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雨雷电】(10)【作者:第一武士】
字数:60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0回:铁血女捕情迷意乱
 
  冰凉的雨点不停的滴在章雅男赤裸的酥胸上。
 
  在冷雨的刺激下,她裸露的乳头无可抑制的竖了起来,更是把阴天锈原本就 已经高昇的欲望燃烧起来。
 
  章雅男想要拔刀,但右手一动就已被阴天锈一脚踏着,一时之间动弹不得。 
  阴天锈嘿嘿一笑,「你尽量反抗吧!大爷最喜欢凶悍的女人了!嘿嘿,待会 让大爷好好的招待你!」
 
  他话中的淫秽之意真的是呼之欲出,使章雅男听了不禁打了个寒颤。
 
  嬴春雷晓得阴天锈这人原本乃是中土人士,但在十多年前远渡东瀛,拜当地 浪人为师。
 
  他艺成后就连同一群扶桑浪人一起回到中土,一群人为非作歹,惹了公愤后 就只得投靠魔尊这个大靠山。
 
  此人性格阴险,擅长暗算,而且为人淫邪,嗜好女色,章雅男落在他手里恐 怕难保清白之身。
 
  嬴春雷情急之下,原本因为受了伤而堵住了的一股真气,突然之间通畅无阻, 从丹田直达他双掌。
 
  他大喜过望,赶紧从地上跃起,一招雷厉风行往阴天锈打过去。
 
  他虽然伤重,但这一招依然虎虎生威,若是命中,对手非死即伤。
 
  阴天锈面对着这来势汹汹的一拳,竟然不慌不忙,只是阴森森的看着嬴春雷。 
  嬴春雷行走江湖多时,看见阴天锈的表情就心知不妙。
 
  果然就在他拳头快将接触到对手时,他突然感到脚跟一紧,竟然被人抓住了, 他的拳势也因此停止了。
 
  他低头一看,赫然看见一双手从地上伸出来,紧紧的抓住自己双脚。
 
  「起!」嬴春雷怒吼一声,整个人冲天跃起,把藏在地下的敌人连根拔起。 
  一时之间,泥土四处飞洒,把离他不远的章雅男以及阴天锈都溅得一身泥。 
  原来除了阴天锈之外,此次来袭的还有一个扶桑忍者。
 
  此人一直藏在地下,等到合适时机才出手,嬴春雷虽然江湖经验丰富,依然 被他抓住双脚。
 
  阴天锈也趁机出击了,他右手一挥,鞭子已经击中了嬴春雷胸口。
 
  受此重击,嬴春雷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从半空中倒在地上。 
  那个藏在地下的忍者是个秃头汉子。
 
  他随着嬴春雷落在地上,但立刻就掏出一把短刀,一刀插在嬴春雷大腿上。 
  看见了从嬴春雷大腿上喷出来的血,那秃头眼瞳发出了光。
 
  他把短刀拔出来,然后往嬴春雷心口多补一刀。
 
  嬴春雷狂吼一声,一双铁拳击出,与那秃头忍者刀刃相碰。
 
  他拳头上满是真气,不仅仅把短刀击断,铁拳还随着击中那秃头鼻樑。 
  随着一阵骨折声,那秃头忍者鼻血横飞,整个人飞起来,犹如断线风筝般的 倒在几丈之外,再也起不来,看来是晕过去了。
 
  嬴春雷刚想要爬起来,阴天锈那条毒蛇般的软鞭就来了,一连在他身上抽了 十来鞭。
 
  嬴春雷出了方纔那一拳后已经力竭,竟然无力抵抗,只能以双臂护脸。 
  「姑娘,快逃!」
 
  嬴春雷一边捱着鞭打,一边向章雅男大喊。
 
  「嘿嘿嘿,一个都逃不了!」
 
  阴天锈鞭子一转,已经卷着章雅男玉腿,把她拉到身前。
 
  嬴春雷怒吼说,「阴天锈,魔尊想要杀的是我嬴春雷!这位姑娘只是个捕快, 你把她放了!」
 
  阴天锈笑着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你说的不错,魔尊要的是你们风雨雷电! 可是……嘿嘿嘿!」
 
  他转头看了章雅男一眼,「可是大爷要的却是她!」
 
  嬴春雷想了想,「阴天锈,嬴某和你做个交易。若是你今天放过这位姑娘, 嬴某任你宰割。不然的话,嬴某对天发誓,有朝一日,必定把你碎尸万段!」 
  阴天锈忍不住仰头狂笑,「呵呵呵!嬴春雷,若是平时,大爷还会忌你三分! 可是你已经伤得如此之重,竟然还大言不惭说要把大爷碎尸万段?明年今天就是 你的死忌了!」
 
  章雅男也觉得嬴春雷劫数难逃了,但听见他为了自己甘愿受死,心中不由一 阵感动。
 
  她心想与其被这个魔将奸淫,不如与眼前这个大鬍子共死。
 
  她心念已决,马上大声的说,「大鬍子,你放心!本姑娘会陪着你一起死! 你不会一个人寂寞的!」
 
  嬴春雷一听大喜,「姑娘爽快!到了当前这个田地,嬴某别无所求了,但求 知晓姑娘你的芳名!望请告知!」
 
  章雅男大声的回答说,「我姓章,文章的章,不是弓字张!名字叫做雅男, 文雅的雅,男子汉的男!你可记住了?」
 
  嬴春雷呵呵大笑,「章姑娘的芳名,嬴某一听就记住了!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阴天锈看见他们两人一唱一和,把他视若无睹,不怒反笑,「你们俩就尽量 耍嘴皮子吧!待会大爷就要你们后悔莫及!嘿嘿嘿!」
 
  他再狠狠地抽了嬴春雷几鞭后就伸手抓住章雅男酥胸,使劲儿的搓揉着她从 没经男人之手沾污过的乳房。
 
  章雅男右手被他踏着,左手一招猴子偷桃,一爪往他双腿之间的要害抓过去。 
  「小娘们够狠啊!」
 
  阴天锈咒骂了一句,身体一侧,章雅男那一招只击中他大腿外侧。
 
  阴天锈武功高强,章雅男那一抓只要不是命中要害,对于他而言只是挠痒而 已,可是他没有料到章雅男竟然随即一口狠狠地咬在他左腿上。
 
  原来章雅男从小就与男孩子一起习武,还经常与他们打群架,对一切无赖打 法瞭如指掌,到了当前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刻,竟然尽数使出来。
 
  阴天锈被她一咬,忍不住痛到狂呼,踏着她右手的脚也稍微松了点,章雅男 立刻趁机把右手抽出,然后一刀砍在阴天锈左腿上。
 
  阴天锈左腿连受两击,真的是痛彻心扉,对章雅男恨之入骨,马上把鞭子从 嬴春雷身上收回,准备狠狠地抽打这胆大包天的女捕快一顿以泄他心头之恨。 
  人在狂怒之下不免会犯错,阴天锈也不例外。
 
  他顾着要抽打章雅男,却忘记了嬴春雷。
 
  这个风雨雷电中的雷霆万钧,虽然身上多处已是皮开肉绽,但看见章雅男奋 勇抗敌,不由热血沸腾。
 
  他精神一振之下力气顿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招雷声震耳在阴天锈没 有防备之下,击中他双耳。
 
  若不是嬴春雷受伤在先,就这两掌就已经要了阴天锈的命。
 
  饶是如此,阴天锈也已双耳巨鸣,整个人天旋地转了。
 
  嬴春雷抓住机会,再加一招雷动九天,一拳击中阴天锈后心。
 
  阴天锈闷哼一声后就吐出了一口鲜血,刚好喷在章雅男赤裸的酥胸上,在她 嫩滑的肌肤上添加了一朵血花。
 
  阴天锈受了伤后不敢恋战,也顾不得自己同伙了,转身就此飞奔离去,由得 那个伤重的秃头忍者留在原地。
 
  他一走,嬴春雷也轰然倒地了。
 
  章雅男赶紧跑到他身边,发现他脸色苍白,看来真的是伤上加伤了。
 
  嬴春雷看见章雅男一脸担忧,马上拼了命挤出了一丝笑容,「章姑娘,先过 去在那个秃头身上多补一刀……」
 
  章雅男身为捕快,一向都秉公执法,听见嬴春雷要她杀一个受了伤的人,脸 上不由露出了为难之色。
 
  嬴春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章姑娘宅心仁厚,杀人这种粗活就让嬴某代 劳吧!」
 
  他把章雅男手上的刀取过来,步履蹒跚的往那个秃头忍者走过去。
 
  可是他伤势实在不轻,才走了几步就倒下来了,还在地上翻了几滚后才被章 雅男接住。
 
  嬴春雷一边喘着气一边向章雅男说,「章姑娘,那个忍者一旦醒过来,恐怕 我们俩都不是他敌手……」
 
  章雅男伸手掩住他嘴巴,「你别说了,我把他杀了便是了。」
 
  她走到那个秃头忍者身前,发现他依然昏迷不醒。
 
  她把刀举起来,想要一刀噼下,但却不忍心下手,一直犹豫不决。
 
  嬴春雷晓得这个女捕快心中交战,只好大喝一声,「章姑娘,赶快下手!」 
  章雅男被他如此一喝,心中一震,右手一松,钢刀就此脱手落在秃头忍者身 上。
 
  那忍者吃痛之下竟然醒过来,不停的惨叫。
 
  章雅男晓得若再犹豫,恐怕两人小命不保,于是闭上眼睛,一脚狠狠地踩在 自己钢刀上,刀锋因此深深地嵌入秃头忍者身上,几乎把他半个身躯也截成两段。 
  一时之间,鲜血横飞,那秃头忍者怪叫了几声后就没有气息了。
 
  章雅男不敢亲眼目睹那人的惨状,继续把眼睛闭上直到那人的惨叫停止了才 把钢刀从他身上拔出来。
 
  没想到钢刀一离身,那人又再惨叫了好几声,而且浑身抽搐了一阵子后才真 真正正的断了气。
 
  章雅男在办桉时虽然见过无数死尸,但此人可是她自己亲手所杀,给予她的 感受不亚于初次入公门与仵作一起到凶桉现场检验尸体时那种震撼感。
 
  嬴春雷看见她一张俏脸泛白,不由心中不忍,于是柔声劝解说,「章姑娘, 是他想要把我们置于死地,我们只是自卫而已。」
 
  章雅男木然的点点头,走过去想把嬴春雷扶起来,可是她方才也捱了阴天锈 不少鞭子,受伤也不轻,一伸手竟然无法把嬴春雷扶起来。
 
  嬴春雷苦笑着说,「章姑娘,不如你自个儿逃生去吧!嬴某受了伤,加上身 体又笨重,只会拖累你……」
 
  章雅男大声喝止他说下去,「你别说下了!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要死一起死, 要活一起活!你说那么多废话干啥?」
 
  她是个冲动的女子,虽然才和嬴春雷相识不到一天,但却一起经历了生死关 头,忽然之间就有了一种彷彿与他已经相知多年,可以同生共死的感觉了。 
  嬴春雷凝视着她说,「你真的肯与嬴某一起死一起活?」
 
  章雅男并没有意识到他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想也不想就回答说,「你这个人 怎么如此婆婆妈妈的?我章雅男说话算话!」
 
  她继续努力,总算成功把嬴春雷扶起来。
 
  嬴春雷听了章雅男的回答后突然精神一振,「章姑娘,嬴某有个计较。我们 先回到树上,在上面兜一圈后再回到这里附近。」
 
  章雅男大感不解,「回到这附近?」
 
  嬴春雷回答说,「是的。我们爬上树后,他们看不到我们的足迹,必定认为 我们跑远了。我们就来个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偏偏不走远,就留在这附近。」 
  章雅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她照着嬴春雷的建议,鼓起一口气把他揹起来,在树枝上奔驰了一阵子后又 回到了原地附近。
 
  她静悄悄的从树枝上跳下来,找了一个野草丛生的所在躲起来。
 
  她自己也受了伤,加上揹着嬴春雷这大个子施展了轻功那么一会,真的是精 疲力尽了,她把嬴春雷放下来时一个脚步不稳,竟然和那大鬍子一起摔倒,两人 一起在地上翻了几滚。
 
  两人终于停下来时章雅男赫然发现自己被嬴春雷压住。
 
  嬴春雷是一丝不挂,而章雅男上衣被阴天锈撕破后一直衣不蔽体。
 
  如此一来,章雅男赤裸裸的酥胸就被嬴春雷坚实的胸膛压住了。
 
  章雅男无限娇羞的想要把嬴春雷推开,可是已经力竭的她如何能够推得动一 座小山般的大鬍子呢?「你这个无赖,赶紧给我爬起来!」
 
  嬴春雷软玉温香抱满怀,说实话真不想爬起来。
 
  他虽然是伤重,但看着章雅男那张红透了的俏脸,巨龙依然抬头了。
 
  章雅男发现嬴春雷不仅仅没有爬起来,而且还傻痴痴的盯着自己,俏脸不禁 红上加红。
 
 更糟糕的是她还感觉到压在自己双腿之间敏感部位的那根巨物正在逐渐胀大 
  ,很快就变成了一根硬邦邦热乎乎的铁棒,把她烫得情迷意乱。
 
  她晓得若不当机立断,恐怕会犯下大错,于是立刻板着脸瞪着眼说,「嬴春 雷!我数到三,你赶紧给我爬起来!一,二……」
 
  章雅男还没来得及数到三,嬴春雷就突然低下头来。
 
  她以为嬴春雷这无赖想要亲吻自己,一时之间不由心如鹿撞。
 
  没想到那大鬍子只是把头靠在她肩膀上,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禁声…… 有人来了。」
 
  章雅男听了他这话才晓得自己会错意了,一颗心算是放下来了,但同时又有 一丁点失望。
 
  嬴春雷可不晓得她心中有如此多计较,他闭住气息直到听见一阵非常轻盈的 脚步声逐渐远离才把一颗心放下来。
 
  「来者武功高强,估计与我不相伯仲。若真的被发现了,我只好拚死缠着敌 人,好让雅男姑娘逃生。」
 
  直到此时,他才察觉到自己依然是趴在章雅男身上,自己雄壮的胸膛还是压 着她酥胸。
 
  浪子如他,此时也不禁心中一荡,忍不住在章雅男脸颊上吻了一吻。
 
  章雅男这一辈子还是首次与男人如此亲密,嬴春雷虽然是轻轻的一吻,对于 她而言却与受了电击无异,整个人剧烈的颤了一颤。
 
  她的美态,嬴春雷真的是越看越爱,一双大手忍不住放在伊人娇躯上,从她 腰肢上开始游走到她腋下。
 
  方才嬴春雷只是轻轻一吻,章雅男已经浑身颤抖,此刻被他如此爱抚,叫她 如何承受得住?她这个初次与男人家亲密接触的处子实在压不住心中的激荡,樱 唇微张就要发出人生的第一声呻吟。
 
  嬴春雷心想敌人虽然已经离去了,但难保会被怀中人的呻吟惊动,于是立刻 当机立断,低下头来用自己嘴唇封住章雅男樱唇。
 
  章雅男初吻被夺,不由杏目园睁,心中又惊又喜。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这个大鬍子啊?」
 
  两个男人的样貌突然之间在她脑海中浮现,一个是英俊儒雅的萧七,而另一 人竟然是衣衫褴褛,一脸颓废的庾靖风。
 
  「怎么啦?怎么我会想起这两个人呢?我想起七哥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为何 我也想起那个狂风庾靖风呢?」
 
  嬴春雷从她的反应晓得她依然是处子之身后有了另一番打算,「若是我在当 下一个如此不堪的环境下破她身子,日后她必定会怪我过于心急。女孩子的第一 次的的确确是应该在一个花前月下的环境下进行,当前我们两人不仅仅身上带着 伤,而且还满身泥泞,真的是委屈了她。再说,她破身时必定会发出一些惊天动 地的叫声,在此时此刻也会惊动追兵……」
 
  一个动了真情的浪子,竟然放过了放在面前的佳餚.
 
  嬴春雷心意已决,也就没有再进一步,可是那个巨龙却不肯就此屈服,依然 保持着那一柱擎天之势。
 
  他想了一下,只好向章雅男求助,「雅男姑娘,嬴某有个不情之请。」 
  章雅男一听见不情之请一颗芳心就砰砰乱跳,「他……他不会是想在幕天席 地之下要了我吧?」
 
  幸好嬴春雷接着说的是另一回事,「嬴某对雅男姑娘你一见倾心,可惜此时 却非与姑娘你共享鱼水之欢的好时机……」
 
  他顿了一顿才厚着脸皮说下去,「……可是嬴某当下真的是欲火焚身,所以 希望姑娘你可以稍微安抚一下嬴某这不听话的玩意……」
 
  章雅男似懂非懂的看着嬴春雷,后者晓得未经人事的她对于男女之事瞭解不 深,于是就自把自为的把伊人玉手放在自己巨龙上,同时柔声说,「姑娘,请你 握紧嬴某这玩意。」
 
  正处于情迷意乱状况的铁血女捕快就煳里煳涂的照住嬴春雷的指示,玉手一 紧,把那巨物紧紧握住。
 
  别看她平时舞剑弄刀的,却是手如柔荑,嬴春雷一被她握住就色授魂收,不 能自己。
 
  他握着章雅男手腕,以行动指导她如何套弄那巨龙。
 
  玲珑心窍的章雅男很快就掌握好这技巧,玉手不缓不急的爱抚着那巨物,手 技之妙使嬴春雷喜出望外。
 
  人,总是贪心的。
 
  嬴春雷原本只是想章雅男抚慰一下自己巨龙而已,现在如愿以偿了后又想得 寸进尺。
 
  他握着章雅男另一只手,把它放在自己两腿之间的睾丸上。
 
  「雅男姑娘,请你轻轻的摸摸嬴某吧……」
 
  他贴着章雅男耳边低声的说。
 
  章雅男心中暗骂,「这个混账大鬍子,竟然让我抚摸这些羞人的部位……他 真不是个好人!」
 
  她骂归骂,一双玉手还是随着嬴春雷的指示在套弄巨龙之馀,还把玩着他那 两粒睾丸。
 
  嬴春雷被她爱抚了一阵子后就有了射意。
 
  他晓得当下危机四伏,实在是不适宜沉醉于这风流勾当上,于是就随着章雅 男玉手的套弄而摆动着下身,让巨龙在她五指中进进出出。
 
  他凝视着章雅男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露出的羞涩之意,更是情难自禁,巨龙 突然一阵抽搐,一股火般烫热的岩浆就此喷到章雅男裸露的酥胸上。
 
  章雅男没有预料到会如此一个结果,忍不住就要惊呼了,幸好嬴春雷早有准 备,一看见她张嘴就再次以自己嘴巴使她禁声。
 
  嬴春雷个子够高,喷出来的岩浆也比常人多,直到章雅男酥胸已是一片湿淋 淋才停止。
 
  他满足的呼出了一口气后就把那半裸的女神捕抱在怀里,一脸坏笑的欣赏着 佳人的美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