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流的小田甜】(1.4-2.1)【作者:雪花飘飘】
字数:50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小田甜和陶肖文第四节

  此时。正陶醉在陶孝文身下的小田甜。接连被陶孝文的大肉棒猛戳了好几下。他感觉自己快活死了,她刚刚被摩擦的小小高潮了两次,正在美妙的享受着。突然又被陶孝文一阵猛戳。她只感觉敏感的肉穴。被猛地撑开,一个硕大的龟头撞进了她的体内,大阴茎深深的插入田甜的阴道里。大龟头顶住田甜的子宫颈。
  犹如高压电流般。剧烈的快感。瞬间充斥了她全身,让她差点叫出声来。她浑身都绷紧了,咬紧牙关紧闭双唇,才勉强没有喊出来,但紧接着的几下抽插搅动。让她再也忍耐不住了,强烈的刺激。让她娇嫩的肉穴。一阵猛烈收缩,累积的快感。像洪水一样溃堤,巨大的充实感。带来的强烈刺激洪流瞬间将她整个淹没,被冲上了最强烈的销魂高潮。这一连串的刺激。还是让娇小的田甜叫出了声。啊。啊。我快要死了。真是舒爽透顶了。怎么样啊。我可爱的大流氓哥哥。里面是不是最好的地方。你可要好好地疼爱疼爱妹妹的那里呀。

  在田甜高潮的冲击下。陶孝文也快要到达性爱顶点。他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在田甜的阴道里。大龟头顶住田甜的子宫颈。慢慢的研磨。揉弄。田甜的阴道紧紧地包裹着陶孝文的阴茎。温温的。暖暖的。又酥又麻。太好了。太美妙了。
  就这样。两人大干了半个小时。陶孝文终于找到了小田甜身上最美妙的地方。在刚结婚几天的新媳妇娇媚的身体里。陶孝文酣畅淋漓的射出了浓浓的精华。
  田甜三次高潮的余澜。还在她的体内回荡着,让她感觉浑身酥软,快感阵阵。
  「这回我可体验到了。小田甜。你真的很好!」陶肖文大汗淋淋的想从田甜肚皮上滑下来时,还是忍不住地赞叹一句。

  田甜格格地笑着,双手还紧紧地搂着陶孝文的脖子。来回扭动着身子。舍不得让他下来。笑眯眯地说:「流氓哥哥。现在你用完啦。知道我是真好啦。找到我身上最好的地方了吗。说说看。我都有哪些好处吧。以后你还用不用呀。哈哈。其实你也很不错呀!看你平日理斯斯文文的像个书生,上了『战场』也倒像个勇士,敢做敢爱,敢死敢拼,很有点飞蛾扑火,不畏生死的精神,也让我真是爽快的很呀!」田甜一边用卫生纸擦着下身,一边看着陶孝文。淫荡的娇笑着。田甜那美丽漂亮。娇小玲珑。光溜溜的身子。一览无余的展现在陶孝文的面前。擦完下身。扔掉卫生纸。

  抬起双手。在屋里转了一个圈。对陶孝文挑逗的说。好看吗。我身上哪里最好呀。指指自己的乳房。是这里吗。刚才你已经吃过了。味道如何。以后还想吃吗。想吃的话。我还可以让你吃的。来。再摸摸他吧。

  说着。又拉起陶孝文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哈哈。感觉真么样。还和刚才一样吗。又指指自己的下身。还是这里呀。我这个身体。

  下次你还想用吗。还有这个小幽洞。里面的滋味怎么样呀。和别的女人相比。有什么不一样啊。是不是还想进去感觉感觉那里的滋味。爱。今天我有点累了。还是以后再让你的小弟弟进去玩吧。嘻嘻。看你有点舍不得。那就让你再摸摸吧。好。手指头也进去摸摸里面。

  说着。又扑到还是光溜溜的陶孝文身上紧紧地把他搂住。不断地亲吻着他的脸蛋。她的嘴唇。陶孝文也不自觉的紧紧地搂抱着小田甜光溜溜的身体。两个人的手互相在对方的身体上上下抚摸。在屋里扭来扭去。

  「你——。」陶肖文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回答。想想自己刚刚和才结婚几天的。甜美可爱的侄媳妇偷情通奸。很有些难为情。他动情地说:「田甜。刚才我们做的很不对。以后还能这样做吗。不过。说句心里话,我是多么想让你成为我唯一的情人呀!我是真心的爱你的。以后你还会再来吗。」嘻嘻,我说陶肖文同志,你不要这样太自私了好不好?你现在已经搞了第十个女人,常到了她的好处。你应该知足了。却还希望别人为你守身如玉,成为你的私人用品。

  这未免有点太无理了吧?!我实话告诉你,你可是我经历的第十一个男人,也确实是令我最佩服的一个男人,有文采,有风度,更有『力度』,的确是『真才实用』。也算上是个好男人!我也很爱你。和你偷情通奸我也没有什么压力。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随时来和你做一次。可是。你能容忍我有那么多男人嘛。又用手指着自己的乳房。我的这里他们可是都吃过的。你不嫌脏么。又指着自己下面。

  这里他们也都摸过。舔过。这个小幽洞。他们的小弟弟也都进去过。还把他们的脏东西射在了里面。况且以后我也不能保证。不再和他们来往。你也不在乎么。你能容忍么。再说……

  我是有丈夫的女人。还是你的侄媳妇。你可要好好想想。害不害怕那么多压力。只要你不害怕。我就无所谓。哈哈。可爱的大流氓哥哥。怎么样。只要你愿意。以后我们就再来几次好了。好吗。来。再搂着妹妹。亲妹妹一次。「田甜说出这番话来,真是有声有色,有情有义,陶肖文听了田甜的话。只觉大脑一晕,不由心灰意冷地叹了口气。:」田甜,我真的不敢相信,你是这样一个女人?小小年纪却不知道珍惜自己,真是可惜呀可惜!我多么希望你能忘记过去。真正做个良家妇女!「

  「桃花沟上有你这样的『人才』,我想做良家妇女都难,那天如果不是你天外有天话中有话,我也不会找上门来,和你这样缠绵一番。现在我们什么都做了。什么都享受到了。你也了解了我。我也了解了你。咱们谁也别后悔。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改天你还想和我做。告诉我一声,我这个淫荡妹妹保证能让你更加舒爽。」田甜慢慢的穿好衣服,又对着镜子。理了理飘逸的长发,神采飞扬地转了一个身:「怎么样?还是像刚才那么光彩照人吧!这样的身子。不让男人着迷才怪。田甜又格格一笑。对陶孝文说。:」流氓哥哥。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淫荡妹妹会把你当作我唯一的情人,你高兴么。拜拜!「她说着笑着来到大门后,用力搬去顶门杠,回头嗔怪一句:」你真是做贼心虚,干嘛用这么大杠子顶门,难道怕别人会破门而入吗?「

  陶肖文哭笑不得地叹口气:「少年不知愁滋味,不拿真心当真情,游戏人生,风流成性,这个小女人真是太『水』了,早晚会出事的!」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太『水』的小美人,谈笑之间又换了一个情人。

  第二章。田甜和陶天元第一节

  在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陶天元突然来到陶肖文家中,神秘地说:「肖文哥,我想和你商量点事。」

  「什么事,天元?」陶肖文自然不敢怠慢这位桃花沟上的英雄人物,客气地让座,倒水。

  陶天元鬼鬼祟祟地说:「肖文哥,你把鱼塘小木屋的钥匙给我用一用,我这几天和似玉闹气,吵的是让我心烦意乱,我很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静一静,你的小木屋是最合适,一来我帮你看鱼,二来也可以让我睡个好觉。」

  「这——这看鱼小木屋,那里可是瞎灯摸火,没有一点光亮,你不害怕你?晚上可是鬼火闪闪,阴森森的挺吓人的。」陶肖文迟疑一下,担心这小子想与他人合伙来偷鱼吃。

  陶天元一拍胸脯:「我是谁?天不怕,地不怕的陶天元,还怕什么阎王小鬼的!拿来,少半个鱼尾巴,我陪你一条牛腿!」他一伸手,这下可是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而是硬取。

  陶肖文自然不敢得罪陶天元,只好乖乖地拿出小木屋的钥匙,仍然是不放心地叮嘱一句:「你晚上睡觉机灵一点,给你个手电筒,晚上帮我照看照看。」
  「不要,有我陶天元在谁敢偷你的鱼!」陶天元拿起钥匙,欢天喜地地吹了一声口哨,扬长而去。

  陶肖文睡到半夜还是放心不下:这小子一定是勾结外人来偷我的鱼,不行,我还要去看看,想到这里,他起床穿好衣服,拿起手电筒,走出门外。

  天气已经是五月的下旬,桃花沟岸上小草正旺,野花放香,陶肖文踏在草地上是一点点声音也没有。他高一步,低一脚的顺着沟边向前走,一边小心地看着水面,奇怪?怎么没有一点动静,难道我真的用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错怪了天元?既然来了,就要去看看这小子睡的香不香?吓唬吓唬他这个大英雄,看他是真英雄,还是个吹牛皮的狗熊?

  陶肖文加快了脚步,朝小木屋方向走去,想用手电筒来吓唬一下陶天元。
  「田甜,我的小心肝,你怎么这般迷人,这么让我动心!」小木屋内突然传出男人肆无忌惮地话声。

  陶肖文一惊一愣,急忙停住脚步,心里却如同被巨石撞了一下,都快碎了,对于小田甜,这次他可是动了真情的。真想和这个漂亮的小女人多交流几次。成为知心。可是……

  「心动不如行动,这瞎灯摸火的你能看见什么?还不快点『行动』,你姑奶奶可都有点等不及了。这里可真是鸟语花香,一片世外桃源的好地方,这个『流氓作家』怪不得要在这里养鱼放虾,我看他只不过是找个借口罢了,我想他准是用来和哪个女人约会的场所,格格,你别挠我肚皮好不好?我怕痒哟!快插进来。」女人甜甜地笑着,那种美妙的声音,听起来很容易让人陶醉。

  但是陶肖文听了这种声音,不光没有醉,仿佛如同被人当头一棒,愣愣地站在那里,想都不敢想,这个太『水』的小女人,会在几天时间里,竟然又和陶天元插上一腿!

  「其实这个诗人根本就是个流氓,一天到晚拿着那些爱情的字眼来骗女人的眼泪,骗女人的同情,骗女人上床罢了,可惜他骗了九个女人,现在还是光棍一个,单身一人,也挺可怜的!」男人有几分同情地说。

  「哟!这回你可搞错了,等等。你等我摆好姿势,你再。不……不是这个搞错了,而是我说你刚才那句话说错了,『流氓作家』已经是第十个女人到手了,身边一个也没有,哎哎……呀呀,手伸到哪里去了。这个床也是太小了,放不开呀!你再爬上来一点。进去再深一点。对。对。就这样。嘻嘻。有点痒了。好。好。真舒服。」女人咿咿呀呀地开始只恨此床小,展现不了她的『风采』。
  「不对,他在那篇小说上分明写着第九个女人与我擦肩而过,我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嘿嘿……难道出版社还会印刷错误?」男人一边分辨着,一边用力拼搏着什么。弄得小床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不。是十个女人。…第十个女人可不是别人。就是我呀!嘻嘻。实话告诉你,自从我嫁入你们桃花沟,我就发现陶肖文是个难得的人才,自然要网入裙下,你……你可不许吃醋呀!告诉你吧。除了我丈夫陶小雨。陶孝文可是我来到桃花沟的第一个男人。在我结婚的第五天。我就主动地到他家里去了。大白天的我们正正的玩了两个多小时。那个舒服享受啊。真美死了。别瞧他一个文绉绉的。这方面可真厉害。他可比你强多了。哟!你这个小东西,还真的发火了,哎呀!我这可是肉做的,又不是铁打的,你还想把它戳穿了不成?」女人嘴上喊痛,但是那种声音却又十分快活。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才来桃花沟没几天,就和那个流氓作家搞上了床,下次不许你再和他乱来呀!」男人显然是发了火,小木床都被他摆弄得吱吱乱叫。

  「呸!你说的什么话?你难道是我丈夫吗?不乐意你可以下去,别趴在老娘肚皮上赖着不走!我个人的私生活可不要你管?你想的倒美!你们这些不要脸的男人在我眼里算什么东西,你知道吗?哼哼。」女人的声音不甜了,甚至还有一丝冰冷冷的味道。

  男人好像是服软了,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我的小宝贝。小心肝。我不过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身子是你的,东西长在你身上,你想和谁干就和谁干,我怎么能管了你呢?来。让我再深入一些。你会更舒服的。告诉我,男人在你眼里算什么东西?」

  女人格格地笑起来,又甜甜地说:「天元,我说出来你可不要生气,其实你们这些男人在我眼里。就像一根剥了皮的火腿肠,只不过没有商标罢了!嘻嘻,你的这根特别大,乖乖,说它大它就肿了起来,还是全自动的哩。哎吆,又顶疼我了。!」

  「你这个小妖精,看我不插死你!」男人又疯狂起来,小木床是吱吱叽叽乱叫乱响。

  「你猜猜,我的梦想是什么?」女人放荡地问。

  「你这种女人还有什么梦想?如果有,也就是梦想和不同的男人上床挨操罢了!」男人没有好气地回了一句。

  「算你这个小东西聪明,还真猜对了。我的梦想就是把桃花沟上的好男人。一网打尽!」女人真是野心勃勃,野心十足,仿佛她的梦想是多么伟大。

  「嘿嘿,我还没有见过你这种女人,漂漂亮亮的,却怎么那么淫荡呢?随意就和哪个男人上床。你的性欲怎么那么旺盛。天天离不开男人。桃花沟上有你这样的女人,早晚要出大事。我的小心肝,你下面的水可真多,我——。」男人说不出话来,可能是掉入水中了。

  陶肖文狠狠地一跺脚,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愤然离去,心中是十万个不明白,这个小田甜怎么就这样淫。这样贱呢?花一样的人儿,怎么就不知道珍惜自己呢?这么美丽的娇躯。这么漂亮的脸蛋。竟然成了公共汽车。而且还都是他自己主动的。可以说。是不要钱的妓女了。陶天元这小子也真不是东西,只许他上马,就不许别人坐车,何况这匹『马』。也不是他的专骑呀,真是欺人太甚!
  陶肖文大步流星地返回家中,这时却突然灵感出现,急忙在笔记本上写下八个字:妙龄少女,一网打尽!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