鞘,摆一招“仙人指路”,亮开架式。

    “魔面阎罗”柳开夏也不答话,手一挥,七人便将冷雨生围在中央,心想冷雨生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也休想得活。

    “上”“魔面阎罗”柳开夏大喝一声,当先攻了过来,其他六人也都各举兵器杀将过来。

    冷雨生见他们七人攻来,脚尖点地,跃到空中,施展“飞仙九绝”第一招中的第一式“天河倒泻”,腰间用力,头脚倒置,气运丹田,凝注于剑,刹时见只见到剑花乱舞,剑气群飞,七魔中的前六魔见势不好,连忙逃躲剑花拨打剑气,一时间手忙脚乱,再也无法向冷雨生递招。

    “魔面阎罗”柳开夏心说不好,自觉此地不宜久留,再也无心恋战便对其他六人大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撤!!”说完在也不顾及其它,飞身向山下逃去。其他六人闻听“魔面阎罗”柳开夏那般说,也都各提兵器施展轻功向山下飞奔而去。

    冷雨生见七魔向山下逃窜,刚要提剑追赶,又随即想到躺在卧虎石上的少女,便不再去追赶,径直向红缕衣走来。

    红缕衣起初看到这少年,先是一惊,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俊秀之人,后来又看到他抽剑发招,暗暗吃惊,想不到他人长的风流,武功都是这般俊,不禁暗生情愫。眼前突然见他向自己走来,想到自己被阴山七魔凌辱,又是赤条条地光着身子,只羞得满脸通红,睁眼不是,闭眼也不是,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冷雨生已然走到了她的面前。

    红缕衣正想着心事,当看到冷雨生来到自己面前时,不觉心里一阵酸楚,眼泪滚滚而下。

    冷雨生连忙褪下自己身上的长衫盖在红缕衣的身上,然后柔声问道:“不知姑娘芳名,家住何处……”正待要问姑娘为何深夜入山时,又怕触及她的伤心事而不在说话。

    “飞仙剑”冷雨生和“化雨剑”红缕衣虽然同为当今苍穹八剑之中的人物,但是由于机缘巧合,在比武论剑中偏巧没有遇上罢了,冷雨生自幼习得家传剑法,并没有太多涉及江湖,所以武林中的众多事件以及众多豪杰都只有耳闻并没有目见,因此对于“化雨剑”红缕衣,也只是知道与自己同为苍穹八剑之一,并没有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

    翠离山阴风一阵阵地刮来,红缕衣只感到渐渐清醒,迷烟的作用慢慢地也失去了。

    “不知少侠是否行个方便,我……”冷雨生知她心意,便走出数步不再回头。
    红缕衣试想着挣扎坐起,可是刚一用力,只觉得下身剧痛,腰中酸麻,竟自坐不起来,又觉得奶中细针在肉中左刮右刺,不禁失声叫了出来。

    冷雨生闻听得惊呼声,恐出意外,连忙回身来到红缕衣身前道:“姑娘身子可好……”稍微顿了一顿又:“现在是危难至急,如有不方便之处,不妨说出。”
    红缕衣本已对冷雨生心生情愫,只是羞于启齿,道:“我……我……”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冷雨生只道是危难关头,轻轻地拉开了盖在红缕衣身上的长衫,红缕衣奶上血迹斑斑点点,奶头上血迹似已凝固,仔细定睛一看,约莫看到奶中似有银针。冷雨生暗想,这等恶贼行事居然如此令人发指,便双手手掌各托住一个奶的底端,由下自上用力地挤去,想生生地把银针逼出来。

    红缕衣只痛得扭摆着身子,口中痛苦地咿呀咿呀地喊个不停。冷雨生知她想必是痛苦万分,心下想了一想,便伏下身子用嘴唇轻轻地含住奶头,气运丹田,慢慢地将那细针吸了出来,银针一出,鲜血直溅。冷雨生连忙用嘴含住,冷雨生只觉得口中被自奶头滋溅出来的血冲击着,然后用舌头在奶头上,四周来回地舔吸。托着奶子的手掌渐渐地出现了柔软、温暖的感觉。

    红缕衣起初看到冷雨生伏身含住自己的奶头,不禁火上心头,想这个人居然落井下石,原来是个伪君子,刚要开口讥讽,却又看见冷雨生已将那蚊须针吸了出来,心知自己错怪了他,心头又是一阵云雨乱翻。突然间又感到冷雨生吮吸自己的奶头止血,痛痒交加,好不骚人。

    冷雨生为红缕衣止完血后,将蚊须针放到手掌之中观瞧。“蚊须针……哼,想不到阴山七魔之中还有这等暗器高手。”

    此时,红缕衣已然穿好了衣裳,冲着冷雨生一抱拳道:“多谢少侠出手仗义相救,在下红缕衣,江湖人称‘化雨剑’……”。

    冷雨生闻听此言,也是一惊,她便是苍穹八剑之一的“化雨剑”,心里一阵奇怪,自己明明也是苍穹八剑之一,居然都不曾相识,真是天意弄人。

    冷雨生略一迟疑,再注目观瞧,红缕衣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自己,心中不好意思,也连忙拱手作揖道:“原来是红女侠,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果然‘绝色佳人,倾国倾城’”。这八个字正是苍穹八剑谱中对“化雨剑”红缕衣的表略写照。红缕衣闻听冷雨生这般说,脸上娇羞,心神一阵荡漾,痴痴说不出话来。

    冷雨生看天色快晓,便对红缕衣柔声说:“青山不改人长在,绿水长流易相逢,后会有期。”说完便施展轻功向山下而去。

    红缕衣似乎还没有反映过开,只痴痴地重复着:“青山不改人长在,绿水长流易相逢……青山不改人长在,绿水长流易相逢……”

[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日月游龙 金币 +5 发帖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