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香山玉踪】(续:欲乱边尘)(13)【作者:lucylaw】
字数:110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小半个时辰后,苏希娇从外面回来了。此时她的身后,正跟着两个镇上最大 的妓院春花楼的妓女。刚才的事儿简直让她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一个女人, 竟然跑到人家妓院去挑选了两个女人带走。弄的那个老鸨就像是看着一个另类一 样看着她。而一些妓女甚至还在背后窃窃私语,说她这是有颠鸾倒凤之好。 
  好不容易厚着脸皮把两个妓女带回来,她又费劲心思地给店家解释到,自己 为什么要带两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回来。但她知道,眼下要给雷斌解毒,这是唯一 的办法。况且这雷斌不是普通人,倘若毒素发作时兽性大发,也不是一般的妓女 能应付过来的。所以她带回来的这两个姐们儿,是春花楼最出色的妓女。
 
  「你们要伺候的爷就在那间屋子里,你们进去吧。」苏希娇对两个妓女说道: 「有一点需要注意,最后你们的爷要泄出阳精的之后,只能让他在体外泄精,不 能让阳精进入你们的体内,此点尤为重要,你们切记。」
 
  「咦,这是为什么?」其中一个妓女大惑不解道:「一般来说,我们的客人 都觉得这定是要在女人体内泄出阳精才能尽兴,为何有如此的要求。」
 
  苏希娇没有解释,只是推开了雷斌的房门,说道:「进去吧。」
 
  而另外一个妓女看了看苏希娇的表情,突然放肆的笑了笑说到:「我说这位 妹子,为什么你们老爷守着你这样一个绝色佳人不用,还要让你来找姐们儿。我 若是他,定然要把你活吞下去。」
 
  苏希娇没有理会那个女人的调笑,一把把她推了进去,然后关上了房门。待 一切妥当后,苏希娇的心情才慢慢平静。料想这雷斌也不是一时完事,便独自在 院中的青石上独自坐着发呆。此时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院中春意渐浓,青石 边上的一株玉兰已经开放,发出淡淡的幽香。
 
  倚靠着玉兰树坐着的苏希娇,心中突然泛起一阵孤寂和凄苦。她曾经以为, 那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事情曾经距离自己很远,但这一切却在这几天陆续发生 在她的时候。夫妻感情的危机,差使工作的彷徨,让这个曾经处处显得老练的女 捕头,心中泛起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
 
  月光流波,树下的女人突然觉得自己的手上有些湿润。原来刚才几颗不争气 的泪珠竟然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滴在了一双纤纤玉手上面。苏希娇有些可笑地看 着自己,她本不是懦弱的女孩,只是最近的事情让她的头绪有些混乱而已。 
  她突然想起以前师父霍青玉说过的一番话,所谓出色的人,就是要能帮助人 从各种负面的情绪中很快摆脱。苏希娇突然觉得,好像在雷斌身边,就有着一种 莫名其妙的安全感一样。
 
  以前和宋莫言一起办案,她们夫妻二人配合亲密无间,但和雷斌一起做事,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次接触,但却似乎有另外一种体验。好像她在雷斌身边,几乎 不需要动脑子,而雷斌总能想在她的前面。她心中甚至觉得,自己只要不让他身 体内的毒性发作就行了,剩下的,似乎都可以交给他来解决。
 
  夜,微凉。
 
  一个人在院中呆坐了很久的苏希娇,觉得身上有了一阵寒意,正在她从自己 的遐思中抽离出来的时候,她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声音。
 
  苏希娇自然知道这声音是来自哪里,也自然知道这声音是为什么发出来的。 看来这雷斌的房中的三人,已经进入了「状态」。不过好在店主那对老夫妻耳朵 不好,听不见这声音。
 
  但苏希娇却听得真真切切,脸上微微一红。她并不想去一窥里面的春光,上 一次面对面看着珊儿和雷斌的欢好的时候,她都尚且可以心如止水,此时她自然 也能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情欲。时候已经不早了,已经有一些困意的苏希娇推开了 房门打算回去休息了。
 
  然而关上房门的时候,她在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居住的房间和雷斌的 房间只有一墙之隔,而这个破旧的小旅店,房间和房间之间甚至都不是用的土墙, 而是用的几块木板的分隔。所以比起刚才,苏希娇反而觉得将隔壁的「激战」听 得更加的清楚。
 
  但此时她真的有些困了,困得不想再出去回避这种声音,反正这样的声音她 自己也是熟悉不过的,只要收敛心神,料液无妨。所以苏希娇也没有再次离开房 间,只是拿起水壶里已经有些冷却的水匆匆洗漱了一番,然后躺再了炕上。 
  温暖的炕上,苏希娇却怎么也睡不着。隔壁的声音似乎越来越高亢,苏希娇 心中也一阵心烦意乱,在床上辗转反侧。而这一翻身,苏希娇却突然发现,隔板 的缝隙似乎比她想象中要大,一缕缕灯光透过隔板穿了过来。刚才自己房间灯火 通明,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此时自己深处黑暗之中,对方的一切自然更加光明。 
  此时的女捕快,心中充满了一阵强烈的好奇。她缓缓将头凑到了一条枕头边 的缝隙往里面望去,竟然一下子将隔壁炕上的情景尽收眼底。
 
  就在一墙之隔宽大的炕上,此时混身赤裸的三个人正纠缠在一起。雷斌抱着 一个仰面朝天的妓女的腿,不断扭动着自己的下身,将自己滚烫的肉棒不断送入 妓女的身体,每一次的动作,都带起一阵女人的呻吟。而另外一个妓女,此时好 像是已经脱力了一般,几乎瘫软地躺在了一旁的床上,任由丰腴的身体暴露在空 中,一双硕大的双乳,随着男人的动作而剧烈晃动着。
 
  「野兽!」苏希娇的脑海中突然泛起了这个词,她突然明白了玉蝴蝶所说的 野兽到底是什么意思。此时雷斌扭动的速度和动作的幅度,都是她平生未见的。 江南女子多娇柔,所以宋莫言在与她欢好的时候,都是充满了怜惜。而此时的雷 斌,却像是那野兽在交配一般,每一次的动作都充满了原始的力量。
 
  苏希娇的俏脸滚烫,她努力地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却发现这是徒劳的。隔 壁上演的春宫戏,就像是最好的戏子手中的戏法一样吸引着她,就算手心里充满 了汗珠,也没有一丝感觉。
 
  隔壁女人的呻吟,已经从高亢变得绵软,另外一个高潮迭起的妓女,似乎也 在雷斌的一阵冲刺后瘫倒在了床上。然而当雷斌的下体从女人的体内拔出的时候, 即使是隔着一堵墙的苏希娇也知道,雷斌并没有满足。
 
  这是苏希娇第二次看见男人在情欲刺激下的下体了,沾满了女人的体液的肉 棒,此时就像是婴儿的手臂一样高高挺立。苏希娇突然觉得,自己给雷斌找两个 女人仍然是小瞧他了,此时他欲火中烧,又在鹧鸪红的毒素的刺激下,隔壁的两 个妓女竟然也招架不住。
 
  雷斌有些不知满足地拍了拍前一个败下阵的女人,那个勉强回复了体力的妓 女,趴在了床上,努力地将自己双腿分开,让雷斌将自己的下体再一次刺入她的 体内。而这一次,苏希娇觉得更加震撼,因为女人趴着的方向竟然是冲着自己, 从她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清女人那张充满了情欲的脸庞。
 
  苏希娇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雷斌此时的动作陷入了疯狂。更要命的事, 这个女人突然直起身子,趴在了隔断苏希娇和男人房间的模板上。招架不住的女 人,只能几乎事贴在木板上,分开双腿让他不断在身上扭动着。而另外一个女人 也鼓起余力,跑到雷斌身后,在他狮子般强健脊背上来回亲吻着。雷斌却突然一 把抓住女人,把她并排在按在了床上,同样是姿势趴在身下女人的一旁,然后将 自己的肉棒又迅速刺入了女人的体内。
 
  女人的双乳,在男人冲刺下的剧烈晃动几乎离自己只有一尺之遥,苏希娇目 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只觉得浑身上下燥热无比,虽然春寒料峭,但也忍不 住一脚把被子踢开。
 
  此时隔壁两个女人的呻吟,已经变得沙哑,而雷斌在两女的体内的冲刺也往 返了几个来回。终于,在一阵狮吼般的低吟后,雷斌将下体从女人的体内拔住, 随即,一股白浊的阳精从雷斌的下体喷射而出。
 
  虽然是第二次看雷斌喷射阳精,但此时是在男人主动的施为下,阳精竟然如 同水柱一样汹涌。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苏希娇甚至发现这阳精是朝着自己的脸颊 飞过来一般,急忙想转身躲开,却见阳精重重的打开了木板上,白灼的液体立即 模糊了苏希娇的视线。
 
  过了好一阵,隔壁的动静才慢慢停止下来,苏希娇的内心也慢慢变得平静。 隔壁关门时的脚步声让她知道,两个已经完成任务的女人,只能勉强搀扶着走回 去。而她自己的脸颊,此时依然像火烧一样灼热。这个美丽的女捕快,突然觉得 自己胸前的衣襟大开,而自己的一根手指,尽然在不断抚摸着自己的一颗早已经 肿胀的乳首。
 
  苏希娇心中一阵羞涩,急忙将衣服重新收拾好,拉过了被踢落在炕下的被子, 闭上眼睛慢慢进入了梦乡。
 
  出了枫回镇后,路上的人烟就已经开始变得十分稀少了。每个偶然路过的商 旅行人,都侧目看着这一对青年男女。甚至还在背后议论,为什么这荒无人烟的 地方会有这样的佳人出现,尤其是这个女人,好像刚刚享受到雨露的滋润一般, 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
 
  今天的雷斌变得神采奕奕,竟然没有一丝激战之后的倦怠感。而她身边的苏 希娇,却一直都娇滴滴地低着头,羞涩地不敢看男人。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两人 的心中都在发生着一些潜移默化的变化,这种变化让苏希娇反而不敢像昨天一样 和雷斌想到什么就聊什么,只是走到了僻静的地方,才偷偷叮嘱了雷斌一声,要 他两天一次必须要泄出阳精。倘若到了豹韬卫军中,便要挑选无人僻静的地方自 己用手解决。
 
  傍晚时分,两人终于来到了漠北大营。豹韬卫的营寨绵延数里,黑压压的一 片军阵中,骑兵,步兵,弓弩手来往穿梭。在阵营里,是不是传来一阵军士训练 时的呐喊声,在周围空旷的山谷中回荡着。
 
  这还是苏希娇第一次见到这戍边主力卫队的阵势,只觉得如同排山排山倒海 般壮阔,心中的震撼无以言表。虽然他们都是江湖豪侠,但自古以来,真的这些 江湖豪侠真的面对那一排排的长枪劲弩时,可以说是无一胜绩。
 
  「难怪这边塞词人的作品,都是金戈铁马,壮怀激烈。这漠北的军队和京城 的卫戍兵勇确实气势不同。」苏希娇由衷的赞叹着,但旁边的雷斌却一言不发。 
  苏希娇这才想起,接近了豹韬卫大营后,雷斌便服下了事先准备好的药丸。 此时他咽喉红肿,说话十分困难,当下便不好意思地朝雷斌笑了笑。
 
  「你们是何人?」远处,两骑斥候从哨探位出现,骑着骏马迅速往两人这边 接近。一般疾驰,一边扯着嗓子喊叫道。
 
  「京城六扇门中人,奉之前的约定,特来拜会韩君麒将军。」苏希娇朗声说 道。
 
  「以何为凭?」
 
  「这是我六扇门的专属腰牌。」苏希娇说这,递过去了两块六扇门的腰牌。 
  「两位稍等片刻。」那个军士接过腰牌,转身骑马进了营寨。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辕门突然传来一阵急促鼓声,一对骑兵骑着马整齐 有序飞驰而来,为首的一人正是那天来过山庄的周虞候。面对这样的阵势,苏希 娇心里不禁有些忐忑,不知道易容术是瞒过对方。否但一旁的雷斌却是一脸轻松, 这两天苏希娇一只在纠正一些他举止间和宋莫言不一样的地方,所以他有充足的 信心瞒过这个周虞候。
 
  果然,周虞候打量了两人一眼,过来拱手道:「宋大人有礼了,几日之前在 山庄才见过,没想到过了不过旬余,我们又见面了。」
 
  「外子水土不服,咽喉红肿,开口不便。请不要见怪。」苏希娇说道。
 
  「这位便是苏大人吧,久仰大人大名。前几日去百草山庄的时候未曾得见, 今日一见,果然是国色佳人。」就在军中的周虞候面对这样的佳人,原本定要调 笑两句,但转瞬又想起那日在百草山庄吃的各种哑巴亏,当下也不敢有什么不敬 的地方……
 
  苏希娇也没有计较,只朗声说道:「大将军此时在何处?」
 
  「此时大将军正在帅帐,我领二位前去。」说罢,周虞候身后的骑兵自然地 分成了两队,让三人从中间骑马飞驰进了营寨。
 
  这豹韬卫的大营比苏希娇想象中竟然要好许多,她原以为军营都是荒地和帐 篷。没想到此时豹韬卫的大营中,竟然用原木架起了很多房屋结构的营帐,而一 些空地上,甚至还种上了各种菜蔬。这些年边关无战事,看来着豹韬卫的士兵也 有很久没有换防过了,在这里竟然也建起了一个颇为适合生活的地方。
 
  韩君麒的帅帐坐落在一个被精锐部队拱卫的开阔地带。此时的帅帐里,一个 看上去约莫五十出头,鬓角斑白身穿甲胄的男人,正在摆弄着一旁的沙盘。苏希 娇在朝中就听说,这韩君麒是沙场悍将,一身本事是实打实地从死人堆中磨练出 来的,当下见到,果然有些不怒而威的气势。
 
  「将军,宋大人,苏大人到了。」周虞候说到。
 
  韩君麒听了周虞候的话,却好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仍然只顾低头看着沙盘, 突然说道:「前日我营中要进行火攻的训练,而营盘中的火油不够,我需要让士 兵去二十里外的这里去取。」韩君麒一边说着,一边往一个叫羊井子的地方插上 了一面红旗,接着说:「我派出了两个小队一共三十名士兵去取火油,他们去这 羊井子,往返一次要两个时辰,并且每个士兵每次只能驮一桶油。我的训练要在 三个时辰后开始,那么我的士兵最多可以带回来多少的油呢?」
 
  苏希娇不明白对方把这个问题抛给他们的目的,但既然对方问起,便思忖道: 「这一个士兵来回一次药两个时辰,那如果要他们去两个来回,这时间定然不够 的,所以这虽然有两个时辰,士兵只能带回来三十桶油。」但凭借以往的经验, 苏希娇觉得这个题恐怕未必这么简单。
 
  果然,当她正要试探性的说出三十通的时候,一旁的雷斌冲自己摆了摆手, 似乎是让自己不要说话。苏希娇正在诧异间,雷斌拿起了一个小旗,在沙盘上飞 快地写了几句话。
 
  「两队士兵,先一起取三十桶油,走到返程的一半地方的时候,把油放下。 第一队人将十五桶油送回,第二队人回到羊井子,再取十五桶油。第一队将十五 桶油送回后,去半路取那十五桶油,而第二队一起将第二次的油运回。如此,可 运回四十五桶油。」
 
  看了雷斌写的文字,苏希娇心中恍然大悟,而一旁的韩君麒也满意的微微一 笑。就在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雷斌却突然又在沙盘上写道:「其实,还有另外 一个方法。直接将大军开赴到羊井子附近训练,则只需要一个时辰,就有足够的 火油可以训练。」
 
  当雷斌写出了这个答案的时候,韩君麒突然哈哈大笑道:「了不起,宋先生 果然是名不虚传。我曾经抛出了这个问题给我的下属,他们花了很多时间,才想 出来先生的第一个方法。但先生这第二个方法却另辟蹊径,更加巧妙。的确,对 手可从来不给我们循规蹈矩的机会,很多时候就是要出奇制胜。」
 
  韩君麒此时对两个人的态度已经和善了很多,招呼着亲兵给两人上了两碗奶 茶,然后才坐下说到:「前日我曾写信给兵部求援,原本是想清蒲大人自己走一 趟。所以当后来得知,蒲大人派出了两个年轻人来协助的时候,我本来颇为不悦。 我和你们蒲大人也算有些交情了,当时觉得她竟然只让两个小娃娃把我打发了, 于是刚才其实想要刁难刁难你们。没想到宋先生智计过人,是老夫走眼了。」说 完,又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这韩君麒倒是个率性之人,苏希娇莞尔一笑对韩君麒说道:「大将军, 我们已经知道事情的大致经过了,不知道大将军能否把事情经过的细节说给我们 一下。」
 
  韩君麒摆了摆手说到:「不急,两位鞍马劳顿,起码要等吃了晚饭再说吧。」 
  晚饭虽然算不上丰盛,但对于这漠北大营来说已经是十分丰盛了。三人找了 一个僻静的营帐,一边吃饭,一遍讨论着那日的斥候遇袭案件。
 
  在雷斌的面前,放着一叠厚厚的纸,无法言语的雷斌飞速在上面写了一段话, 递给了韩君麒。
 
  「哎,定然是宋先生连日鞍马劳顿,水土不服,这才导致咽喉肿胀。老夫心 中很是不安,不如让我军中的军医替宋先生诊断一下,好早日康复,免得说话如 此麻烦。」韩君麒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纸张。
 
  「不劳将军了。」苏希娇说道:「莫言此时不过是偶感疾恙,我已经替他配 置药材。待过得一两日后,虽然不能完全痊愈,但至少也能说话了。」
 
  韩君麒点了点头,看了看纸张,上面写着:「既然最后发现尸体的地方,偏 离了侦查的路线上百里,将军手下是如何找到那里的。」
 
  「我派出去的斥候,曾在之前小队巡逻的路线上沿路一直暗访。后来,他们 从一个驿站老板那里听说有见过一群白衣的人从西面而来。我的斥候觉得可疑, 就顺着方位去暗中侦查,结果果然发现了那些尸体。」
 
  「如此,便有些奇怪了。」苏希娇说道:「倘若是这些白衣人所为,那么他 们是如何袭击了这斥候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十几具沉重的尸体运到百里之外。 如果说运到百里之外,是想要毁尸灭迹,那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找地方焚毁,或者 是找一个十分僻静的地方深埋,而要大费周章地让我们去找到那些尸体。」 
  「这还只是诸多疑点中的一个。」韩君麒说道:「据斥候来报,那一群白衣 人也就十人有余,我麾下的这一批斥候虽然不是什么江湖中的武林高手,但豹韬 卫的斥候长期经历训练,这些精锐的斥候如果结起骑兵阵,不是一般的人可以近 身的。但从当时的尸体迹象记录看,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抵抗,也没有什么打斗 的痕迹,竟然像是突然死亡一般。」
 
  「哦?」苏希娇听韩君麒说起尸体的情况,便问道:「大将军,死亡军士的 尸体可曾带回,我想验验这尸体。」
 
  但韩君麒却摇了摇头叹息道:「发现尸体的地方是在辽国境内,倘若携带者 这一批十几具的尸体在辽国境内穿梭上百里,定然会遇到很多的危险。也是万般 无奈下,我的斥候只能找了个僻静处,将一尸体火化,将他们的骨灰带回来了。 所以此时,如果苏大人要看这军士的骨灰,我尚未让人将他们的骨灰送返家乡。 但如果苏大人如果想验尸,恐怕要失望了。」
 
  「对了,这里面还有此案的另外一个奇怪之处。」韩君麒说道:「发现尸体 的时候,所有的尸体已经被斩去了头颅,这其中的原因也是我们不得而知的。一 般说来,这杀人之后斩掉头颅,大多是为了掩饰被害者的身份,但显然从他们行 为判断,的目的却应该不是这个。」
 
  韩君麒又叹了一口气,只说早知道尸体如此重要,应该叮嘱自己的巡逻小队 无论如何要带上一两局尸体回来。
 
  但这边的苏希娇,却反而有些开心地说道:「无妨,即使是骨灰也有他的用 处。明日上午,劳烦大将军将那些军士的骨灰给我送过来,稍后我写个房子,请 军医给我准备上一些药剂。」说罢,调皮地凑到雷斌耳朵边说道:「今日你神气 了,明天,便叫你看看我的本事。」
 
  显然,苏希娇这话并不是说给「宋莫言」,而是说给自己听的。雷斌只觉得 甚是可爱,嘴角微微一动,僵硬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苏希娇看着雷斌难得一见的微笑,竟然呆了一呆。
 
  第二天的早上,当苏希娇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雷斌已经离开很久了。久在 军中效力的小兵哪里见过如此绝色的女人,在依然睡眼惺忪的女人面前,自然是 有些魂不守舍,一路之上就想偷看仙子一样悄悄打量着苏希娇。
 
  苏希娇对这种目光早已经习惯,她看着这个稚气未脱的孩子,突然想到了定 州府里的那个小大王,不知道他此时正在做什么,有没有挨饿。
 
  那个小兵带着苏小来到了一个几乎密封的帐篷里,里面整齐地摆了十五个骨 灰坛。此时一身戎装的韩君麒,正和「宋莫言」一起,面色凝重地站在骨灰坛面 前。
 
  「苏大人,有劳了。」韩君麒的眼神,看上去也有些憔悴。苏希娇之前曾听 闻,这韩君麒对士兵如同兄弟,因此在军中威望甚高,此时一见果不其然。于是 也恭敬地点了点头,来到桌案的一旁,点燃了三柱清香,对着一众的骨灰坛鞠躬 道:「告各位军中兄弟在天之灵,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各位苦主的遗体,本不 当破坏。但如今事出有因,为替各位兄弟查明真相,沉冤昭雪,只能惊动各位的 亡灵,再拜。」拜祭完了受难士兵的骨灰,苏希娇这才戴上了手套,在一旁的桌 案上坐下。
 
  昨天一晚上,她已经想好了整个方案,所以她先是吩咐士兵升起了一锅热水, 然后又将诸多草药和药粉投入热水中开始满满熬煮,一边熬煮,一边慢慢的搅拌。 这韩君麒和雷斌二人,本来以为苏希娇只会用一会儿时间,哪只她这一熬,竟然 用了整整一个时辰,期间又不断往药汤中加入了各种药剂,直到熬煮出来了一股 绿色的药汁。
 
  「可以了。」苏希娇看了已经站得有些腿发麻的二人说道:「恐怕还要再花 上一点时间。」苏希娇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打开了一摊骨灰,舀出了一小铜匙的 骨灰,小心翼翼地放入了一个铜碗,然后又从锅中舀了一勺汤药,倒入铜碗慢慢 搅拌。
 
  在苏希娇的缓慢的搅拌下,那一碗绿色的汤汁,竟然慢慢变成了白色。见到 这番景象的苏希娇突然大惊,拉下了盖在面上的口罩,说道:「骨灰里有毒。」 
  苏希娇的话让两人一惊,但更让他们更加吃惊的话还在下面。苏希娇看着雷 斌,缓缓问道:「知道中的是什么毒吗?」
 
  「难道是?」雷斌的心中突然一阵剧震,一个不好的预感冒上心头。
 
  虽然此时带着人皮面具的他,表情不易察觉,但苏希娇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看 出了他的惊讶,点了点头,说道:「是千日醉。「
 
  一度几乎已经断掉的千日醉的线索,竟然在这里重新被连接上了,苏希娇心 中立即阴云密布。她接着又立即从其他的骨灰坛里取出了骨灰验了验,无一例外, 每一坛骨灰的反应表明,他们在生前中过千日醉的毒。
 
  苏希娇一坛一坛的检查着骨灰,但就在她取出了最后一坛的骨灰的时候,一 阵搅拌后,苏希娇却突然说道:「这个人没有中过毒。」
 
  「这是为什么?」雷斌的问题,谁也回答不了。但此时韩君麒的脸上却一脸 的难看。
 
  雷斌看了看那个坛子,上面写着两个字「齐良」便问道:「韩将军,这齐良 是什么人?」
 
  此时,苏希娇的心中都明白,如果这所有的军士都中过毒,而唯独这一人的 尸体没有中过毒,那这个人就有很大的嫌疑。
 
  韩君麒望着帐篷外,若有所思的说道:「齐良便是之前遇袭的小队的队长, 也是我最看中的一个斥候队长。」
 
  「可以给我们说说关于此人更多的信息吗?」苏希娇问道。
 
  韩君麒此时的眼神中,出了愤怒,更多的是一种失落,缓缓说道:「我第一 次见齐良,还是在大约五年前。那时大辽和我们产生了一些摩擦,几个和辽国接 壤的村庄遭到了袭击。当时还是豹韬卫右营将军的我,得到情报后立即率领精锐 骑兵驰援,但终究到晚了一步,这几个村庄都被焚烧一空。就在这时,我发现死 人堆里有一个青年还能动,便急忙救起来了。此时他身受重伤,已经是性命垂危, 但所幸他体质出色,他在我的施救下就活过来了。」
 
  韩君麒顿了顿,说道:「后来,我曾问起他的经历,他说他当时在村里干活, 结果突然遇到辽人的袭击,他拿起锄头和对方拼命,干翻了两个,却被马匹踹倒 在地昏迷了过去。两位知道,我们军人最喜欢这种血性男儿,我见他有些勇武, 便将他留了下来。没想到,此时悟性颇高,武功竟然进步神速。三年前的军中比 武,他脱颖而出,于是我便让他成为了精锐斥候营的一个队长,本来这次等他完 成任务回来,我就准备把他提拔为游击将军的,没想到……哎,也是我治军无方。」 
  韩君麒说道这里的时候,忍不住一阵唏嘘。二人看得出,这齐良定然是韩君 麒很器重的人,于是苏希娇安慰道:「此时一切尚未明了,大将军还不要太早下 结论。」
 
  「前日发现他们尸体的斥候,可曾还在营中。」雷斌问道。
 
  「当然,我这就让人去把他们唤来。」
 
  一炷香后,一队斥候装束的士兵来到了将军大帐。别的不说,单从这些人的 矫健的身形和英武的气质,就知道他们定然是军中健者。看来这韩君麒麾下闻名 遐迩的精锐部队,并非浪得虚名。
 
  「王方,这两位是京中要员,他们问什么,你们便如实作答。」听了韩君麒 的话,斥候中走出一个黝黑的军士说道:「请二位大人问话。」
 
  「你们找到尸体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番情景。」苏希娇大量了下这个高大 的士兵,朗声问道。
 
  「回大人的话,我们是在西灵山山下的一个荒废的山村的破庙发现的尸体。」 
  「当时尸体是什么状态,可曾掩埋?」
 
  「未曾掩埋,尸体当时已经腐坏,流了很多脓血。」
 
  「你们还记得尸体的特征吗?」
 
  「回大人,记得。」当下,王方就说了几处尸体的特征,苏希娇一听,果然 和中了千日醉的毒一模一样。虽然当时腐坏程度让很多细节已经无法辨认,但已 知的尸体变化还是和之前的发现严丝合缝。
 
  「这其中,你们可曾发现其中一具尸体有所不同。」
 
  「有。」
 
  「什么?」
 
  「我们发现,齐大哥的尸体破损远比其他人严重,而且他的尸体并没有太多 脓血流出,反而好像是有很多处刀伤。」众人等的就是这句话,看来这齐良果然 有问题。况且他的尸体如果损坏严重,那他的身份自然就更难辨认,如果只靠这 衣着和身形辨识,是可能会有问题的。
 
  斥候的话,让苏希娇想起一事,问道:「当时你们是怎么判断这齐良的身份 的,他还有什么特征没有?」
 
  众军士听了,摇了摇头,只说自己是从身形和甲胄的样式判断的身份。而一 旁的韩君麒突然想起一事,说道:「我突然想起,这小子的脖子后有一个刺青。」 
  「哦?刺青。」雷斌说道:「难道说,士兵都被砍下头颅,是为了掩饰这个 刺青的?大将军可曾记得,这齐良的刺青是什么样子的吗?」
 
  韩君麒想了想,从桌案上拿过纸笔,在上面画上了一个花朵一样的图案。 
  「奇花宫!」雷斌还没反应过来,苏希娇却突然叫了出来。这种图案她曾经 在刑部的卷宗里面看过多次,已经烂熟于心。她确定,是几十年前的西域门派奇 花宫的图案,也是多年前千日醉连环毒案的元凶的门下说用的身份图案。
 
  听了苏希娇的话,雷斌也是一脸惊讶,手中拿着那张写了齐良的名字的字条, 发呆了很久。
 
  「难道这一切,都是奇花宫死灰复燃。」回到营帐的苏希娇,问道身边的雷 斌道。
 
  雷斌想了想,说道:「如果真的是奇花宫死灰复燃,那么他们对这一众斥候 下毒的目的又是什么?」的确,之前无论是三十年前的凶杀案,还是这之前的几 次连环案件,中毒的人都是江湖上举足轻重的人物。要知道,这千日醉的毒药十 分昂亏,是什么原因会让这一帮斥候为什么会同时中毒,原因着实让人费解。 
  「而且我刚才发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线索。」雷斌说道:「当着韩君麒的面, 我没有说破。」
 
  「什么?」
 
  「这是我在查看地图的时候发现的。你知道这西灵山在往前的路径上,有什 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
 
  「在距离西灵山大约百里的地方,有一个僻静的去处,这里叫咔萨拉古镇。」 
  「咔萨拉古镇」,这是每次龙虎草交易的地方。难道真的和之前预料的一样, 这同时指向百草山庄的两个案件,内中是有联系的。
 
  苏希娇的心中充满了疑问,但她知道,此时雷斌身上的压力更大。之前他已 经中毒被「软禁」多年,现在山庄在面临如此困难的局面的时候,他的复苏似乎 是注定要来承担这其中的责任的。
 
  「那接下来怎么办?」虽然最近,苏希娇问过几次雷斌类似的话题,但大多 只是出于对于雷斌的尊重。直到如今,她才意识到自己真正的需要雷斌替她做决 定。或者说即使她并不需要雷斌的智计,即使她的内心也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但她需要雷斌给她的勇气。这样的依赖感,甚至之前和丈夫宋莫言一起面对最困 难的局面也不曾有过。
 
  「我想,我们应该去这个西灵山一带走走了。」雷斌缓缓说道。
 
  边关的大风,在夜间吹得更盛。而今天晚上的苏希娇,内心更加复杂。雷斌 在一旁熟睡着,苏希娇却失眠了。失眠的原因不是因为她被迫要和雷斌同房,从 昨晚开始,雷斌一直很有礼貌地缩在宽大的床榻的一头睡了一晚,把大片的床铺 留给了她。她失眠更多是因为重重的心事和这塞北大漠夜间的旋风,作为江南人 氏的她还是头一回经历这样的天气,所以一直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躺在床上。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怕一个人,以前她一个人害怕的时候,就会让宋莫言从 背后搂着她睡觉。但现在,显然她不可能这么做,因为她背后只是一个假扮成她 丈夫的男人而已。
 
  雷斌这个人,说来也奇怪,外表粗犷的他,看上去又心思颇为深邃。在这之 前,她觉得只有自己的另外一个师父,武林奇侠霍青玉的身上,才会有这样的神 秘感。
 
  苏希娇翻过身,接着点点月光看着虎背熊腰的男人,此时的男人安静的就像 是一个小孩。女人突然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想不到的举动,苏希娇轻轻地从背后, 抱住了雷斌。
 
  此时男人宽大的肩膀,就像是自己的挡箭牌一样让自己安心。其实此时他们 两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对方并不能给她肢体接触的温暖,但这样的隔阂正好掩 盖了她心中的罪恶感。女人的这种环抱,可以给自己一种充实的感觉,既然最近 雷斌以假乱真的扮演着宋莫言,那自己就偷偷从这个假丈夫这里,姑且获取一点 慰藉吧。
 
  屋外的狂风,依然在呼啸。而屋内的温度,却在这样的悸动中慢慢上升。明 天就要启程去西灵山了,今晚,苏希娇只想睡了个好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