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02)【作者:青楼小七】
字数:59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夜色阑珊,窸窣的虫鸣声反而使世界更加宁静,此时的阿易更是沉寂得如一 潭死水,他已经在自己房里闷坐了大半天,不说话,不走动,不饮不食,不见任 何人,其间即使莉奴蕾奴来探望,也被拒之门外。
 
  这两天发生的事,把他尚且浅嫩的心智折磨得千疮百孔,先被蓝葵抛弃,再 被尤伊抛弃,起初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刚被卫兵扔回家时, 他甚至痛苦得拿头撞墙,直到流血流到头晕目眩才倒在床上。
 
  他苦思冥想直到黄昏,才略微想通一些事情。
 
  自己的确是欺骗了尤伊很多,还利用她为自己取来圣木灵果,她生自己的气 是应该的,而且,她问自己是要留下来陪她还是要去找主人,自己选了后者,她 肯定更为气恼,才要把自己赶得远远的,再也不想看到自己。
 
  一想到此,阿易就觉得心里发苦,恨不能马上去乞求尤伊的原谅,他不想以 后再也见不到尤伊。
 
  然而更让他悲痛的是蓝葵,就那么果决地把他阻挡在身后,再消失得无影无 踪,他觉得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孤儿,在这座庞大得无法估量的流源城里,没有爱 人,没有朋友,没有依靠,他突然非常想回河罗郡城,回到自己的姐姐和母亲身 边,回到自己真正的家里。
 
  再度变得迷茫空洞的他,纠结了大半天,思考自己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应该做什么?应该往哪里走?应该去找谁?一直以来,他都从未自己做过这样的 决定,此时他就像个初入人世的孩童一样,焦虑而不知所措。
 
  直到晨光微启,他才最终做出决断。
 
  思索了一夜,他心底最深处的声音告诉他,他还是必须要去寻找主人,一定 要先找到主人才行。
 
  过去主人只是和他分离几天,他就会神不守舍,对于蓝葵的依赖似乎已经成 了他的本能,只想时时刻刻呆在主人的身边,现在他被主人抛弃了,其他事情都 可以先缓一缓,必须先找到主人,自己的心才能安稳。
 
  打定主意之后,阿易眼前的迷雾才算被拨开,整个人的精神也回复了不少, 以他的体质,尽管一夜没睡,又大大小小受了些伤,现在也没感觉多难受,额头 上的创口早已止血愈合,去厨房草草吃了些东西之后,就开始收拾行囊。
 
  他估计自己暂时是没法再回流源城了,就把自己所有的细软全带上,只给蕾 奴和莉奴各自留了一个装着五万金币的空间袋,他虽然还买来了十多个女仆,但 和这两个妖精比起来还是差了太多,所以这许多天下来,他一个都没碰,自然也 没什么感情,便只给蕾奴莉奴留了安家的资财,随便她们处置。
 
  两个女奴知道阿易要离开,都哭着央求主人带他们一起走,可阿易满心想着 自己的主人,蕾奴莉奴的体能和常人没有大区别,带着她们一定会拖慢自己的行 程,为了早一点找到主人,阿易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能狠下心拒绝了她们, 就连她们说想要最后再服侍一次主人,阿易也没答应,他现在没有半点旖旎的心 思,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寻找蓝葵这一件事。
 
  安排妥当之后,阿易就匆匆出发,谁知还没迈出家门,他就猛地想起一件最 重要的事——他究竟该去哪里找主人呢?
 
  他之前脑筋全用在纠结各种决定上,还没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在院子里想 了好一会儿,终于回想起来,主人过去经常和他提起飞炎城的事情,也许主人就 是曾经住在飞炎城,去飞炎城也许就能打探到主人的下落。
 
  阿易像是看到一线曙光似的,连忙出门跑去街上的一家杂货铺买了两副飞炎 帝国和流源帝国的地图,目不识丁的他还多给了那老板十个金币,让他帮忙解释 地图上的标示,把东南西北地形路程和飞炎城的位置全都弄清之后,再用自己的 方式做了各种简单的记号,这才弄出两副他能看懂的地图,万事俱备之后,他就 一路疾行直奔城门而去。
 
  然而就在街边的一条小巷中,蓝葵倚在墙边,满面愁容地看着他拿着两张地 图上下摆弄,风风火火地往东城门而去,不禁长叹一声。
 
  「明明说了不要来找我…这个蠢材…真是无药可救……」
 
  在阿易迷茫而不知前路的时候,其实她也同样困扰,她既想让阿易和自己在 一起,又怕仇家寻来连累到他,想一走了之,又对这个单纯懵懂的呆子牵心挂怀, 仿佛置身于一处死胡同,怎么也找不到出路所在,忧心一夜之后,她才想出一个 折中的办法。
 
  从今往后,她都默默地生活在阿易身边不远处,以她的能力,就算站在阿易 面前,想要不被认出来甚至不被发现都再简单不过了,这样即使被寻仇也不会牵 连到阿易,而当阿易有麻烦时她也能暗中帮忙,做出这样的决定后,她便一直没 有走远。
 
  昨天她见到阿易被几个卫兵赶出王宫,略一猜想,就知道那位公主肯定从这 个直舌头嘴里问出了一切,和他恩断义绝了,为此忍不住在心里把这个呆子骂了 几十遍,现在锦绣前程也全没了,自己还要为他的未来操心。
 
  然而她思前想后设计了一晚上,正准备悄悄把阿易引导回河罗郡城安稳度日 时,就发现阿易开始打点行囊,安排家事,然后去杂货铺买前往飞炎城的地图, 这实在是明显不过,他还没死心,想去打探自己的下落。这就让蓝葵颇感无奈了, 飞炎城她是绝不敢再回的,万一阿易进了城之后提起和自己有关的事,被那些人 察觉到,后果不堪设想。
 
  蓝葵气愤地捶了捶墙,不动声色地跟着阿易往东城门而去,她要想办法阻止 这个蠢材。
 
  阿易出城之后就去了东边不远处的御骑所,流源城里骑士极多,然而城中是 禁止平民牵郗坐骑入内的,所以骑士们和一些富人会把自己的坐骑寄放在城外的 御骑所里,支付费用让御骑所代为照看,阿易的那条红龙也在其中。
 
  阿易出示了寄放坐骑的凭证后,就把红龙领到了城外的空地上,来往的行商 见到这头巨象大小的龙类都啧啧称奇,阿易则一边抚摸着红龙头上的鳞片,一边 不自觉地出神。
 
  这条红龙是尤伊亲自去城中最大的拍卖场为他买来的,当尤伊笑眯眯地牵着 这只庞然大物到他面前时,他惊喜得差点跳起来,抱着尤伊的脸蛋就是一口,然 后就拉着她一起上了龙背,红龙那对风车叶似的翅膀一扇,就把他们带上天空, 两人就在流源城上方数百丈的高空里尽情飞驰,周围只能听见巨龙挥翅的声音, 呼呼的风声以及对方的耳语,这种氛围让他俩都觉得美妙极了。
 
  如果不是差点被城防军的魔导炮弹打中,他俩可能还会在高空上好好缠绵一 番,原本流源城上空就是禁区,即使是皇家骑士团成员也不能在此以坐骑飞行, 然而尤伊为了和阿易在天上嬉戏,根本不在乎这些规矩,之后还因为好事被坏, 把发出炮弹的城防军小队长找来,狠骂了一顿之后扣了他一年的俸禄。
 
  阿易看见自己的红龙,就忍不住想起和尤伊在一起的各种美好,嘴角不自禁 地咧开笑容,但随即脸色又黯淡了许多。
 
  「尤伊对我…真的很好,我太对不起她了……等找到了主人,一定要再回这 里,不管尤伊多么生我的气,多么不想见我,我也会好好道歉,求她原谅我……」 阿易暗暗决定之后,使劲晃了晃脑袋,准备跨上红龙的背脊。
 
  然而倏忽之间,阿易就感觉一座大山从天而降,将他重重地压倒在了地上, 他本能地想要支撑起身体,却发现四肢完全挪不动分毫,面部五官因为挣扎而扭 曲成一团,正惊疑不定间,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嗯?那个女人呢?她怎么没有附在你身上了?」
 
  阿易根本抬不起头,只能感觉到有两股让人遍体生寒的气息在自己身旁凭空 出现,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就被一束无形的力量给提拽起来,这才看清,是两 个穿着精致法袍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人赫然是那天尤伊为他引见的皇家魔导院的 科利菲法王。
 
  「问你话呢,小子,你体内的那个女人去哪了?」科利菲不耐烦地质问道, 他一手伸展虚握,像拎起一只兔子一样用念力把阿易隔空控制着。
 
  「科利菲,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也不知道先施个弥色结界,还得我亲自 动手。」科利菲身旁的红衣男人一边伸手凌空点点画画,一边鄙夷地道。
 
  科利菲一听,连忙恭敬地颔首认错道:「是,老师说的是,是弟子疏忽了。」 
  此时阿易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拎在半空,四肢就像被打入石壁,丝毫不能动弹, 一瞥眼看见左右不远处的行人,竟都像没有察觉这里的异象似的,没有一人投来 目光,他尝试着大声呼喊,也没见有人回应,心里顿时凉了大半。
 
  「小子,你要是继续装聋作哑,我就把你的骨头一根一根捏碎。」科利菲见 阿易始终不回答他的话,冷声威胁到,同时只微微发力,阿易全身的骨骼就发出 一阵令人牙齿打颤的脆响。
 
  阿易觉得自己快要被挤得粉碎了,可怖的剧痛让他冷汗直流,咬牙回应道: 「你…你在说什么…什么…什么体内的…女人……」他疼得几乎无法思考,但却 猛地反应过来,「你…你是说…我的主人?」
 
  「主人?你是那个女人的奴隶?」一旁的红衣男人捏了捏下巴,满脸玩味地 道,「也对,她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如今落难了竟也要居于人上,啧啧啧, 真是活该尸骨无存啊……」
 
  「主人就主人吧,说,你主人去哪了?」科利菲也明白过来,恶狠狠地问道, 施放的念力也更强一分。
 
  「啊啊啊啊!停…停下……」阿易感觉自己的肋骨传来一阵阵剧痛,似乎马 上就要断裂开来,忍不住大喊出声,「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主人…主人去 了哪…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不知道?少给我装蒜,我先捏碎你十二条肋骨,看看你到底知不知道……」 科利菲阴狠地说道。
 
  此时那红衣男人却挥手阻止,道:「够了,科利菲,现在在这儿一时半会儿 也问不出什么,把他带到你那庄园去,慢慢盘问也不迟。」
 
  科利菲连忙点头称是,一手从怀中的空间袋里取出一根淡银色的细绳,那根 绳子只一抖开,就像条灵蛇一样把阿易的身体缠得严严实实,他撤去念力之后, 阿易便摔在地上,任阿易怎么挣扎,那根绳子就像长在他身上一样,完全挣脱不 了。
 
  科利菲看着他那副无能为力的可怜样,心里得意万分,抬脚踢了一下他的小 腹,轻蔑笑道:「我还以为你真有个什么法神做靠山,原来不过是个落魄凤凰, 哈哈……」昨晚他老师驾临流源城时,他还有些犹豫,毕竟谁都知道阿易是公主 的人,贸然动手很可能会得罪那个蛮横霸道的小主子,可今天他听两个卫兵说起 阿易被公主赶出王宫,顿时大喜过望,再无顾虑,只等阿易出了流源城,就直接 将他制服。
 
  「你…你胡说…主人…主人她…不是……」阿易并不明白科利菲说的「落魄 凤凰」是什么意思,只是感觉到不是什么好话,下意识地就想要维护主人。 
  科利菲冷笑着又踢了阿易一脚,阴鸷道:「你都自身难保了,还在这儿主人 主人的,不知所谓,落到我手上,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哀求我给你个痛快的死 法吧,哈哈……」科利菲说完便得意大笑,同时开始布置小传送阵,带着阿易这 么个受困缚的人有些显眼,他在自己的庄园里设了传送引物,此时只需布置法阵, 顷刻间就能到达目的地。
 
  然而就在科利菲一抬眼的功夫,阿易就像一滴晨露一样,倏忽从眼前消失, 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科利菲顿时脸色大变,连退数丈惊呼道:「谁?是谁?」 他有些紧张地双手摆出一个预结印,随时准备施放护盾类魔法,以防被人偷袭。 
  那红衣男人看着自己弟子那副惊弓之鸟的样子,不由得摇头叹气:「看来整 天闷在皇家魔导院真不是件好事,你看看你,整个人都僵化成什么样了,以后还 是得多去边疆和那些异族周旋周旋。」说着,轻描淡写地伸出右手,只对着空气 一点,一道淡白色的光圈便浮现出来,然后直奔数十丈外的一处空地飞去。 
  只见那光圈飞到某一处后突然缩小,阿易就那么凭空出现,被那白色的光圈 牢牢箍住,发出痛苦的闷哼。
 
  「这种小把戏真是无趣,对不对啊,我的法神大人。」红衣男人微笑着斜看 向左前方的空气,转眼间,那处空气开始变得扭曲,一道人影缓缓显出形迹。 
  阿易已经有些云里雾里了,刚才他被捆缚在地,突然就被一团气流包裹着开 始飞速移动,现在又被这诡异的光圈给困在原地,这一切都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然而正当他扭头看向那个红衣男人时,就看见他对面不远处,一个穿着一身 白色长襦裙的女人正伫立在那儿。
 
  「主…主人……」阿易有些痴痴地念道,当他看得清清楚楚之后,突然涨红 了双眼,疯了似的挣扎扭动,想要摆脱身上的束缚,一番尝试无果后,他也不犹 豫,开始缓缓匍匐挪动,拼尽全力想要挪到蓝葵的身边去。
 
  蓝葵远远望了一眼那勉力想要靠近自己的少年,面色变得极不自然,眉头深 锁,随即转过头来,对那红衣男人凝重道:「奥安,他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工具罢 了,放他离开,我们之间的恩怨没必要牵扯无辜的人。」
 
  奥安一听,一双狭长的眼睛精光闪烁,微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慈悲 了?真是不像你,不过……你现在凭什么和我谈条件?」他早已经感觉出,此时 蓝葵身上发出的魔力波动只能勉强比得上普通法王,根本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 
  蓝葵沉默下来,转而向阿易望去。
 
  「你果然不一般,被我们兄弟三个打得几乎形神俱灭,还能恢复到现在这种 层次,不过,你为什么要主动现身呢?只要你一心隐居,我想找到你还是有些难 度的,就为了那个小子?」奥安感叹道,不禁回头朝阿易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 里哪还有半个人影,不禁皱了皱眉。
 
  「奥安,之前你不是还教训过你的弟子么?我看你也没比他敏锐多少啊。」 蓝葵不屑地道。
 
  奥安冷哼一声,把袍袖一挥,眼前的蓝葵就化成一堆齑粉,随风飘散。
 
  「幻形术,老师,那个贱人……」科利菲犹疑道,刚才他见到蓝葵之后就如 临大敌,毕竟是昔日的法神,他可不敢放松警惕。
 
  「慌什么,我说过,这种小把戏无趣得很。」奥安却镇定自若,微闭双眼, 一圈圈无形的神识扩散开来,很快就探查到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气息,他伸出两指 指向一处,指尖便发出一道剑芒似的白光,直直地朝目标刺去。
 
  只听见一声闷响,蓝葵和阿易的身形便又显现出来,阿易此时已经被解开了 束缚,支起身子呆呆地看着自己的主人,现在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即使见到自己 心心念念的人儿,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呆呆地喊道:「主…主人… 你……」
 
  蓝葵撤去身前的法术护盾,转身看向阿易,飞速地结印施法,一段段复杂的 咒语让阿易心头一紧,正准备开口询问时,却发现身后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吸 引力,回头看时,背后竟凭空出现了一个幽黑深邃的圆形洞口。
 
  当他再度看向蓝葵时,却被一只细长的手臂猛地一推,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 跌进那个幽深的空间里。
 
  「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想着来找我。」
 
  阿易跌进黑暗之前的最后一刻,蓝葵凝视着他的双眼,郑重嘱咐道。
 
  「小挪移阵?你真以为他能逃得掉?」奥安眯了眯眼睛,神识很快寻觅到空 间变化的方向,伸手捏出一个指诀,往前一划,就凭空撕开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 要把阿易从中截断出来。
 
  然而一道几乎有形有质的精神力冲击瞬间向他袭来,他不得不停止撕裂空间, 转而用全部的精神力和蓝葵正面硬碰。
 
  两人的交手只持续了几个呼吸,蓝葵就败下阵来,撤回精神力后,眼神涣散 间几乎眩晕过去,但是神色却明显松弛了许多,似乎已经放下心来。
 
  奥安再度用神识探查时,发现周围的空间起伏已经完全消失了,现在再想追 踪阿易的踪迹就相当困难了,他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哦,这么不惜代价也 要保住他,那小子是你什么人啊?」
 
  蓝葵只是稍微喘息,便再度结印,十二颗磨盘大小的火球从半空中的法阵里 飞速落下,直奔奥安和科利菲两人而去,以此作为回应……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