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莅临之母】(02)作者:kslbh
字数:9094
 

              (二)
 
  顶着八月夕阳西下的太阳,感受着酷热的天气,我走出了k 市的火车站站台。 在人来人往的出站口,我百无聊赖地等着我那位未曾谋面的母亲。很明显,有什么 事情把她耽搁住了,现在我已经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等了快20分钟,天色已经快要 慢慢由黄变红了。
 
  几天前开始通过电话和短信,我已经告知了她来k 市的时间和车次,不过我并 不清楚她的住址或者上班的地方,造成了这样只能干等的尴尬局面。要是这时是在 三天以后,我大可以自己走去学校在宿舍里先借住。无奈现在还没有到报到的最早 期限。
 
  老实讲,等的时间越长,反而越觉得安心。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 度去面对接下来的这个女人。硬要把她当成自己的母亲辈论的话,我对母亲的传统 印象还是家里那位以会唱《童话》为时尚,每天空闲时候看八点档的家庭妇女。可 这个女人,通过这几天网络上展现给我的形象,不光是跟父母辈,就算是跟我也差 的太远了。要是没有母子血缘的这层关系,在地铁公交上遇见这样光芒四射的妇人, 我应该会自觉地远离她,以避免被人嫌弃的目光。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出「艾琳」两个字(我还不知该如何称 呼她,就老实的写着她的名字,不过这种行为看着也许会有点冷淡)。
 
    「喂?~」我拿起电话,刻意把声音拖的有点长。
 
    「喂?涵涵啊?你现在在哪儿呢?妈妈有点事给耽误了真不好意思哈……」她 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焦急。
 
  忘了说了,自从那天通完电话之后,她也不管我是否同意,就擅自用「涵涵」 这个字眼来称呼我了。她自己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妈妈」来自居了。 
  「我在出站口呢,坐箱子上穿白短袖,手里拿着电话的就是我。话说你见过我 长什么样子不?……」
 
    直接忽视掉我有些略带恶意的字眼,她「哦!」的一声大叫让我身体都缩了一 下。
 
    「我看见你啦!看见你啦!这边这边!」她在电话里激动不已的喊。 
  我抬起头抬起头望了望,刚想说「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边!」结果从右前方我 看见一个从车里不断招手的女人,那是一辆白色宝马。见我望向她,她直接打开车 门下了车朝我小跑过来,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在下车跨抬的时候显得特别扎眼。 
  一个带着太阳眼镜,身穿绿色薄纱短裙,烫着大波浪卷黑发的美艳少妇,就这 样踩着白色高跟凉鞋「哒、哒、哒」的跑向我。因为本身穿的比较清凉,所以露出 来的地方在跑动过程中极具肉感。同时她又大声的向我打招呼,惹得行人纷纷侧目, 让我觉得略微有点尴尬。
 
  「来来来,累了吧,等久了吧,来来来,把包给我……哎哟黑……你这包可真 沉……」她跑过来想抢过我的包,结果身子一沉差点没摔倒。
 
    我淡淡接过包指了指她车的方向,「你车门还没关呢……」
 
  她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啊,还真是……不碍事啊不碍事,走吧。」说完我就 托着行李箱,并肩和她走去。
 
  要是以她刚才的表现来看,我可能会以为她是一个有点粗枝大叶甚至有点咋呼 的女人。不过在以后我会发现那只是她刚刚见到骨肉时的激动与欣喜,生活中她的 性格更像那种不苟言笑的冰山女人。不管对什么人,只要时间一长,那种女王范儿 就会慢慢出来。
 
  上车以后,我坐在副驾驶上就一直对着她的腿不停地瞟。现在她的姿势,薄薄 的绿纱裙边缘几乎往大腿根上卷,一双雪白的大腿几乎全部暴露了出来,特别在阳 光下显得特别刺眼,一条条青色的血管都隐约可见,令人脑袋有些充血。我从青春 期开始就喜欢看女人的大腿,所以这着实是一个美好的时刻。尽管她是我血缘上的 母亲,不过我并没有在心里给予她长辈相应的尊重,占这种便宜我是绝不犹豫的。 
  车上的后座上放着一个精致又很大的女性黑色手提包,我在以前看到过这种款, 尺寸是可以装一下衣服的。
 
    「先回家还是先去吃饭?要不先回家把东西放……」
 
  「先吃饭吧!我饿了。」我看似有点找茬的回答让她一愣,随即马上说「哦好 好好,先去吃饭吧」。不过我可是真饿了,要是真要等到回到她家把一切都收拾好 我可能会扛不住。
 
  「喂?周小伟啊?过来帮忙拿下东西,嗯,对~诶,快点啊,地点?地点的话 ……」她转过头问我说想吃什么,我说随便,只要有米饭就行。
 
  「哦,那去横江南吧,快点啊,我们大概15分钟后到,诶,就这样。」她挂断 电话,把白色的iPhone4 随意甩在置物台上。随后发动了汽车,往目的地出发。
 
  「谁啊?」我问,「哦,我们公司的一小孩,平时也叫他跑跑腿什么的。」她 淡淡的说。对于她说出「公司」这个字眼,我听了也不怎么惊讶,毕竟看这车的配 置和装饰也不便宜。
 
  「您是干什么的啊?……我指公司啊。」我问道,「」哦……有点像房地产的 意思吧。「她简洁的答道,也没多说。不过后来我才得知,她私人下面在闹市区还 有5 个门面,以及还开了几家小的美容店服装店,不过这些都交给他人去打理,自 己主要负责公司的事。
 
  「你现在一个人生活?」我试探性的问了问,「嗯。」还好,否则这几天我是 绝对不会想住她家里的。对于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我,自己也是捏了把汗。 
  一路上没什么其他的话,很快到了吃饭的地方,是那种看起来很有格局的中餐 饭店,看上去更像咖啡屋。
 
  一个穿着灰黄色西装的年轻小伙子早已经等在门口,见我们下了车连忙走过来, 对着自己的老板点头哈腰地赔笑「诶,琳姐,到了哈,嘿嘿。」
 
  「这我儿子,陆彦明,」我妈指了指我,又指了指那个小伙子对我说到,「这 我们公司的周小伟,以后遇到什么事可以找他帮下忙。」
 
    「小伟哥好……」我低了低头。
 
  「啊!你好你好!哟,琳姐您还有儿子呐?都这么大了!哎呀还是个小帅哥呢! 琳姐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只大我几岁呢,呵呵。」周小伟不留余力的打着哈哈。 
  「少耍嘴皮子,你把车开我家里去,钥匙给你,把东西先搬到客厅,然后再开 回来,动作快点儿啊。」我妈三言两语支走了周小伟,样子看上去轻车熟路,看来 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能见到他。
 
  然后我俩走进了这家以川菜为主题的「横江南」。看得出我妈是这里的老顾客 了,进门就有服务员和经理不停的说「琳姐好」「琳姐又来了啊」,还把我们往里 面的包间里带。
 
  这里发生了一个细节,途中她手机响了一声,应该是有短信。看完后她咕哝了 一句「移动垃圾短信真多」就关上了屏幕。但在她解锁准备查看信息的时候,我无 意间从后面看到了她的四位解锁密码。
 
  我并不是要存心偷看,只是从小到大,我短时间内观察处理图片信息的能力就 一直很强。那种在我眼前晃一下就拿走不给我看的恶作剧,对我来说从来不起作用, 大多数情况我都能看个全貌。她的密码是「2920」,我也想不明白这个数字的具体
 含义。
 
  来到一个较好环境的靠窗的包间里坐下,由她点完菜以后,她便开始对我问东 问西。这里需要指出的是,k 市和我们小镇的口音有着显著的区别,虽然都是一个 省份的语言体系,不过当地人一听就能听出差异。这边十几年的生活,她早已完全 变成k 市的语调,让我感到多少有些隔阂。
 
  期间聊的也大多数都是我的事,包括成长的一些经历,家里面的状况,什么时 候上的学,生活学习上有什么烦恼等等。我大多也简单地敷衍过去,对于她想在很 短的时间了解一切的心情我能够体会,不过我还是不太喜欢把自己的人生历程用三 言两语来概括。
 
  她把太阳眼镜给摘了以后,本人看起来比照片好看多了,虽然是淡妆,但特别 有明星相,要是被这么一双骨碌碌的眼睛盯着看,搞不好我也会脸红。
 
  「长的真像你爸。」她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没错,我跟我爸几乎就是一个模 子刻出来的,所以从小我对长得不像母亲这件事就没有过怀疑。不过我到底哪一点 像她,我还真看不出来。
 
  后来某个时候她突然望着我,有点露出小可怜的表情对我说,「涵涵,你能叫 我声妈妈么?……」
 
    我愣了一下,望着她沉默了一小会儿,还是轻声叫了句「妈妈」。
 
  「诶!真乖真乖!太好了太好了。」听到后她高兴的有些感慨,眼睛里好像还 有些湿润。看她这个样子,我心底里多少也有些触动,毕竟血脉是相连的。在菜端 上来之后,我也决定和和气气的跟她吃个饭。
 
  可是没夹一两口,她手机突然又响了。她打开低头看了一眼,噗哧一声笑了出 来。接着她起身对我说「你先吃啊我去上个厕所」,然后拿着手机脸上含笑走了出 去。那种神色有点像发现了别人家孩子做坏事的调皮神情,甚至还有点媚态。 
  不过当下我也没多想,专心低头扒饭,还顺带感慨这家馆子果然不是盖的。没 过多久她满面春风的回来了,进门时脸上还挂着笑意。
 
  但是坐下来后,她手机信息铃声就没有断过,她也不管,耐不住了回了一条之 后再也没有碰过,只是专心和我说话和吃饭。偶尔低头看一下,嘴角还会不时勾起 一丝笑意。
 
  酒足饭饱出来后,发现车已经原封不动的停在外面了,看来这周小伟做事效率 还挺高的。然后她开着车载着我回到了她住的地方。
 
  在小区门口附近她把车停下来,给我指着对面山上一片亮着灯的大楼,说「那 就是枫林中学,怎么样,近吧?」看样子枫高的高三党已经开始上课了。其实看起 来也不近,不过我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也没出声。未来三年到底是住校还是 住她家里,家里人都是看我自己的决定。
 
  开进小区后,从大门安检、停车位、小区植被和房屋户型的特点来看,这应该 是一个较为高档的小区。不像清一色装修成假西欧风格的土豪大楼建筑群,这里明 显是为了舒适宁静服务的。
 
  她所在的单元,每三层就有一个大阳台,整栋楼是三段阶梯状的,配有电梯和 厚实的密码锁。她的房子就在第三层,是个带有巨大阳台(应该叫小院子更合适) 的豪华住户。
 
  到了家门口,刚一进门我就被她的巨型鞋柜吓到了,长长的进门走廊,三分之 二都是鞋柜,上面五花八门的鞋子起码得有近五六十双。鞋子我也不懂,不过看起 来应该都是高档货。门口一旁还有一个小房间,她打开门从里面给我拿了一双新的 拖鞋给我换上,我往里面一瞧,发现居然还有3 个小鞋柜!看来这个房间是专门用 来放置她不常穿的鞋子和一些杂物的。
 
  进门空调就很足,看样子也是没打算怎么节约电的主。走进来后发现里面大的 惊人,与其说大,不如说是装修风格都是以纯色节约为主,所以空间感很足,显得 很有格调。没有双层结构的楼梯,只有一个主卧和两个副卧、极其宽敞的客厅和餐 厅,当然还有靠小区内侧的大型阳台。主卧和一个副卧之间有一个配置齐全的卫生 间。不知是不是错觉,进屋以后,就有一种踏进女人闺房的感受,周围的一切渲染 的空气中仿佛充满了浓浓的女性荷尔蒙,微微刺激着男性的感官。
 
  「过来过来,给你看下你的房间。」她笑着对我招招手,把我领进了靠近客厅 的一个卧室。这件房尽管是副卧,空间却非常足,还配有一个黑漆木书桌和液晶屏 台式电脑,一旁还有一个大大的书架,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左边靠墙的位置, 是一张较大的席梦思床,上面早已经铺好了应季的凉席,上面叠着一沓丝绒薄毯子。 而房间的右边一旁居然还能放下一个大衣柜。与其说是卧室,不如说是为我准备的 书房。
 
  「怎么样,不错吧~写字看书上网都行哦~」她对我浅浅一笑,我愣愣的点了 点头,然后问了一个问题:「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打扫起来不是很要命吗? ……」
 
    「哪有,」她笑着说。「每个星期五,有个叫陈妈的老阿姨机会过来帮忙打扫。」
 
    好吧,貌似我问了一个多余的问题,贵妇人那还有不请保姆和钟点工的。 
  「你先把东西放下吧,我去把鞋子换了。」她笑盈盈地对我说到,这时我才注 意到她脚上还穿着那双白色的高跟凉鞋,鲜红色的指甲油十分耀眼。
 
  她出去以后,我在床边坐下来歇了口气。这女人看来果真是非常想让我留下来 住。我顺手摸到了床边那床丝绒薄毯子,感受到那滑腻腻的触感,我本能用鼻子闻 了闻,上面居然有着和她身上类似的香气。我不经深深地吸了一口,脑袋中一时竟 然闪过想用它打飞机的念头。
 
  「涵涵,你出来下~」她在外面喊了一句,我出去发现她不知从哪儿推出一辆 很漂亮的黑色绿色相间的山地自行车。
 
    「用它上学,最多也就20来分钟,很方便的不是?」
 
    恩……
 
  这一下子就戳中了我的心坎,本来我从小就对于能够在清晨的曙光和黄昏的路 途上,骑着单车上下放学这件事,有着相当浪漫色彩的向往,那简直就是青春高校 的标准配置啊!无奈从小我家到教室就两分钟的事,就连走路都觉得多余,因此心 里对此不会说没有遗憾。
 
  「就在妈妈家里住吧,三年上学很苦的,这样条件也轻松一点……」果然,她 还是说出句话来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这边,默默的等待着我的答复。 
  本来刚开始来的路上,我对于跟这样一个女人生活三年这种事想都没有想过。 不过基于刚刚她对我一系列的循循诱导,加上从见到她开始到现在,我一直对她的 印象都算不错,心也早已有点软化了。早有一种类似血浓于水的莫名亲切感在心底 里油然而生。
 
  想了一会,看着直直的看着这边的她,我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出于 情感还是理性。
 
    「太好啦!」她高兴这过来把我紧紧抱了一下,把脸用力地贴在了我的胸膛上。
 
  我还是第一次跟这个女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柔软无比的身体就这样把我紧紧 的抱在一起,让我我有一种被水蛇缠住的错觉。她身上摄人心魄的香水味道,混合 着发香,都以最大的程度扑鼻而来。虽然过程不过两三秒,我却仿佛有了一种快升 天的感觉。
 
  「那以后涵涵就正式成为我亲爱的儿子啦,哈哈~」她俏皮的看着我说,依然 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我有点尴尬的没有说话,但是心里也是暖洋洋的。
 
  收拾完行李来到客厅,她打开40寸的超大电视,让我先坐着先看会儿电视,她 先去洗个澡。说着我见她把手机随手扔在大理石白玉的茶几上,然后把沙发上的那 个很大的黑色手提包拿起来——就是之前我看到的那个车后座上的大包包,从里面 拿出一两件揉成一团的衣服。看样子是纯棉的运动背心和短裤之类的,就是健身房 和练瑜伽的女人常常穿的那种。接着又拿出了一件运动文胸和弹性的内裤,上面看 着都还有湿湿的汗渍。
 
    难道她今天是去泡健身房了吗?
 
  最后连着一条深绿色的蕾丝内裤一起,把它们统统扔进了一旁的大竹篮子里。 然后拿起大篮子走向阳台的全自动洗衣机,把衣服全扔去按下开关就回来了。走过 来对我轻轻笑了笑就进了浴室,没多久就听见了哗哗的放水声。
 
    别问我为何像视奸一样把这些都看得这么仔细,这就是我的优良特质而已…… 
  我躺在客厅的柔软无比的沙发上,看着比我家高出一倍的天花板,想着找个什 么时间给家里人说说现在的情况。
 
  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两声,同时屏幕亮了起来。我出于好奇,加上她又在洗 澡,顺手就拿了起来。
 
  说来惭愧,一直以来对于尊重别人隐私这件事,只要在别人不发现的情况下, 我是完全没有当回事的。以至于我还拿起桌上的杯子,一边喝水一边看。
 
  她设置了锁屏不可见,所以也不知道收到的是什么内容。可是因为刚刚在吃饭 的途中我无意间已经把她密码记下来了,所以打开它不费吹灰之力。事情有些时候 就是这么巧,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我却没有想到。
 
  输入「2029」解锁之后,打开直接就是一个对话界面,最下面最新的两条信息 赫然写着「小宝贝回家了吗?今晚也要想念哥哥的大鸡巴哦~(色)」「快点给哥 哥看看你的大咪咪(色),不然哥哥晚上睡不着哦~」
 
  喝!我顿时瞪圆了眼睛,水差点没喷出来。怎么一来就这么凶残的内容?!也 不是知道我妈现在是在和谁交往,总之看来这个女人私人情感生活挺生猛的啊…… 难道她吃饭的时候之所以会有那些会心一笑的举动就是因为这些?
 
  联系人的姓名她写的是「大坏牛」三个字。可是我接着往上面翻的时候,却发 现事情远远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我一直往上拉,到顶了也就是今天中午过后的时间记录,看来她有每天都删除 当天记录的习惯。
 
  最开始的一条是「大坏牛」发过来的,问今天下午什么时候过来,我妈回复的 是「我大概两点到」。
 
    然后,就是四个小时的空白。
 
  接着往下翻的我发现由于刚才自己翻得太快,居然漏掉了两张图片!图片的内 容却令我感到震惊无比。
 
  就在四个小时的空白之后,「大坏牛」首先发了一张图片过来,图片上是一个 没有露脸的壮硕男人,上半身卷起灰色背心露出他夸张的腹肌和人鱼线条,他一手 拉下自己的裤裆,一条硕大无比的阳具正处于半勃起的状态对着镜头。从旁边的一 个角落还可以看见一两个散落在地上的哑铃。
 
  紧接着的是这一句话「宝贝我还在健身房哦~有想念它吗?是不是和刚才一样 雄壮呢?~(色)」。而发送的时间,差不多正是我们晚上坐在桌上吃饭的时候。 我想起我妈当时不自觉的笑出声来,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吗????
 
  我急忙接着往下看,我妈在回复了一句「讨厌,坏死了(害羞)」之后,接着 居然也发了一张图片过去,而图片的内容简直令人喷血!
 
  图片上是一个看不到脸的女人的裙底风光,她一条腿近乎夸张地跨踩在什么平 台上,从后面卫生间的布局来看,她应该是一只脚踏在马桶盖子上。一只手撩起自 己的绿色薄纱短裙,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她的下面居然空无一物!!
 
  一颗粉色的处于勃起状态的阴蒂带有十足冲击力地出现在眼前。小腹会阴处的 阴毛明显是经过精心修剪过的,两边阴唇上面也是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粉嫩的会 让人觉得是不是被软件美化过,而那时手机美图软件还没有出现。小腹临近腹勾部 的位置,有一只小小的彩色蝴蝶纹身。
 
  从小腹向上看,可以看见带有明显穿环孔印记的漂亮肚脐眼。甚至因为这个角 度的关系,还能隐约看见她深绿色的蕾丝花边文胸。我想起了刚才在客厅看她从包 里拿出的那条深绿色的蕾丝内裤,看上去和这款文胸很像是配套的。
 
    难道说,这个女人,从跟我见面开始,一直都是出于没穿内裤的状态?!! 
  她紧接着发了一句话,上面写到「管你多雄壮还不是得跪下来给老娘老老实实 的舔~(得意)」
 
  「啊啊啊啊啊,我快流鼻血了!好像马上干你啊宝贝!(色)」大坏牛这样快 速回复到,
 
    我妈:「下午干了两次还没够啊!(生气)」
 
  大坏牛:「嘿嘿,那不是昨晚刚交了我老婆的公粮,然后第一次状态有点不太 好嘛~你也没满足啊,后来在换衣间不是想给你再补上吗(嘿嘿)」
 
  我妈:「你还有理说呢!(生气)每次做都不带套子不脱内裤,完事过后下面 都稀里哗啦乱七八糟的,今天我两条内裤都被你弄得穿不了了啦(生气)(哼)」 
    大坏牛:「那不也还是因为你水多嘛~(嘿嘿)」
 
  我妈:「哼!本来人家今天就想老老实实老健身房锻炼一下,然后去接我儿子, 没想到你硬是要上,我不拦你,你是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想扑上来啊!(瘪嘴) (哼)」
 
  大坏牛:「那不也是因为你穿的那么骚,身材那么爆吗~(色)我第一天看见 你练负重,下面就硬的像铁一样,想说从来没见过这么骚的女人!(嘿嘿)」 
  我妈:「后来在换衣间,我都换好衣服了,你拉开裤子直接又把我摁柜子上干 那么久!害得我接儿子都耽搁了啦(生气)」
 
  大坏牛:「哎哟~时间长点不好么小宝贝儿,让你记住我的巅峰水平好忘不了 我啊(嘿嘿),这么说来!宝贝儿你今下午一直挂着空档的吗??这么刺激?! (色)」
 
    大坏牛:「宝贝儿,你怎么不回我啊,是不是嘛宝贝~」
 
    大坏牛:「唉宝贝儿你理理我嘛(可怜)看看你的大牛牛嘛~(可怜)」 
    接着大坏牛又发了几条,我妈只是简单回了一句「就不理你,坏人!(吐舌头)」
 
  后面还有几条,也是他继续讨好调戏的话,她也一直没有回。我想起了饭桌上 我妈望着手机时不时偷笑的样子。
 
  最后大铁牛发了一条「哎哟,我老婆催了,我走了哈宝贝儿,待会儿聊(色)」, 然后就没有消息了。
 
    直到两个小时后,才发了我刚刚看到的那两条。
 
  我把所有的看完以后,眼神茫茫地阵阵发呆,暂时想不出任何词汇来形容我这 时的心情,只是感觉到心里和小腹仿佛积攒了一堆火一样,排不出去。
 
  那么这女人……今天之所以会迟到这么久,其实早前是在做这样的事吗?我想 起她见到我时下车急切跑向我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任何异常。
 
  同时想到她开车时候退到大腿根部的裙子和几乎全部露在外面的大腿,和她一 直没穿内裤的事实,我脑袋就不住的嗡嗡响。
 
  而她在吃饭的时候刻意离开,在厕所干的事情,更加让我无法接受。在此之前, 她不是才让我才叫过她妈妈么……
 
    她当时不是还在为母子相认的事实而感动含泪吗???
 
  难道在饭桌上,她就是一边和那个男的进行着这样的对话,一边微笑着聊我的 成长和家庭的么??
 
    原来饭桌之下,她是以光溜溜的下体和勃起的阴蒂,对着我谈笑风生的吗???
 

    我顿时深深的感觉到自尊和情感都被人狠狠践踏的耻辱感,心里面极为不舒服。
 
    这个女人……
 
  从浴室里面继续传来哗哗的水声和相当愉悦的歌声。我看了一眼浴室,快速的 打开她手机的相册,冥冥之中想从这里也找出点什么。
 
  不过从头翻到尾,除了公司和建筑工地的一些照片,就是近期和公司人员的合 影以及一些风景照,完全没有透露任何私人生活的痕迹。这让我感到一种明显的戒 备心。
 
  就在我退出这个相册准备关掉手机的时候,却意外的在小小的一角看到了一张 有类似人影的浓缩浏览图,放在一个角落的未处理的相册里。而且只有一张,应该 是没有发现或者忘了删除。
 
  图中的我的妈妈,烫着比现在更卷一点的大波浪头,戴着银色的那种很大的耳 环,涂着颜色不深但很明亮的唇彩,略微张开嘴巴,有点俏皮的看着镜头。而被她 跨坐在身下的,是一个很瘦削的西装革履的中年男性。她左手搂着男人的颈部,右 手拿着手机自拍,男人也同时望着镜头微笑。看得出她当时穿的是牛仔热裤,一双 被自身体重压扁的白嫩大腿也映入眼帘,左腿几乎直接抵在了男人的裆部。 
  从这个氛围看来,要说两人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这个男 人,看样子也跟「大坏牛」扯不上联系。
 
  照片上面没有显示日期,又没存放在相机相册里,所以我推测应该是从之前手 机里导过来的照片。忘了处理,或者说根本不想处理。
 
  这时突然冲水的声音停止了,我立马退出相册界面,结束掉后台任务,返回本 来应有的对话框界面。然后抹掉屏幕上被我弄花的指印,把它放在原来的位置,装 作看电视的样子,靠在沙发上。
 
  没一会儿,她湿着头发围着浴巾就出来了,素颜的她看着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变 化,除了增添了一些岁月的小细纹,气质上反而更加出世了。不过我现在可没有一 丝想在心里称赞她的欲望。
 
  「看什么呢?~你也先去洗个澡吧,今晚早点睡,明天带你去逛k 市,好好玩 一玩哈~怎么样涵涵?」她走过来俯身拿起手机,眼睛望着我说道。
 
  「嗯,好啊。」我表面装作很平静地说到,这时也不想管她的胸口和腿上风光 现在是多么的明丽。
 
  「那我先去睡咯~有什么事叫我哈宝贝~晚安~」说完她调皮地向我挥挥手, 拿着手机就回房了。
 
    我坐在沙发上,望着诺大空旷的客厅,依然没有任何想动的欲望。
 
  过了一会儿从房间里传来一丝短暂的笑声,接着没多久便是若有似无的一两声 「咔嚓」的手机拍照音。
 
    我大大地吐了一口气,顿时人有些虚脱。
 
  我默默地望着她的卧室,那个女人这半天内给我的所有印象,完全被磨的一干 二净。但不知为何,却渐渐和我前几天晚上那个混乱的梦中,淫乱诡异的形象重合 起来。
 
    在未来同栖的三年,前方等待着我的,究竟会是什么……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